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白日飛升的裴玄靜

道家很多修煉人得道升天時,大都會採取屍解的方法離開,很少採用白日飛升的。究其原因,大概是因為人間本是一個迷,一旦白日飛升就會破迷,人們都會去信神,也就很難從本性上看到一個人的好壞了。

據《續仙傳》記載,裴玄靜是緱氏縣令裴升的女兒,鄠縣縣尉李言的妻子。玄靜小時就很聰明伶俐,母親教她詩書,她都能背誦下來不忘記。到了十五歲的時候,就以婦功、婦容的標準要求自己。

她特別好道,就向父母請求,給她設置一間靜室讓她修道。她的父母也好修道,就答應了她的要求。她就每天燒香瞻仰禮拜道像,婢女服侍她,她便把婢女趕出去。她獨居一室,另有女伴和她一起說說笑笑。父母去看她的女伴,又看不到人,問她,她又不說。她思慮純靜,閒適淡泊,雖然骨肉之親常見,也還是恭守禮節,一點也沒有輕慢的表示。

二十歲那年,父母要把她嫁給李言。她聽說這件事,堅決不同意,只願意入道,以求度世。父母勸解她說:“女孩子生來就是要嫁人的,這是最簡單的道理。出嫁的時機不可錯過,禮節不可虧缺。倘若你入道沒有得到正果,就沒有歸宿了。南嶽魏夫人也嫁過人生過孩子,後來成為上仙。”玄靜聽了父母的勸告,就嫁給了李言,執守婦禮很周到。但是還不到一個月,她就告訴李言:“因為我一心向道,神人不允許我做您的妻子,請終止這種關係。”李言也慕道,就聽從她的話答應了。玄靜就在靜室獨自居住燒香修行。夜間聽到玄靜屋裡有說笑的聲音,李言稍稍產生了疑心,沒敢驚動玄靜她們,就悄悄地從牆縫偷看。 看到玄靜屋子裡滿屋光明,聞到濃郁的異香。又看到有兩個女子,年齡有十七八歲,梳著鳳髻,穿著霓裳,姿態嫵媚俏麗。還有幾個侍女,都留著雲髻,穿著綃衣,姿態柔美地站在旁邊。玄靜則與兩個女子談論著。李言覺得這事奇怪,就回去了。

等到天亮向玄靜詢問,玄靜回答說:“有這回事,這是崑崙山的仙侶來看望我。 仙已經知道您偷看了,用法術禁止您,而您沒覺察出來。再來的時候千萬不要再偷看了,恐怕您被仙官責罰。但我與您宿緣很薄,不是久在人間之道。念您還沒有後代,等上仙到來時,我能替您說說。”後來的一天晚上,有個仙女降臨到李言的臥室。過一年多,那個仙女又降臨了,把一個小孩送給了李言,說:“這是您的兒子啊,玄靜該走了。”三天後,有五彩祥雲在李家上空盤旋,仙女奏著天樂,鳳凰馱著玄靜升了天,向西北方向而去。這時是大中八年八月十八日,地點在溫縣供道村李家置買的田莊。

我們大都認為修煉是一件很苦的事情,卻原來神仙也有他們的快樂,甚至比我們快樂百倍而不止。人為什麼還要留戀人間的那些蠅頭小利呢?這樣看來,修煉人才是最聰明的,修煉才是明智之舉。

原文:裴玄靜,緱氏縣令升之女,鄠縣尉李言妻也。幼而聰慧,母教以詩書,皆誦之不忘。及笄,以婦功容自飾。而好道,請於父母,置一靜室披戴。父母亦好道,許之。 日以香火瞻禮道像,女使侍之,必逐於外。獨居,別有女伴言笑。父母看之,復不見人,詰之不言。潔思閒淡,雖骨肉常見,亦執禮,曾無慢容。及年二十,父母欲 歸於李言。聞之,固不可,唯願入道,以求度世。父母抑之曰:“女生有歸是禮,婦時不可失,禮不可虧。倘入道不果,是無所歸也。南嶽魏夫人亦從人育嗣,後為上仙。”遂適李言,婦禮臻備。未一月,告於李言:“以素修道,神人不許為君妻,請絕之。”李言亦慕道,從而許焉。乃獨居靜室焚修。夜中聞言笑聲,李言稍疑,未之敢驚,潛壁隙窺之。見光明滿室,異香芬馥。有二女子,年十七八,鳳髻霓衣,姿態婉麗。侍女數人,皆雲髻綃服,綽約在側。玄靜與二女子言談。李言異之而退。及旦問於玄靜,答曰: “有之,此崑崙仙侶相省。上仙已知君窺,以術止之,而君未覺。更來慎勿窺也,恐君為仙官所責。然玄靜與君宿緣甚薄,非久在人間之道。念君後嗣未立,候上仙來,當為言之。”後一夕,有天女降李言之室。經年,復降,送一兒與李言:“此君之子也,玄靜即當去矣。”後三日,有五雲盤旋,仙女奏樂,白鳳載玄靜升天,向西北而去。時大中八年八月十八日,在溫縣供道村李氏別業。(出《續仙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