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圖》中的2016-17、聖人、「中國夢」(五)

(八)《推背圖》展現的人間大罪:九九大錯

看明白了前面講的歷史上最大的罪惡——迫害佛教、道教、基督教等正教,和最大的功德——弘揚正信正教,撥亂反正,復興正法正教,也就能明白當今的最大罪惡所在。這個最大的罪惡,在《推背圖》等大預言中有集中的展現——“九十九年成大錯”。

1. 《推背圖》中的“九九大錯”

圖:推背圖 41象,1989年“六四”無頭血案和1999年成大錯

“帽兒須戴血無頭”:
“帽兒”,“兒”字的正體字是“兒”, 字頭“臼”,被帽子“亠”罩住了,形狀就成了“六”字。
“血無頭”:“血”字不出頭,是“四”字,形狀相似。故本句喻指1989年“六四大屠殺”血案,中共在北京開槍鎮壓全國大學生的民主愛國運動。一語雙關。既是六四字謎,又點出血案無頭。
“手弄乾坤何日休”:
紅朝中共一手遮天,操縱言論顛倒黑白,誣陷“六四”為暴亂,愚弄百姓。
“九十九年成大錯”:
公元1999年鑄成大錯——鎮壓法輪功。江澤民一意孤行,操縱中共鎮壓法輪功,最凶時耗費四分之一國家財力,媒體造謠,公檢法、軍武特鎮壓,波及幾億人,數百萬人被投入牢獄,被迫害致死者難以統計。
“稱王只合在秦州”:
指鎮壓者江澤民象秦二世那樣昏庸殘暴。“秦州”:以秦二世統治下的地域,暗示這場鎮壓不得人心,象秦二世那樣,最後自己在風聲鶴唳的徹底失敗中收場。
“天地晦盲”
朝政昏暗,天地無光,霧霾籠罩。江澤民腐敗治國,當政時昏庸無道,天怒人怨。
“草木繁殖”
 “草”在《推背圖》後面幾象多次出現,如金批本第48象的“青青草自田間生”, 金批本第50象的畫謎“老虎對草虎視眈眈”,“草”在這些地方,喻指法輪功群眾。“木”:喻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李”字含木。本句指“天地晦盲”的環境下,法輪功迅速發展、傳播起來。
“陰陽反背”
道家術語,喻乾坤顛倒。道家認為:天象變化,人世間會隨著變,所以這裡也指人間顛倒,人心被迷亂。
“上土下日”
喻乾坤顛倒,和上句「陰陽反背」一致。一語雙關,上土下日:土蓋日,喻光明被埋在土裡,指法輪功被誣陷,“真善忍”被毀謗。

卦為“離”,代表火。離卦為烈日當空之象,火紅、紅火。對應到本象,火:火紅,喻赤色(政權)。離卦上下都是八卦中的離,二火,喻兩次政治運動,與頌相應,指鎮壓「六四民運」和「法輪功」兩場運動。中共紅色政權鎮壓平民,全國上下紅色恐怖。

圖中戲子顯然指江澤民(人稱江戲子),踩圓輪,指他鎮壓法輪功。

江戲子的由來:公元1996年,江出訪菲律賓,在總統晚宴上不請自唱,高歌一曲《溫柔地愛我》。1999年3月30日,江訪問奧地利,在總統陪同下參觀莫扎特故居,江主動跑到莫扎特的鋼琴前彈奏「洪湖水浪打浪」。2002年,江訪問冰島,在國宴上突然起立高歌一曲,在場賓主都錯愕不已,整個情景上了冰島最大的日報。江在外國元首面前不請自唱、突然拉元首夫人跳舞的事屢見不鮮,因熱衷於作秀而得名“江戲子”。

