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圖》中的2016-17、聖人、「中國夢」(三)

(六)歷史上最大的罪惡

1. 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罪惡

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幾次滅佛事件。總共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情節各異,但速遭慘報的結局,卻驚人地雷同!還有一次滅佛沒來得及實施,但是自絕帝位。

(1)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滅佛,壯年暴死,禍及子孫。

南北朝時期,北魏太武帝拓跋燾(音:濤,鮮卑族)親率鐵騎踏平四國,一統北方。戰功赫赫,使北魏國力大盛。那時佛法已經廣為流傳,很多人出家修行。但是拓跋燾不信佛法,在漢人重臣崔浩的慫恿下,開始滅佛。

438年,拓跋燾下詔,令50歲以下僧侶還俗,解決兵源。

444年,又以佛教搞“迷信活動”為由(詔曰:“假西戎虛誕,生致妖孽”),下詔驅逐僧侶[1]。

446年,在崔浩的反覆進言下,發出了最嚴厲的滅佛詔:搗毀佛像、焚燒佛經,拆除寺院,活埋僧侶。

當時篤信佛法的太子再三上表勸諫,拖延了詔書的頒布,一些僧人得以逃脫。不幾日,便開始砸佛塔、毀佛像(鑄錢)、燒佛經、殺僧尼……舉國上下,風聲鶴唳。

極力推動滅佛運動的崔浩,率先落了個悽慘的結局。450年,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親被滅族,他死前受刑、受辱,號呼一路[2]……當時人們都說:這是崔浩滅佛遭的報應。

兩年後,如日中天的太武帝,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5歲。他兩個兒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2)北周武帝宇文邕滅佛,壯年暴死,禍及子孫

南北朝末期,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擁,鮮卑族)英武善戰,32歲(公元575年)就親征北齊,34歲時再次統一了北方。

574年,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佛、道齊滅,毀佛道經書、塑像,令和尚道士還俗[3]。滅北齊後,又在原北齊境內禁斷佛、道二教,奪寺4萬所,變為宅第,焚毀佛跡,強迫300萬僧尼還俗,使北方佛法幾乎滅跡。次年六月北伐突厥,武帝調集來大軍,躊躇滿志,卻暴病而亡,年僅35歲。

北周滅佛,禍不止此!19歲太子宇文贇(音:暈)繼位,殘暴荒淫,次年就讓位給6歲的兒子,自己專於後宮縱慾,3年後病死。幼子繼位後,大權落於其外祖父楊堅之手。楊堅很快就滅絕了宇文皇室子孫43個家族,其餘宇文宗室基本被遍殺無遺。581年楊堅廢北周,建隋朝。

(3)唐高祖李淵,滅佛未成失帝位。

隋末戰亂,歷史重演。618年李淵取代隋朝建立了唐朝,猶如他姨夫楊堅代周建隋的翻版,但李淵卻沒有姨夫信佛的傳統。

626年,太史令傅奕第七次奏本滅佛,言詞激切,終於在庭辯中壓倒了以蕭瑀為首的擁佛派,說動李淵下定決心。李淵定下聖旨,佛道齊滅。詔書中寫到:“京城留寺三所觀二所。其餘天下諸州各留一所。”其它寺廟、道觀拆毀,只供養精進的佛、道家弟子,其它都令還俗[4]。當時唐朝只有300多個州府,而全國有5000多所寺廟、50萬僧尼、近百佛洞石窟,這意味著九成以上的寺廟被毀,46萬僧尼被剝奪信仰。

李淵滅佛滅道的聖旨,還沒來得及頒布,六月初四就發生了“玄武門事變”,李世民親政,李淵滅佛滅道的詔書被廢止。滅佛未成,自絕帝位。

(4)唐武宗李炎滅佛,壯年暴死。

唐武宗李炎即位前,偏好道術。26歲時登基後,日益偏信道教,在身邊道教徒的煽動下,開始是整頓佛教,後來演變為滅佛。因為唐武宗滅佛在會昌年間,所以被稱作“會昌滅佛”。

會昌四月,在經過充分準備之後,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全面毀佛運動。一切寺廟全部摧毀;所有廢寺的銅像、鐘磬,銅器都交官方銷熔鑄錢,鐵器交本州鑄造為農具。詔書明令拆除寺廟4600餘所,小寺院4萬餘所,佛經大量被焚,強令26萬多僧尼還俗[5],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倖免。

