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越高明 治病越省錢

現代西醫的設備越來越發達,藥物越來越昂貴,對很多疑難雜症卻依然一籌莫展;而高明的中醫師也許幾根銀針、幾貼天然草藥即可去病;找到真正的氣功大師,對著病灶部位揮手一抓,手到病除;最幸運的是遇到正法修煉,無需求醫求藥,重病頑疾不翼而飛……

精密儀器 解決不了現代醫學瓶頸

台北上海同德堂國葯號名醫胡乃文,馳名美國、加拿大、港台,在新唐人電視台做的節目“認識中醫”,已播出300集,收視率居高不下。胡乃文醫師早年在西方頂尖醫學研究十多年,後全心投入中醫領域,最後走進正法大道修煉,對不同層次的治病方法,有了更加深刻精妙的體會。

他認為現代醫學有許多瓶頸:血壓、血糖只能被控制,感冒連被控制的可能性都沒有,愛滋病也是;腫瘤除了開刀手術之外,沒有任何辦法了。神經的病變,除了機械式的損傷外,根本不知何時、何因而發;內分泌、精神疾病都不是量子醫學或量子生物學能解決得了的……儀器愈來愈先進,新藥日新月異的開發,統計數字愈來愈精細,病人卻愈來愈多。

西醫看病,離不開細菌、黴菌、病毒、營養或礦物質的缺乏與過剩等等原因,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上的,是處於淺層次的理。

中醫治病氣功治病 更高層次的醫療道路

胡乃文認為:中醫古時從來沒有什麼是細菌、病毒的想法,他只是用風、火、熱……的概念來形容這個病的起因,結果就能把流行性感冒——古時叫“傷寒”、“溫病”、“熱病”等醫治好,而且不到一周就好了。現代人因為檢查儀器的進步,什麼病都能追查到似乎是本源了,可就不能有效地治療,更別提預防了。例如曾經在台灣肆虐的“腸病毒”,查是查出病來了,可就是沒有一點辦法對治。找中醫看,同樣的病,只要確定它是胃火,就清胃火;確定是肝火,就瀉肝火;確定什麼火,就清什麼火,藥到病除。

胡醫生就遇到多起這類病情,它發病的部位千變萬化,有的人聽神經受傷,連走路都不平衡了,最後聽力也沒了;有的人顏面神經受傷了、有的人目瞼生皰疹、有的人耳朵生皰疹、也有的皰疹生在口腔里、手指上,西醫看到都頭大了的問題,中醫只是一個“火”就把病因交代了。再用一些清不同經絡臟腑之火的藥物,幾天就能治癒了,看哪個的效果好?

中醫的診病與治病,從陰陽、五行的概念著手,把醫學上的所有事物都簡約到這個方向去思考。像五臟、五腑、五味、五色、五脈都有五行屬性;紀年、月、日用的天干、地支也有五行屬性;季節、時辰、每日、每月、每年都有它的五行屬性。不但如此,它們同時還有陰陽的屬性。它們與整個大宇宙有相關聯之處,那麼藥物的五色、五味就與我們身體的臟腑形成了一定的聯繫。大道至簡至易,針灸處方、拉住了一條相同的管道,大宇宙的氣與身體這個小宇宙的氣息相通了,病也就淡化了。

中醫在診病之時,“望、聞、問、切”四診合參,更有“望而知之謂之神”的說法。一般中醫師的望診,是對病人的神、色、形、態、舌象等進行有目的的觀察,以測知內臟病變。對於具有特異功能的古代大醫學家來說,他們的“望”是可以透視人體,直接看到病人身體的病變情況。如華佗可以看到曹操腦袋裡有瘤;扁鵲看到病從齊桓公的皮膚,發展到肌肉、腸胃,最後到骨髓的過程。

對於真正的出了功能的氣功師,他們修煉打開的“天目”,不僅能透視人身體看到黑乎乎的病氣,還能看到更微觀空間產生黑氣的靈體,運用功能把靈體拿掉,讓病好的更徹底。

修煉法輪功的胡乃文醫師,認為《轉法輪》第七講中的“治病問題”、“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把中西醫治病的原理和方法說的非常透徹明了:“據特異功能看,哪個地方有黑氣,認為是病氣;中醫看就是那個地方脈不通,氣血不通,脈淤塞;西醫看呢,就是那地方潰瘍、長瘤、骨質增生或者是發炎等一些現象,它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形式的。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什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什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個東西在起作用。”

“他看到了嘛,這是我們人的特異功能,過去的大醫學家都具備這個本事。天目開了以後,在一個面上可以同時看到人身體的四個面,從前面可以看到後面、左面、右面;還可以一層一層切片去看;還可以透過這個空間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麼。現在醫療手段能達到嗎?差遠去了,再過一千年吧!”

“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

返本歸真 身體好壞取決於自己

胡醫師以前按照科學營養方法,攝取大量的富含鈣、磷等礦物質和蛋白質,來促使自己的體質、精力更好。 但效果並不理想,還是經常感冒,失眠。修煉法輪功以後,他明顯感到原來身體各種不適症狀都不藥而愈,連感冒也很少有了。 自然而然地,睡眠好了,記憶力增強了,思維能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好像智慧都被打開了似的,對一些艱深醫學古籍著作也有更深的理解了。

更重要的是,修煉給他打開了一扇認知和體悟生命奧秘的視窗,他認識到人的健康與道德有直接的關係。 我們的祖先通過修行領悟到,修煉身心可使人達到賢人、聖人以至真人,而真人則能與天地同壽。 現代科學也發現善念可説明身體處於健康狀態;動惡念時,身體會產生毒素傷害自己。 所以,身體好壞完全取決於自己。 當代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實踐——通過修心做好人而達到了身體的健康,是最廣泛的實例與佐證。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曾被評為全國聽眾最喜愛的歌唱演員,1983年,39歲的關貴敏歌唱事業正達高峰,卻意外發現罹患B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為治病他休養一年,四處求醫,找偏方,並嘗試各種氣功,但都未見好轉。1996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紹下,關貴敏開始學煉法輪功,經過一年左右,身體痊癒了。而今,年逾七十的關貴敏,每年跟隨神韻藝術團在全球奔波巡迴演唱,越唱越精神。

曾在美國哈佛醫學院工作過的汪志遠先生,身患世界五大絕症之一的“漸凍人”病,無藥可醫。他參加法輪大法學習班的第一天時就全身舒暢,發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現象,如體內滾滾熱流涌動,莫名的持續流淚,一路上多次找廁所大量小便等;修煉三個月的時間,身體狀況完全恢復正常了,一度6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都正常了,體重也從110多斤恢復到了150多斤。《波士頓環球報》記者聽說此事來採訪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看到汪志遠正在跑步。

像這樣身患不治之症的病人,不花費一分錢,經過修煉後完全康復的案例,在全球一億法輪功學員中,不過是滄海一粟。早在1998年9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抽樣調查法輪功修煉人12553人,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加上好轉者人數20.4%,祛病健身有效率總數高達97.9%。

朋友,如果您想更多了解法輪功的神奇祛病案例,請登錄法輪大法明慧網:http://www.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