而法國大預言書《諸世紀》,更明確指出了這場罪惡發生的時間:1999年7月,那正是古今中外各大預言聚焦的時刻。

2. 《諸世紀》中1999年7月

圖:法國著名預言書《諸世紀》最著名的、唯一寫明時間的一篇預言

3. 空前絕後的罪惡

前面講過,人間最大的罪惡,是迫害正教正信,比如滅佛、滅道、迫害基督教等等。《推背圖》說的“九十九年成大錯”,中共1999年鎮壓法輪功,犯下的就是滅佛的罪業。

法輪功,是以氣功形式傳播的佛家大法。正如在猶太教的末法時期,耶穌出世傳新法(《聖經•新約》的記述)一樣。在各種宗教走入末法時期以後,1992年,法輪佛法以氣功形式傳出,在祛病健身方面顯示出神奇的效果,在“真善忍”法理指導下,人們處處事事與人為善,良好的口碑使得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迅速傳揚,好人好事層出不窮,普遍帶動了社會道德水準的提升,媒體多次報導讚譽。

回顧前面講過的古代那一系列中興盛世,都有一致的根源:天子順應天道,不是合於道家,就是順應佛家,特別是因為佛法大興於世,而帶來根本上的福分——但是,古代中國興盛的佛法,還是“像法時期”不太純正的佛法,就已經有那麼大的功德了。而當代中國大陸傳出的,卻是純正的、正法時期的佛法,所以,當代的功德,比古代任何一次締造盛世的功德都大。隨之而來的,是社會經濟的迅速發展,中國迅速崛起——長此下去,大家都按“真善忍”的準則做好事,為社會做貢獻,人心向善,社會穩定,中華必出盛世,而且會盛冠古今——那是天賜洪福,天理使然。

如果按照鄧小平定下的政策:“不瞎折騰”、 “不搞運動”、“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當局就不會打壓,正法大興於世,中華必出盛世,盛世的功德,當歸於天子。可是就在盛世的當口上,作為中國天子的江澤民卻一意孤行,以鎮壓法輪功立威,以鎮壓法輪功來篩選自己的人馬——這是完全不懂歷史上“三武一宗滅佛”的教訓,更不懂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而滅國的悲劇,而且妄圖剿滅的是純正的佛法,打壓的手段、造謠謗佛的險惡,前無古人。這個罪業之大,遠遠超過歷史上的任何一次滅佛,這是有史以來,人間最大的罪惡。

栽贓法輪功的謊言輸出海外,在大陸反覆給人們灌輸、洗腦,甚至寫進了中小學道德教育的課本,在小學、中學、大學的課堂上給學生散毒、洗腦。把對“真善忍”正信的敵視、仇恨,寫進數億人的心裡。

圖:央視陷害法輪功的、破綻百出的“天安門自焚案”辨析圖之一

中共這次滅佛的人身迫害,覆蓋整個中國大陸。以國家政策炮製冤獄,將數百萬人投入監牢,給數十萬人非法判刑。後來又發展成各種酷刑,打死打殘,甚至活摘器官謀取暴利——被國際社會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4. 2016年最兇險的天象,天譴著人類最大的罪惡

圖:2016年火星軌跡在東西方天象文化中的展現對比圖(東方:熒惑守心;西方:火星把撒旦的魔爪帶上宇宙的天平審判。)

(1)東方天象文化的解讀:熒惑守心

熒惑守心,天責帝君。天機乍見,人人關連。

熒惑守心這個東方天象文化中最兇險的天象,以前都認為僅僅是針對天子一人的,其實,天象是每個人的天象,天子只是億萬民眾的代表,熒惑守心只是最突出的作為天子的兇險天劫,也是每一個人的吉凶之變,禍福之判。

【天譴的三層含義】

我們簡要展現這個天譴在東方天象文化中的三層含義:

① 這是對天子滅佛罪業的天譴,因為當今天子沒有苟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而且還在抓江澤民的那些迫害法輪功的黨羽,所以,這個天譴直指滅佛罪業的始作俑者——前朝天子江澤民,對他的天譴,開始了。

習近平即位後,在穩定帝位的情況下,處處抵制著江澤民害人的國策:廢除了勞教制度,連續收網、判決那些江黨巨貪——那些都是江澤民的鐵桿,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這是天象變化之下,上承天意,下順民心的。