大唐盛世,也是佛法的盛世,唐朝後期衰落,佛法依然深入人心。武宗滅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鎮節度使根本不執行,竟說:“天子自來毀拆焚燒”[6]。本來安定的社會局面,在四起的民怨聲中日漸消退。

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僅33歲。

(5)後周世宗柴榮滅佛,壯年暴死,禍及子孫。

“雄才大略”的後周世宗柴榮,被譽為五代時的“第一明君”。他全面改革,開疆擴土,戰無不勝,但是壯年暴病而死,年僅39歲。他的英年早逝,時至今日,依然為人憐惜嘆惋。
柴榮的短命,看似偶然,絕非偶然。我們看看正史中記載的,柴榮除了那些豐功偉績,還做了什麼?

柴榮繼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詔大毀佛寺。境內佛法寺廟,除了有皇帝題字的可保留外,每縣只留一寺,其它盡毀。全國共拆廟30360所,毀佛像鑄錢,近百萬僧尼被逼還俗[6][7]。

在那個佛法興盛的年代,許多人不敢毀佛像。柴榮開釋說:“佛是佛,像是像。佛連身上的肉、眼都能施捨,砸佛像鑄錢,佛也會同意的”。

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大悲寺有一尊銅製大觀音菩薩極為靈驗,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動。柴榮親自上陣,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親自推行滅佛運動。

後來,柴榮問精通術數的王朴:“朕能活幾年?”

王朴答道:“三十年後非所知也。”柴榮誤以為還能活30年,很高興。

但是,王朴的話,卻另有寓意,柴榮在位五年六個月,五六正合三十之數。

959年,柴榮欲收復燕雲十六州[8],親率大軍,兵取幽州,契丹沿邊城壘皆望風而下,蕃部連夜逃遁。車駕至瓦橋關,柴榮登高觀軍,聽百姓說此地叫“病龍台”,立刻上馬回奔,當晚胸生惡瘡。不久柴榮胸瘡潰爛而死,時人傳為砍佛像胸部之報。

柴榮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軍統帥趙匡胤奪了江山,落得國亡家敗。

無論後人怎麼惋惜柴榮的“英年早逝”,也無法掩蓋他的“罪惡果報”——這個結果,毫不新鮮,不過是歷史上那三次滅佛惡報的重演。

2. 西方歷史上最大的罪惡

西方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迫害基督教。從古代猶太教頭領謀殺耶穌,到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300餘年間,一次次迫害正教的罪惡,伴隨著一次次的瘟疫天譴,歷史給當今的人類留下了慘痛的教訓和生與死的借鑑。

(1)古猶太教謀殺耶穌

猶太教對上帝的信仰,是基督教的源頭。猶太教信奉的《摩西五經》等經典,被基督教作為《聖經》的《舊約》的重要內容繼承下來。基督徒記錄的耶穌及其弟子徒傳教的故事,作為《聖經》的《新約》部分。但是,猶太教不承認《新約》。

【猶太教末法,耶穌傳新法】

為什麼叫“舊約”、“新約”?意思是神給人立的條約,其中寫有信徒們必須遵守的誓約。“舊約”是公元前十三世紀,摩西給猶太人訂立的。

因為任何事物都要遵循“產生——發展壯大——衰老——死亡”的規律,佛教中稱為“成——住——壞——滅”,這也是歷史上任何宗教無法超越的法則。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預言佛教的發展會經歷 “正法時期”(500年,佛教純正)、“像法時期”(1000年,佛教被亂不純,但是有法、有佛像在,還能修行度人),而後進入“末法時期”(佛教被禍亂,再難度人)。這個三分法,其實對猶太教、基督教也適用,只不過是時間長短不同。

其實,摩西也預言了古猶太教的“末法”,《舊約·申命記》記載摩西說:“我知道我死後,你們必全然敗壞,偏離我所吩咐你們的道。”摩西去世一千多年後,猶太教早已進入末法時期,人們已經不能理解教義的真諦了,有的神廟居然成了交易市場,甚至買賣牲畜(見《新約·馬太福音》)……

