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世紀》薔薇系列預言的啟示(7):預言絮語

911恐怖襲擊事件引發的震動,仍然是人們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人們在慨嘆巨大損失的同時,不禁引發疑問:我們人類是否可以掌握自己的未來和命運?預言從出現之日起,就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在不斷被歷史印證的同時,也吸引著人們去探索和追尋。

二十一世紀,人類步入發達的電子時代,現代科技的出現使人類對古老文化的理解已相距遙遠,那曾有的古老文明與輝煌,已經為人們所淡漠和遺忘。而唯獨不同的是,許多民族流傳的許多預言,它們卻非常完好的保存下來。

中國傳統預言比較著名的有《推背圖》、《梅花詩》和《燒餅歌》。這些預言在運用手法上都融入了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的道家理論精髓,如周易、八卦、陰陽、五行等等,用畫和詩句的形式,配以文字組合、拆字、諧音、暗喻(暗代)、隱藏、象形、數字疊加等等,把預測的歷史事件隱藏在預言裡。

《推背圖》是一千三百多年前,唐初貞觀年間任司天監(職)的李淳風與隱士袁天罡共同編著。預測中國自唐代起,唐、宋、元、明、清、中華民國、中共和未來等不同時期中國的重大歷史事件,是頗為準確的預言之一。

  

如《推背圖》安史之亂一篇:(圖)以馬鞍、史書,一臥地而死的婦人,分別表示安祿山、史思明和楊玉環。公元755年,安祿山夥同部將史思明,舉兵反於漁陽,安史之亂爆發。次年六月,潼關陷落,唐玄宗倉皇逃奔四川成都。行至馬嵬驛(今陝西興平境內),軍士譁變,玄宗被逼縊殺寵幸的貴妃楊玉環。“楊花飛,蜀道難” 表示楊貴妃之死和唐玄宗逃亡四川;“截斷竹蕭方見日,更無一史乃乎安”,“截斷竹蕭”為肅,表示肅宗李亨。肅宗即位後,唐軍屢破叛軍,收復長安等失地。安祿山、史思明相繼被殺,終於平定了安史之亂。“木易若逢山下鬼,定於此處葬金環”,表示貴妃楊玉環死於馬嵬驛。

中國頗具影響力的預言還有《梅花詩》。九百多年前,北宋易學大師邵雍以梅花為題寫下了他的傳世之作《梅花詩》,全詩預言了從宋代至今所發生的重大歷史演變。與《推背圖》不同的是,邵雍的《梅花詩》主題與立意更為鮮明、完整,融貫一體,將人類歷史這台大戲“法輪大法在世間正法、度人”的這一主題呈現給觀眾。更有“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須愁”的佳句流傳後世,讓人在欣賞預言的同時,亦深有所悟。

邵雍在《梅花詩》的後三段中,對世間格局、中共統治、六四及法輪大法進行了預測,以“數點梅花天地春”作為畫龍點睛之筆, 以“四海為家孰主賓”達致全詩的高潮。

韓國比較著名的預言有《格庵遺錄》,是朝鮮中期大學者、天文學家(1509年~1571年)南師古先生整理,南師古少年時偶遇一神人口傳記錄所得。南師古號格庵,故稱《格庵遺錄》,是韓國流傳的預言中非常詳細預言法輪大法的一部。

其最精妙部分當屬對法輪功法輪圖結構的預測。“兩弓雙乙知牛馬,田兮從金槿花宮,精脫其右米盤字,落盤四乳十重山” 法輪功的法輪是由卍字符和太極組成,中央是一個大的卍字符,四周是四個小的卍字符和四位太極,這是法輪的基本結構。

  

  

“兩弓雙乙知牛馬”,雙乙是乙+乙=卍,“卍”就像兩個“乙”字交叉在一起。兩弓是兩張弓,太極的陰陽魚象兩個月牙,又象是兩張弓合在一起。兩弓雙乙就是指太極和 “卍”。知牛馬,“卍”是佛家的符號,太極是道家的符號,自古以來佛道兩家風馬牛不相及,可是在法輪功的法輪里卻同時出現了。

“田兮從金槿花宮”, 槿花是指蓮花,能夠生出蓮花的燦爛之宮,田兮意指丹田。

“精脫其右米盤字”,精脫其右,是精字去掉右邊,剩下一個“米”字。法輪的結構就像一個“米”字盤。(四個“點”與一個“十”字)