這些充分表現了對前朝天子江澤民滅佛政策的抵制,所以,熒惑守心的天象,其中對帝君的天譴,那是江澤民犯下的滅佛大罪,習近平沒有沿襲,就不該承擔。天法、天罰,是公平的。

② 這是對中共的天譴,因為滅佛的罪業是中共體制下推行、延續的,所以——那麼,習近平接手中共這個爛攤子,如果不能從中共中自拔出來,不能象《推背圖》中預示的“順天休命”的話,在這個天象下,天子就容易被鑽空子,容易出事,習近平可是遭過幾次有驚無險的暗殺了——能否改變“熒惑守心這個危及天子的天難”?順天象而行才能化險為夷。

③天象不是天子一人獨享,那是每個人的天象;天子只是億萬民的代表,這個兇險天象,人人關連,也是每個人的命運的節點。每個人在江澤民發動的迫害中都有過表現,每個人,差不多都宣誓過“為中共獻出自己的一生”,都曾促成過中共的強大,能不能象《推背圖》昭示的“關中天子”那樣“順天休命”,脫離中共?天人合一,這個天象衡量著每一個人,定天子的吉凶,也在定每一個人的禍福。

【上有天象預警,下有奇石驗證】

圖:藏字石景區門票,巨石上的化石紋理呈現“中國共產黨亡”。

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巨型“藏字石”,石頭斷面上呈現著6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國家級地質專家考察證實:這塊巨石有2.7億年的歷史,於500年前崩裂,上面的字是天然形成的,沒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海內外一百多家報紙、電視台、網站轉發了這個消息,國內媒體包括中央電視台也多次專題報導,但都統一措辭,隱去了最後一個“亡”字。“藏字石”赫然印在貴州“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上。

巨石彰顯“中國共產黨亡”,絕沒有這樣的巧合,只能是天意。這天意,和2016年天象對中共的天譴,驚人地一致。

【中共罪惡累累,終遭天譴清算】

天譴,就是總的清算,可不只是中共當代滅佛這一項罪業啊!回顧中共執政60 多年以來的一場場政治運動,從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反右傾、四清、文革、“89年六四”屠殺學生到迫害法輪功,從普通百姓到國家主席,中國人有一半以上受到過中共的迫害。據不完全統計,有8000多萬中國人在中共執政期間非正常死亡, 這是在和平時期的死亡人數,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淪喪,色情泛濫,物慾橫流,工人失業,農民失地,官商勾結,警匪一家……

中共這麼大的罪業,早晚要償還的,藏字石的警示,2016年熒惑守心天象的預警,已經展現了上天清算中共的天意,誰還要為中共效忠、站台呢?誰為中共站台,誰就是最終被天譴、清算的一員!

這就是當今為什麼流行“退黨自救”的原因。

(2)西方天象文化的解讀

【殊途同歸,珠聯璧合】

東方天象學和西方天象學是不同的兩套體系,同一種天體運行軌跡,在東西方天象學意義上的表現是不同的,在歷史上對應的人間事件也不相同[1]。但是當今,東西方歷史,已經走到了最後要“殊途同歸”的時候,古今中外各大預言,都聚焦到了當今“聖人救世,蒙謗受難,即將否極泰來”的共同焦點上,那麼在天象文化的表現上,東西方就要珠聯璧合了。

2016年火星軌跡,在西方的天象上表現為“順行進入天蠍座——逆行進入天秤座(天平座)”。希臘神話中天蠍座的由來,是地上的一隻劇毒的大蠍子,能毒死神,它象徵著撒旦。所以,這個西方天象的展現,是把撒旦帶上正義的天平,是對撒旦的審判。

撒旦,是西方文化中的大魔鬼。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鬼魂、幽靈,在西文是同一個詞),在歐洲遊蕩。” ——所以,共產黨誕生之初,就是撒旦的代名詞。現在西方把共產黨視為紅色法西斯,和希特勒的黑色法西斯相提並論,把東歐和蘇聯擺脫共產黨專制視為人類的解放。當前,唯一強大的共產黨政權就是中共。在國際社會,很多人把中共視為撒旦,特別是1989年“六四”,中共在北京屠殺民運學生之後。所以,2016年西方天象展現的天蠍撒旦,象徵著中共。