在猶太教末法之時,耶穌出世,傳講新的教義,有了大批的信眾,這就觸怒了當時的猶太教勢力。

【猶太教謀害耶穌】

猶太教的祭祀、大祭司,是全民信教的猶太民族的首領,大祭司想害死耶穌,但是猶太人沒有自主權。因為當時整個猶太民族地區淪為古羅馬帝國的統治,要聽命於羅馬帝國派來的總督。所以猶太教祭祀捉拿耶穌,押到羅馬總督彼拉多那裡,要求彼拉多判耶穌死刑。

彼拉多認為耶穌無罪,多次要釋放。可是猶太教憤青和祭祀們不干,強烈要求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處死,一片不殺耶穌就要鬧事騷亂的局面。

《聖經·馬太福音》記載:“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

“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這個信誓旦旦的承諾,成了上千年來猶太人難以擺脫的夢魘。

【罪業償還兩千年】

大戰必敗,神佑不在。這是最令猶太人痛心、但又無法不去面對的鐵幕事實。

西元66年,猶太人組織暴動被羅馬總督鎮壓,僅總督府凱撒里亞就有2萬猶太人被殺。隨後猶太人發動起義。

西元70年,羅馬大軍打敗了起義軍,猶太人約有110萬死於戰火,7萬被賣為奴隸,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的不計其數。耶路撒冷聖殿被洗劫一空,七寶燭台等聖物被運往羅馬。羅馬曾為紀念這次勝利建立凱旋門。

西元132年,猶太人再次起義,3年後被鎮壓,50多萬猶太人遇難。羅馬帝國命令所有猶太人永遠不得返回故國,倖存的猶太人從此開始流亡到世界各地,但是在別的民族的家園裡,一直受到排斥。

兩千年來,猶太人的遷徙、流散史,就是世界各地的排猶史。古羅馬帝國一直壓制猶太人,帝國崩解後也沒有緩解。1290年,英國驅逐英倫三島的猶太人;1306~1394年,法國數次驅逐猶太人;1348年瑞士排猶;1349~1360年,匈牙利排猶;1391年,西班牙大規模迫害、屠殺猶太人;1421年奧地利排猶;1492年,在西班牙,全部40萬猶太人被沒收財產、驅逐出境;1497年,葡萄牙效仿西班牙排猶。1881年俄國排猶、屠殺;1939~1945年的二戰期間,德國法西斯屠殺了600萬猶太人。

就像《聖經·舊約》中摩西定下的法則:“以牙還牙”,“以打還打”。 猶太民族的子孫,整體上並沒有做什麼惡事,卻承受了兩千來年的苦難,這只能解讀為他們應驗了祖先害死耶穌時叫囂的承諾,為祖先的罪惡埋單。

悲劇的歷史更能給人類留下警醒。猶太教到了末法時期,聖者耶穌出世傳正法救贖猶太民族,卻被猶太人的領袖害死,迫害傳正法的聖者,罪業就是如此之大。

直到1948年,部分流落各地的猶太人返回祖先的土地——去踐行《聖經·舊約》里“以色列復國”的預言。從那時起,久違的勝利終於來臨,以色列打了一系列奇蹟般的勝仗,尊信的神主,好像才重新眷顧這個苦難的民族——那是因為新的聖者彌賽亞即將開始傳正法,要重新給這個古老的民族一個平等救贖的機緣。

(2)古羅馬迫害基督徒

耶穌被害後,猶太教繼續追捕耶穌傳教的弟子。沒多久,古羅馬帝國也開始了對基督徒的迫害。

【尼祿暴政的結局】

西元54年,尼祿繼任古羅馬皇帝。尼祿是歷史上有名的荒淫暴君,他殺人如麻,除了枉殺大臣,還殺了生母、兄弟和兩任妻子。西元64年,尼祿為擴建皇宮火燒羅馬城(當時難以拆遷皇宮周圍的民房),而後嫁禍於基督徒,把基督教描繪成反社會的迷信邪教,煽動羅馬民眾加入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殺,被投入鬥獸場,在羅馬人的呼喊聲中,被猛獸撕裂……尼祿還命人把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並排綁在花園中,作為夜間遊園會的火炬。

  

圖1:《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 ,描述了羅馬帝國殘酷鎮壓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中間的一群基督徒,在被猛獸撕碎前祈禱。

這場瘋狂的迫害,也給尼祿和羅馬人民種下了禍根。西元65年古羅馬爆發瘟疫(後人有學者認為是重症瘧疾)。西元68年,羅馬人起義反抗暴政,羅馬城暴動,尼祿在逃亡中自殺,年僅31歲。

