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士敬拜醫僧,醫僧如神!

清代,乾隆二年(1737年),浙江舉人洪鵬,到京城參加會試。船剛到蘇州,洪鵬就病了,而且很嚴重。同伴們急忙雇了一頂轎子,把他送到當地名醫葉天士家中。葉天士(1667—1746),名桂,號香岩,居住在蘇州閶門外 下塘 上津橋畔。葉天士從小繼承家傳醫學,後來醫術漸高,聲名遠播,每天前來求醫問藥的人,絡繹不絕。

這天,葉天士給洪鵬把脈診斷了一會兒,問道:“不知先生準備到哪裡去呢?”洪鵬說:“我忙著趕往京城參加會試,如果在半路上病幾天,誤了會試可麻煩了。”葉天士沉吟了片刻說:“你這病,不單單是感冒風寒,過幾天由水路改為陸路,還必定會生出消渴症來,到了那時,就無藥可醫了。現在脈象已經顯露,決計活不過一個月……”

洪鵬一聽,大驚失色,問道:“先生,真的那麼嚴重?”葉天士說:“脈象已經顯現出來了,我先讓你吃副感冒藥,暫把感冒解決了,好回家鄉。你趕快回家,去見見爹娘妻小,還來得及料理後事。”說著開了個藥方,又讓徒弟,把洪鵬的病情,登記在醫案上。

洪鵬心事重重地回到船上,不禁長吁短嘆,一個同伴安慰他說:“我看是葉天士故弄玄虛,況且他不過是個醫生罷了,絕非神仙,你又何必介意呢?”又一個同伴說:“對,一個活蹦亂跳的人,哪能一個月就死了呢?純粹是騙人。”

第二天,洪鵬吃了感冒藥,病情看起來好了些。同伴們見他身體好轉,就鼓動他說:“沒事了,還是一塊兒進京吧。”洪鵬自己思忖一番,覺得大考在即,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如果就此打退堂鼓,數十年寒窗苦讀,不就白白付之東流了嗎?人固有一死,與其死在枕席之上,不如死在科場之中。他打定主意,就與同伴們一起,啟程北上。

船行到浦口,遇上了強風,不能渡江,同伴們便與洪鵬一塊兒上岸,到附近的金山寺遊覽。金山寺層層疊疊的院落,雄偉恢宏的殿宇,吸引許許多多的香客和遊人。山門前赫然掛著一塊用隸書寫的“醫僧”大牌子,洪鵬心想:何不去請教一下?心裡也好有個著落,便舉步進了寺院去求醫。

一位老僧,約有80多歲,鬚髮皆白,精神矍鑠,他認真給洪鵬診視了一會兒,不露聲色地問:“居士打算到哪兒去?”洪鵬說:“我到京城參加會試。”醫僧皺起眉頭說:“恐怕來不及了!你從這裡上岸,消渴症就會發作,這樣繼續下去,就活不過一個月,怎麼可能千裡迢迢去京城呢?”

洪鵬聽了這話,不禁悲從中來,涕泣連連,道:“長老說的同葉天士一樣,我怕再也沒命了啊!”

醫僧忙問:“葉天士怎麼說的?”洪鵬說:“葉先生說我無藥可救,一個月後,必死無疑。”

醫僧搖搖頭說:“荒謬啊!藥如果不能治病,先人為何留下醫藥呢?”洪鵬聽他話中有話,連忙跪下,叩頭說:“長老,請救我的性命!”

醫僧急忙攙扶他起來,說:“救人性命,是出家人應做的善事,你區區小病,並不難治……”

洪鵬眼睛一亮,滿懷希望地說:“長老,你有何靈丹妙藥?”

醫僧微微一笑說:“你可以買百八十斤梨,裝在車裡,渴了就用梨代茶,餓了就用梨代飯,大約到京城,你能吃上100多斤梨,就可安然無恙了。”

洪鵬歡喜異常,再三叩拜醫僧說:“長老,以後我一定來拜謝。”

第二天,洪鵬過江,離船上岸,消渴症果然發作。他遵照醫僧的話,渴了和餓了,都吃梨。這梨皮薄水多,酥脆香甜。這一路上,他也不知吃了多少,消渴症竟消失得無影無蹤。到了京城,他精神振奮,進了考場,瀟瀟洒灑地答好了卷。不久紅榜公布,他高中了進士。

洪鵬離開京城,專程趕到金山寺,拿出20兩銀子,酬謝醫僧說:“感謝長老的救命之恩!”