其實,在《聖經•啟示錄》預言中,撒旦也是喻指中共的。

【把撒旦的黑手,抓上宇宙的天平審判】

毒蠍的雙爪,象徵著撒旦的黑手,中共的黑手。天秤座是正義女神的天平,它衡量著每個人的靈魂,在對每個靈魂做出審判。所以,剖開西方星相學表面的娛樂性解讀,辨析出的深層真機之道,也就十分簡明直白了:把毒蠍的雙爪帶上宇宙的天平,把撒旦中共的黑手、直至撒旦帶上審判的天平,這是《聖經•啟示錄》中講到的末日大審判的前奏。

這個天象展現的審判,在審判人間最大的罪惡,中共撒旦迫害正法時期的佛法,殘害“真善忍”的信仰者。這個罪業在根源上,系在1999年7月,發起這場迫害的中共首領江澤民身上,天大的罪業,他的黑手同黨也是人人有份,如今天譴來臨,就從這隻撒旦毒蠍的黑手開始,一個個抓上審判台。

我們看當今審判撒旦天象的序幕:

2013年9月,以貪腐罪名判薄熙來無期徒刑。薄熙來是江澤民一黨的接班人,他在大連、遼寧、重慶做一把手的時候,以殘害法輪功效忠江澤民,準備接周永康的班,籌劃政變害死習近平後篡位,因為和王立軍內訌,陰謀敗露落馬。
2014年3月15日,抓捕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徐才厚是江澤民軍中的重要代言人之一,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未等到審判即病死。
2014年7月29日,立案追查前政治局常委,國家最高領導人之一周永康,周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總代言人。2015年6月,以貪腐罪名判周永康無期徒刑。
2015年8月,以貪腐罪名判谷俊山死刑緩刑,谷俊山是原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江派勢力在軍中的骨幹,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2015年10~11月,以貪腐罪判處李春城徒刑13年,判郭永祥徒刑20年,判李崇禧徒刑12年。李春城曾任成都市委書記、四川省委副書記,郭永祥曾任四川省副省長,人大副主任,李崇禧曾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政協主席。他們都是周永康的親信,積極迫害法輪功的黑手。
這些審判,有代表性地展開了2016年審判撒旦的天象。以下是當前被抓的、已經或即將走上審判台的部分省一級高官:
2016年1月,以貪腐罪名判處李東生徒刑15年。李東生因2001年製作了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而平步青雲,歷任央視副台長、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副局長、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公安部副部長,最後做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
楊剛,原新疆自治區副書記,2016年1月20日以貪腐罪判刑12年。
冀文林,前海南省副省長, 2016年3月以貪腐罪名判刑12年;
令計劃,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負責海外打擊法輪功,薄熙來、周永康政變集團核心人員,2014年12月被抓,2016年7月以貪腐罪名判無期徒刑;
郭伯雄,原中央軍委副主席,江澤民的軍隊的代言人,2016年7月以貪腐罪名判無期徒刑;
金道銘,山西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省人大副主任,2014年2月被抓;
申維辰,原中宣部副長、科協黨組書記,2014年4月被抓;
毛小兵,原西寧市委書記、青海省委常委,2014年4月被抓;
蘇榮,先後任吉林省委副書記,省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青海、甘肅、江西省委書記,全國政協副主席,2014年6月被抓;
杜善學,原山西省副省長,2014年6月被抓;
萬慶良,曾任揭陽市委書記、廣州市委書記、廣東省副省長,2014年6月被抓;
譚力,原海南省副省長,2014年6月被抓;
武長順,原天津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直轄)市委副主席,2014年7月被抓;
陳鐵新,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2014年7月被抓;
白恩培,先後任青海、雲南兩省省委書記,2014年8月被抓;
秦玉海,原河南省政法委副書記、省公安廳廳長,2014年9月被抓;
梁濱,曾任山西省副省長、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2014年11月被抓;
隋鳳富,原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4年11月被抓;
朱明國,先後任海南、重慶、廣東三省政法委書記,2014年11月被抓;
王敏,曾任濟南市委書記、山東省委常委,2014年12月被抓;
楊衛澤,原南京市委書記,江蘇省委常委,2015年1月被抓;
馬建,原國安部常務副部長,2015年1月被抓;
陸武成,原蘭州市委書記,甘肅省人大副主任,2015年1月被抓;
斯鑫良,曾任浙江省委常委、省政協副主席,2015年2月被抓;
景春華,曾任衡水市委書記、河北省委常委、河北省委秘書長,2015年3月被抓;
仇和,曾任江蘇省副省長、昆明市委書記、雲南省副書記,2015年3月被抓;
徐鋼,原福建省副省長,2015年3月被抓;
奚曉明,原最高法院副院長,2015年7月被抓;
周本順,曾任湖南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河北省委書記,2015年7月被抓;
谷春立,原吉林省副省長,2015年8月被抓;
蘇樹林,原福建省省長,2015年10月被抓;
白雪山,原寧夏自治區副主席,2015年11月被抓;
呂錫文,原北京市委副書記,2015年11月被抓;
蓋如垠,原黑龍江省副省長,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5年12月被抓;
王珉,先後任江蘇省副省長,吉林、遼寧二省省委書記,2016年3月被抓;
蘇宏章,原遼寧省政法委書記,2015年4月被抓;
劉志庚,原東莞市委書記,廣東副省長,2016年2月被抓;
張越,原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2016年4月被抓;
……
這些人都是以積極迫害法輪功向江澤民效忠,得到提拔而官運亨通的,江澤民收買他們,放任他們腐敗。這些江黨的魔爪相繼落馬,表面上是貪腐獲罪,實質是滅佛的天大罪業的惡報的開始。