繼任的羅馬帝王們仍然延續對基督徒的迫害,他們不相信迫害正教會給國家、給人民、給自己招來惡報,更不相信那場瘟疫是上天的警告。基督教一直被定為非法,有的地方長官嚴厲鎮壓甚至殺戮,也有的官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松時緊的迫害持續近300年,籠罩羅馬的瘟疫也陰魂不散。

【“賢帝”不賢,瘟疫天譴】
 

  

網路圖片: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安東尼

這位羅馬皇帝的官方名叫“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奧古斯都”(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 Augustus),“奧古斯都”是敬稱,是“神聖、莊嚴、偉大”的意思,所以他的全名應該是馬可·奧勒留·安東尼,按照當時的習慣,應該叫他安東尼——他執政期間的那場大瘟疫,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安東尼瘟疫。

因為奧勒留留下了一本著作《沉思錄》,有些“哲學思想”,所以後來的史學家把他描述為羅馬賢帝、哲學家皇帝,帝王思想家,稱他為“奧勒留(或奧里略)”,這樣就割裂了奧勒留·安東尼和那場“安東尼大瘟疫”的關係。

西元161年,奧勒留·安東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成為羅馬皇帝。

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只是在羅馬城裡,而奧勒留要在全國剷除基督教徒,他下詔把基督徒的家產判給告發者,利誘全國人去搜尋、告發基督徒。政府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不放棄就被斬首或扔進鬥獸場被猛獸撕碎,還讓人觀看取樂。

其實奧勒留·安東尼和中國五代時期後周皇帝柴榮很相似,都是戰功赫赫,都是迫害正教(柴榮在全國“滅佛”),都是在戰爭中暴病、速死,也都被後世稱為“英明之主”,掩蓋了他驚天的罪惡。

奧勒留·安東尼執政5年之後,西元166年,一場大瘟疫降臨了。因為在皇帝馬可·奧勒留·安東尼的統治時期,所以史稱“安東尼瘟疫”。

   

圖:死於安東尼瘟疫的古羅馬亂墳遺址坑

安東尼瘟疫橫掃全國,史書上的記載怵目驚心:“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院的門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裡,有船隻因其罪惡的船員,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的聲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數不可計數…… 屍體只好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

人口統計資料研究表明,安東尼瘟疫的平均死亡率大概是7~10%,而在城市和軍隊很可能為13~15%。

當時,皇帝奧勒留·安東尼的一個家庭導師考姆里烏斯·弗魯恩圖信中也提到了這次瘟疫,稱它使一些地區死亡了1/3的人口,並且軍隊的1/10的士兵也被傳染而死。據史書描述的瘟疫症狀: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潰爛,高燒熱得燙手,手腳潰爛或是生了壞疽,感到難以忍受的口渴,皮膚化膿。

西元169年,與奧勒留·安東尼共治羅馬的帝王維魯斯(Verus)死於軍中的瘟疫。西元180年,奧勒留·安東尼自己也葬身瘟疫。

強大的古羅馬帝國,在這場肆虐16年的瘟疫中走向了衰敗,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的古羅馬帝國的黃金時代斷送在這位“賢帝”手中。

“賢帝”奧勒留·安東尼迫害正法時期基督教的天大罪惡,不但招來天譴害死了自己和親人,害死了同僚,害了執行迫害命令的軍隊,還裹挾走了全國上千萬人的生命。

【德修與西普里安瘟疫】

西元249年,德修(Decius,德修斯)即位,那時龐大的羅馬帝國已危機重重。為轉移危機,他挑起了對基督徒的空前迫害,他下詔,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人人都必須去拜祭羅馬的神像和羅馬帝王像,以得到一張政府的證明,沒有這個身份證明,就會被處死。

這是有計劃地針對基督徒的迫害,形式上也是對基督徒信仰的玷污。因為基督教的信仰不承認也不能祭拜別的神(就像佛教的“不二法門”),這等於以政府法令形式毀掉基督教的教規、戒律和信仰。大批基督徒為了信仰堅貞不屈,被處死。

次年,瘟疫再次降臨。這場瘟疫因基督教的一位主教西普里安(Cyprian) 的記載,而被稱為西普里安瘟疫。

德修即位2年即戰死,而這場瘟疫猖獗了近20年,奪去了2500萬人的生命,是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瘟疫之一。在高峰期羅馬城每天死5000人,軍隊戰鬥力大減。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也葬身瘟疫。

