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與文化(二)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

中文中有一個詞叫“東西”,記得小時候喜歡問為什麼?就問大人,什麼是東西?大人說把事物叫東西,我又問:為什麼把事物叫東西呢?為什麼不叫南北。不叫東南、西北呢?大人說就是這麼叫的,過去就是這麼傳下來的。大人的說法沒有解釋我的疑問。但這件事一直縈繞在我心裡很多年,直到後來看了《轉法輪》才解開了我的這個心結。

因為這個世界有兩大體系,一個是東方體系、一個是西方體系, 人們一般講文化都講到東、西方文化。所以中國人用東西來概括這個世界。且東、西方這兩大體系還延伸到更遙遠的宇宙體系,還不只是在人能知道的世間有這麼兩大體系,可想這是古人的智慧,可古人是怎麼知道這個呢?這就講到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或者說“修煉文化”。

講到“神傳文化”,有的人可能會覺得是帶有歷史上某種文化色彩,人們接受了這種文化,其實還不只是這樣,就如同“東西”這個詞一樣,中華文化中的內涵,是在經歷漫長的歲月,走到今天,沉澱下來的。人們發現很在理,而且其中的哲理,或者是講的事情在今天人類的探索中發現竟然是有很深的內涵,那麼深奧。

不只是“東西”這個詞,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經常掛在嘴邊的詞彙是跟修煉有關、跟神佛有關,跟這個宇宙有關的。例如在上面有一段話講“大人的說法沒有解釋我的疑問”中,有“說法”一詞。中文把“說”和“法”合在一起用。“說”就說了,為什麼還加上一個“法”呢,看了《解體黨文化》才明白,是為了強調,因為佛家講法,是講了一個理,告訴了人宇宙、生命的奧秘。人們認為佛家講的這個法很對,很在理,在說話中為了強調說的這個事,就在“說”的後面加上一個“法”字,成了“說法”。後來人把它引申來用,不僅有“說法”,還有“辦法”、“想法”“做法”和“方法”,裡面的“法”字,是起到了一個強調的作用。人們發現,道家講的修煉之理也很對,也就出現了與“道”有關的詞,如把“理”說成“道理”。把人的品行說成“道德”,因為“德”的來源與人的品行有關。把路說成“道路”,因為道家修煉也是一條返本歸真的路。

當然,上面提到“方法”這個詞中的“方”也很有意思。讓人聯想,與方有關的詞還有,地方,方誌,方言,方物,方圓,方隅,方輿,方式,方向,甚至開藥都叫“藥方”。成語有:教導有方。貽笑大方。變幻無方。儀態萬方。為什麼這麼強調“方”呢。直到有一天看了《神韻》演出,一下明白,今天地上的人是來自茫茫宇宙中不同方位的天體,“方”在這裡表現的是不同的範圍、場,組成的詞語還特彆強調“獨特”、“特有”。所以過去有一個詞“物以類聚,人以方分”。近代,有的人說這個“方”是筆誤,錯的,應該是“群”字,即“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其實,在這裡“群”和“方”是一個意思。不同方位的生命是一群群來的。

還有,我們說這兩個東西很相像,往往會用一個詞“仿佛”【也有寫作“彷彿”,在這“彿”、“佛”兩個字相同,“彿”是後造的字。】為什麼是“仿佛”呢?這和傳說有關,中國有女媧造人,很多民族都有類似的傳說,神佛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人是佛的形像,所以,用“仿佛”來比喻很像。

這類詞語還有很多,細心去找會發現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