  

“落盤四乳十重山”,落盤四乳,法輪就像一個“米”字盤,太極就像四個“點”即四乳,去掉四位太極就剩下由五個“卍”構成的“十”字了。

《格庵遺錄》中多處用重複的弓乙、弓弓、乙乙,來形容法輪功的法輪,如:“弓乙弓乙何弓乙,天弓地乙是弓乙,一陽一陰亦弓乙,紫霞仙人真弓乙”的詩句,暗指法輪功是包容佛、道兩家的上乘修煉大法。

《格庵遺錄》由正浩先生破解,從預言的解讀中爆出了許多驚人的發現,如:聖人(木姓屬兔)開始傳法的地點:中國東北長春;在中國發生了對修煉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牢獄之苦等等,也預言了法輪大法在韓國流傳的情況。《格庵遺錄》是東西方預言中少有的通篇描述法輪大法的預言。

較為有趣的是,《格庵遺錄》第四十篇“三八歌”中卻提到了三八線:“十線反八三八,兩戶亦是三八,無酒酒店三八,三字各八三八。”隱含了“板門店”三個字,“板門店”和“三八線”是眾所周知的。自二戰以後,朝鮮一直處於南北兩分的狀態。以三八線為界,一個是共產專制,一個是自由民主社會。1950年,北韓、中共及蘇共越過三八線,悍然發動了韓戰……。《格庵遺錄》第四十篇對“三八線的劃分、韓戰,以及朝鮮取消三八線,最終實現南北統一”進行了預測。

西方比較聞名的預言有《瑪雅預言》、《諸世紀》和《聖經•啟示錄》。

瑪雅是曾經擁有高度文明的民族,《瑪雅預言》的獨到之處,在於瑪雅人超乎尋常的天文知識和精確的曆法。瑪雅長紀曆法共有五個太陽紀,而其最關注點:2012年12月21日,地球、太陽和銀河系中心將精確地排列成一條直線,這個天文現象2.6萬年才會發生一次。而這一天正是第五個太陽紀結束的時間。瑪雅預言沒有提到會發生什麼樣的災難,但是他們強調了淨化與更新。

據歷史學家何西博士 (Dr. Jose Arguelles)在《瑪雅效應》對卓爾金歷的解讀:從公元前3113年起到公元2012年,地球與太陽系正在通過一束來自銀河系核心的銀河射線。瑪雅人相信,太陽系在經歷完了這5125年的“大周期”後,也就是到達2012年12月21日,地球上的人類文明也將進入新的紀元。

二千多年前,耶穌的十二門徒之一的約翰在流放的孤島上,寫下了舉世聞名的《聖經•啟示錄》。這是一部頗具象徵趣味的預言:大巴比倫、大淫婦、紅色的獸、大紅龍、赤龍、古蛇、魔鬼、撒旦、羔羊與獸之戰等等,用象徵、比喻的手法,以神話故事的方式展開對未來的描述。

需要指出的是:大巴比倫、大淫婦、紅色的獸、大紅龍、赤龍、古蛇、魔鬼、撒旦等等,指的都是同一樣東西,都是以紅色為基本特徵(如;紅色蘇維埃、紅軍、紅旗、紅五角星、紅歌、紅色政權等),以惡行、謊言、邪淫,欺騙迷惑大眾的中共。

第十四章中,“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

在中國,小孩從上學開始,就被強迫加入少先隊,要佩戴紅領巾;大一點,就被強迫加入共青團;長大後社會階層高一點或者你想走入社會高階層就得先入黨。無論入黨、入團、入隊,都要發誓為共產主義(共產黨)奉獻終身。這種發毒誓,讓你把生命獻給它,從古至今都極其少見的(只有黑心黨、邪教才這樣做)。發誓者會在額上,或在手上打上一個獸的印記。

“喝神大怒的酒……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這是指發“毒誓”所帶來的嚴重後果,所以要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四百多年前,法國人諾查丹瑪斯寫下了《諸世紀》預言。這是一部由近千首自由體詩組成的預言集,以四行短詩(或五行詩)的形式,對未來進行預測。看上去苦澀難懂,但又極富情節化描寫。

東方傳統預言通常以中華神傳漢字為主,配以拆字、組字、諧音、暗喻(暗代)、疊加等技法,融入佛道、易經、八卦、陰陽、五行等學說。而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有很大的差別,文字與漢字迥然不同,文化底蘊明顯不足,因此《諸世紀》更注重情節及特徵性描寫。預測的人名通常改動一兩個發音、顛倒順序,或用代名把真名隱去。