【戴克里先,罪惡彌天】

網路圖片:戴克里先頭像

面對迫害,基督徒維護信仰,視死如歸。他們在苦難中還在向人勸善講道,甚至行刑前還象耶穌那樣,為迫害他的人祈禱。

在大瘟疫中,世人把患病的親人都趕到門外,唯恐被傳染,而基督徒們卻奮不顧身地走上街頭,照顧治療病人,向他們傳播福音,做禱告,為死者舉行葬禮。這些至善的神性的體現,讓世人看到了正信的偉大,讓政府對基督教的誣陷失去了市場。

基督教在被迫害中反而發展壯大,到戴克里先(Diocletianus)被立為皇帝時,他的夫人和很多侍者都是基督徒。

戴克里先在位初期對基督徒還算寬容,後來在他的女婿、副帝加利流(Galerius, 伽列里烏斯)的蠱惑下,開始了史無前例的迫害:焚毀基督教的書籍,拆毀教堂;沒收財產;在軍隊和官吏中清除所有基督教信徒;後來直接以信仰劃線,信基督就被抓,被酷刑折磨,不放棄信仰即被處死。

瘋狂了兩年之後,戴克里先因健康惡化退位。

【加利流惡報,迷途知返】

  

圖:瘋狂迫害基督徒後又真心懺悔的羅馬皇帝加利流

305年,加利流由副帝即位正帝之初,就開始大規模地迫害基督徒。他在全力迫害的第6年,得了怪病。據基督教史學家記載:病痛殘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殘酷統治一樣,他的睪丸出現了感染化膿的症狀,後來長出巨大的腫瘤,蛆蟲從里至外吞食著他,他簡直已經腐爛,而劇烈的痛苦也讓他變得沒了人樣。

醫生們束手無策。有些醫生在給他看病時因實在忍受不了惡臭而轉過臉去嘔吐,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這些醫生都殺了。到了最後,加利流的身體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大腫包。他的上身變得乾巴巴的,皮包著骨頭,而他的下身感覺就像一個布丁,他的雙腳也變了形[2]。

慘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後,311年,他終於醒悟。他呼喊著上帝真心懺悔了。他在病床上發布詔書,在他的東羅馬轄區內取消了對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並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利流在輕鬆中離世。

兩年之後,313年,篤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和李錫尼(Licinianus)一起頒布了米蘭敕令,給基督教平反。但這只是個人的功德和輝煌,無法抵償古羅馬帝國300來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惡。君士坦丁大帝之後,龐大的古羅馬帝國分裂了,後來雖然又被熱衷於基督教的皇帝狄奧多西短暫統一,但還是不可逆轉地走上了分裂和滅亡之路。

至此,我們看到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迫害佛教、道教、基督教這些正教正信,特別是迫害傳正法的聖者,罪業更大,慘烈的果報給世人留下了深刻的警示。

那麼,另一方面,順應天道,弘揚正教正法,制止對正教正信的迫害,撥亂反正,就是天大的功德。下面我們簡要展現中國古代那些輝煌盛世的根源所在,看過之後,大家就能明白為什麼《推背圖》要“順天休命”之後,才能展開中華的盛世——“中國夢”了。

[1] 見《魏書·世祖紀》
[2] 《魏書·崔浩列傳》
[3] 《周書·卷五·帝紀》
[4] 《舊唐書·高祖本紀》
[5]《舊唐書·武宗本紀》
[6] 《新五代史·周本紀》
[7] 《舊五代史·周書·世宗紀》
[8] 燕雲十六州,又稱“幽雲十六州”、“幽薊十六州”,即今北京、天津全境,以及山西、河北北部地區。包括燕(幽)、薊、瀛、莫、涿、檀、順、雲、儒、媯、武、新、蔚、應、寰、朔,共16州。五代十國時期,公元936年,後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後晉的開國皇帝)反唐自立,向契丹(遼)求援。石敬瑭按照契丹的要求把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還主動尊比他年輕的契丹皇帝耶律德光為父。而後契丹幫助石敬瑭建立後晉,石敬瑭向契丹自稱“兒皇帝”,從此,中原大地的門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的燕雲16州歸屬了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