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與文化》(一)中國的教育

【註:此處“中國教育”是指歷史上傳統的中國教育,不是指今天在中國大陸的應試教育,為了避免混淆,今天在中國大陸的教育,也就是應試教育,在此稱作“大陸的教育”。】

以前,我一直覺得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中國古人非常有智慧,但一直以來接受一種說法,中國的教育太落後,在滿清以前一直以私塾方式來進行教育,小學時學《三字經》、《幼學瓊林》等,大了之後學四書五經,當然也有一本《九章算術》,但是這個《九章算術》一方面是沒有普及,只是很少部分有這個意願的人在學習;另一方面它的計算方法複雜,因為沒有阿拉伯字母和數字,運算和公式寫起來都非常複雜,語言上又是“之乎者也”之類的文言文,非常拗口,不好讀懂和使用。

而西方的教育非常複雜,琳琅滿目,小學就有語文、數學、音樂、美術、自然、體育等,上到高年級,還有物理、化學、生物、地理、歷史,經濟、管理,甚至心理學等,當然還有政治(這個“政治”可不是現在中國大陸人理念中的和學的那個“政治”。)什麼都可以成為一門課程。而且還在不斷的細分,非常發達。只要有那個學科,就能設出一門課。

可是當我們去實際接觸中國傳統的教育時,才發現,中國的教育非常發達,非常有意思,讀《三字經》你會發現,在學字的時候,就在同時在學做人的道理,也就是有道德的內涵在裡面,叫做“文以載道”;而西方的數學、物理、化學、音樂、美術、體育,包括語文雖然花哨,都只是技巧,而沒有道德內涵,它傳播的只是知識,而中國傳統教育教的是文化。文化是有道德內涵的,而知識是沒有道德內涵的。所以我一直把以前的讀書人叫做文人,而把現在的讀書人叫做知識分子。今天你上了大學、讀了研究生、博士、博士後,甚至是當了專家、教授,也不表示道德高尚,還是會犯法,在網上有一句“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說法,就是形像說明,何止晚上是禽獸,其實,有的白天都在做禽獸,它無時無刻不在做禽獸。因為它沒有道德,沒有道德的約束,做人是要有道德標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