幾百年來,《諸世紀》吸引了一代又一代讀者,積累了豐富的史料,在歷史印證的過程中,也不斷爆出新的發現。

《諸世紀》紐約空爆一篇,“天空在燃燒”、“ 四十五度之地”、“龐大的新都市”,將911恐怖襲擊事件中,紐約世貿大樓被飛機撞擊後的情形,進行了特徵性描述。紐約的英文名字NewYork就是“新型都市”的意思,地理位置也差不多四十五度(北緯)。“魔鬼般蹦跳在每個角落”,面對突發事件,人們在房間裡害怕、恐懼、無奈,完全驚慌失措的樣子。911恐怖襲擊事件直接導致了約二千七百多人喪生,對美國而言,可以說是建國以來所遇到的最大挑戰了。

諾查丹瑪斯本名叫米歇爾•德•諾斯特羅達姆,人們所熟知的是他拉丁語風格的名字。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對現代武器進行了預測:“周遊海陸乘風破浪的魚”、“ 光滑無鱗讓人毛骨聳然的異形”。 飛彈、魚雷和潛艇的情形與預言的描述非常相似,似魚不是魚,光滑而無鱗,令人毛骨聳然的傢伙!非常有趣的是,在《推背圖》中也有類似的預言,如“飛者非鳥,潛者非魚,戰不在兵,造化遊戲”的詩句,對現代武器非常貼切的進行了描述。

在《諸世紀》“巴以衝突”一篇中,諾查丹瑪斯用“水、火、鐵、繩”分別代表淚水、怒火、冷酷(鐵是冷的)和死亡(繩,代表絞刑,也就是死亡)。 對巴以之間的矛盾衝突進行了暗喻式描述。

有人對預言的真實性提出質疑,也有人說預言是假的,是後編出來的。預言是否屬實?有不同時期的不同版本為證。至於說假的之人,不知以何為證?

“1999年7月”的預言曾經是一篇頗有爭議的預言,歷史走過那一葉時,人們才發現:是“法輪功在中國遭到迫害”。毫無疑問,歷史的展現會讓人們相信真實的一切,或許這正是預言家們的期望。他們以預言的方式,向人們傳達著重要的訊息。

在《諸世紀》中諾查丹瑪斯講了一個幽靈房間的故事,他想通過這篇預言告訴人們:人的靈魂是真實存在的,人存在輪迴生死。西方有許多從事靈魂研究的人,確實發現了許多極具價值的研究成果。在一篇預言中,諾查丹瑪斯預言了“神的到來”,暗示今天的人類正處於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

神秘的“薔薇卍字符系列預言”是隱藏在《諸世紀》中的最大秘密,它向人們講述了“法輪大法傳世度人”的這一事實。

諾查丹瑪斯生前繪製了一本畫冊,研究者們把它稱為《失落之書》。其中七幅畫作被認為隱藏著重大的秘密。這七幅畫作,幾乎每一幅畫上,都有一個“輪”。研究者們至今未解其謎。這個“輪”到底是什麼輪?

  

在一幅畫上: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和一隻雄獅。佛家把“雄獅”視為勇猛精進的象徵,在佛法的修煉中,要像雄獅一樣勇猛向前的意思。

  

在另一幅畫上:畫著一艘大船,船的上方仍然是一個“輪”。在船的旁邊,諾查丹瑪斯捧著一本書,正在認真地閱讀。

   《失落之書》繪畫截圖                      法輪功第二套功法“兩側抱輪”

還有一幅畫:畫著一個煉功的婦女,一名弓箭手,拉滿弓弦,對她進行生死威脅。婦女煉功的一隻手臂,被弓箭手用箭壓下(注意:弓箭手的雙眼是被布蒙住的,說明他也是被蒙蔽的)。婦女煉功的姿勢是法輪功“兩側抱輪”的動作。

當然,還有其它的幾幅畫,這裡暫不破解。

預言從出現之日起,一直撲朔迷離,但最終將走向明了。共產幽靈的出現,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空前的災難,也使五千年的文化傳統損失殆盡,即使是《推背圖》也未能倖免。儘管中共號稱“天不怕,地不怕”,但它對善良無辜民眾的迫害,和半個多世紀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最終將導致其敗亡,這也是歷史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