醫僧笑著,推辭道:“救命之恩,居士言重了,我只是給你開了個偏方,不算什麼。居士路過蘇州時,再去登門見見葉天士,他如果問誰給你治好病,你就告訴他是老僧,這樣做,比你給我銀子酬謝,強多了。”

洪鵬依照醫僧的話,到了姑蘇,再去找葉天士診視。葉天士沒有認出他來,診脈後,說:“你沒有啥病,來治什麼?”洪鵬用先前的話,質問他說:“先生不是斷言我:只能活一個月嗎?”葉天士讓徒弟檢查醫案記錄,果然白底黑字,確實是這個人。

葉天士不禁大惑不解地問:“這就奇怪了,難道你碰上了神仙,吃了靈丹妙藥不成?”

洪鵬笑著說:“我遇上一位老僧,不是神仙,也沒吃靈丹妙藥,只吃了一百多斤秋梨……”於是把醫僧治病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了葉天士。

好個謙虛的葉天士!聽後沉思了片刻,臉色嚴肅地對洪鵬說:“先生請回,我這裡將摘牌停業,要去拜老僧為師,繼續深造!”

幾天以後,葉天士摘掉了醫牌,遣散了徒弟,改名換姓,來到金山寺,拜見醫僧,請求學習醫術,積德行善。醫僧爽快地答應了他。

葉天士每天侍立在醫僧身旁,見醫僧治過100多個病人,醫術和自己不相上下,心想,這老僧的醫技,好像和我也差不了多少,就壯著膽子試探著說:“幾天抄方下來,弟子好像也有點開竅了,長老,請讓我代替你開方子,行嗎?”

醫僧說:“我也希望你能早日獨當一面,行,試試看吧。”葉天士診過病人,隨即開了方子,恭恭敬敬地遞給醫僧看。醫僧說:“你的醫道,已經和蘇州的葉天士,差不多了,為啥不掛牌行醫,而來跟隨我呢?”葉天士忙說:“弟子醫術淺薄,怕像葉天士那樣誤人性命,所以才來。醫道要精益求精,萬無一失,才能掛牌行醫治病救人。”醫僧聽了,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

又過了幾天,寺裡抬進一個中年男人,肚皮脹得和大肚子的孕婦一樣,看樣子已快斷氣了,病人的妻子說:“我丈夫的肚子痛了好幾年,到處求醫也沒有治好,現在腫脹得這麼大,又痛得厲害,長老救救他,我們一家老小,還指望他養活呢!”

醫僧診視完畢,又讓葉天士診斷。葉天士診斷後,開方,其中有白砒霜三分。醫僧看了處方,笑著說:“你天性謹慎,下藥太輕。這個病人,得用砒霜一錢,才能將病人起死回生,永遠去掉病根。”

葉天士吃驚地說:“長老,病人肚裡的蟲子,用白砒霜三分,把蟲子毒死就行了。毒藥下多了,病人如何受得了?”

老僧見葉天士惶惑不解,解釋道:“你既然知道病人肚子裡有蟲子,就不知蟲子的大小嗎?這蟲子已有二尺多長,如果用白砒霜三分,不過暫時麻痹它一下,它以後一定還會發作,等疾病復發後,如果再用砒霜,那蟲子會避而不受,病人只有死路一條。現在我用白砒霜一錢,把蟲子藥死,隨大便排出,斬草除根,不是更好嗎?”

葉天士聽了非常疑惑:難道醫僧真的知道病人肚子裡蟲子的大小嗎?

醫僧拿出白藥丸,放入病人口中,用水送下,對病人的妻子說:“你們快把病人抬回家,晚上他一定會排出蟲子來,到時,你拿蟲子來,讓我徒弟(指葉天士)看看。”

病人的妻子將信將疑,也只好抬著丈夫回家去。到了晚上,病人的妻子,送來了一條紅蟲子,足有二尺多長,並對醫僧說:“我丈夫甦醒過來,覺得肚子空了,也餓了,要拿飯給他吃。”醫僧讓她把“參菩”(醫僧的一種藥),熬成粥,給他喝,十天後,病就好了。

葉天士親眼看到了這一切,對老僧的醫術,更加心悅誠服,暗嘆:“真神醫也!”他十分虔敬地對醫僧說:“長老,實不相瞞,我就是葉天士,請長老見諒!”

醫僧一點不怪他說:“你能汲取教訓,向別人學習,實在是令老衲敬佩啊!”說完就把一冊醫方秘笈,送給了他,勉勵他好好學習。(醫僧贈以秘笈,慷慨無私。真聖僧也!)

回家之後,葉天士依著聖僧贈送給他的醫療秘笈,日夜研讀,終於醫技大勝往昔,並創立了溫熱論,奠定了我國溫病學辨證治療的基礎,成為清代中葉,最傑出的醫學家!

葉天士感嘆道:“上蒼慈悲憫人,導我得遇聖僧。我當秉承天意,多多救治百姓!”

(事據《清史稿》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