天象天譴的,豈止是這些人?他們只是鮮明的代表,中層、下層、基層,被抓的、自殺的、被自殺的大有人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熒惑守心,天問人心。在純正的佛法傳世的時候,在“真善忍”的信仰者們無辜遭受迫害摧殘的時候,在這場非人道的對信仰、對無辜民眾的迫害中,面對邪惡傷天害理,是選擇了參與?還是沉默縱容?還是抵制?對照2016年熒惑守心在西方天象圖的展現,宇宙的天平,在衡量著每一個人。

【訴江大潮,上合天象,下順民心】

2016年審判撒旦的天象,江澤民的黑手紛紛被抓上審判台,上合天象,下順民心。審判撒旦黑手,終究是為審判撒旦做鋪墊,所以,江澤民一定能挺到最後,等到被審判的時刻,天象使然!

當今出現“起訴江澤民的大潮”,正是順天意而行,應天象而動,在給君主、給眾臣、給每一個世人認清真相、得到救贖的機會。

現在對毒蠍黑手的審判,那只是天譴的開始,只是《聖經•啟示錄》講的人間最後的大審判的序曲,江澤民和他的死黨,要等著最後的大審判,那是江澤民操縱中共造下的滅佛罪業終將面對的徹底清算——那時不光是針對中共的官員,還有被中共欺騙而投身運動、毀謗“真善忍”的普通人。

天網無漏。凡是犯下這個罪的,直至撒旦,誰也逃不出上天的羅網。這個天象才剛剛開始,每一個曾經參與這個滅佛罪業的人,每一個推波助瀾的人,還有亡羊補牢,彌補罪過的機會,心存僥倖只能害了自己。

這是2016年熒惑守心——審判撒旦天象,給每一個人的忠告。

[1] 也許有讀者會問:太白經天的天象意義,在東西方不是一致嗎?

是一致,但是太白晝見、太白經天的天象是無規律的,只是給一個地區的展現,不會東西方連貫地展現,而行星在星空背景的運行,卻是東西方都可以連貫看到的,這樣的在宇宙背景中的天體運行天象,在東西方的意義一般是不同的。

但是,2016年火星運行的天象,在意義上卻罕見地不謀而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