當優曇婆羅花開放的時候

2007年初秋的一天,我意外地發現自己家院子的鐵門門栓上開出了一簇小白花,大約有二十幾朵,花的直徑約一毫米,花莖細如銀絲,在光照下閃閃發光。幾天後家人發現在院中的三株桂花樹上也相繼開放了好幾簇小花,有兩簇是淺灰色的,其餘的都是白色的,十幾朵一簇,二十幾朵一簇的都有。

經查看有關資料證實,此花乃佛家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也叫聖花,三千年一現,花形如鍾,青白無俗艷。據佛經記載:釋迦牟尼佛說:“當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轉輪聖王在人間傳法度人。”

 

 

消息傳到好多人耳中,大家紛紛前來觀看這天外來花。其中一位姓王的男士感到非常震驚,因為春天的時候他安排工人來給這鐵門刷的黑漆,僅僅時隔幾個月居然會從鐵門上長出花來,他說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任憑別人如何描述恐怕都不會相信的。據我三姨(同修)觀察:前來看花的有緣人們,幾乎臉上都綻放著笑容,心情愉快地欣賞著、訴說著這優曇婆羅花的神奇出現,並說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花,個個都沐浴在佛光普照的幸福之中。

在花開的這段時間裡,我和同修悟到聖花開在此處絕非偶然,於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閒暇之餘我們用數位相機將這珍貴的優曇婆羅花拍照、錄相併製成照片以留作見證。

其實,精進實修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們不正如這一朵朵的優曇婆羅花嗎?神聖、意志堅強的生存在一些並不起眼,甚至用常人思維無法理解的地方,用自己的全部生命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詩篇,捍衛著佛法,兌現著自己史前的誓約,救度著有緣人。

遺憾的是,部分同修面對種種迫害(身體、精神、金錢、物質、時間等方方面面)仍在消極承受懈怠中,沒能抓緊時間走出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用後天形成的觀念、理來行事,沒有真正達到法的標準。同修們,師父一直在為咱們心急啊!千萬不要只停留在得法初期那種對師父的感恩戴德中,應該更加要理性、智慧的達到新宇宙的標準。

師父傳法初期明確指出:“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這簡單的法理通俗易懂,甚至都背得滾瓜爛熟,可每當遇到矛盾、問題、關、難等心性考驗之時,我們都捫心自問真正做到了多少?達到了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了嗎?修煉的過程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

“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洪吟》-真修)。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精進要旨》-挖根)。

師父還說:“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什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么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最近有同修推薦我閱讀了大陸第八屆法會中的一篇交流稿,文章中提到了不少同修存在著對自我的執著,我深有同感並反思自己。發現也存在這個問題,衷心謝謝來自同修之間的善意提醒與慈悲幫助。讓我受益匪淺。今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走正自己的修煉道路,放下自我為私為我、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以自我為中心、我行我素,轉變觀念,提高悟性去掉求安逸心,實修自己,用謙虛、平和、慈悲、包容的心態與胸懷來對待修煉中遇到的任何人與事情,用自己的全部身心來證實大法的美好,決不給大法與師父抹黑丟臉,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人由於境界所限,難免寫的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