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讖語成真時,你該怎麼辦

史馬遷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載了這麼一件事:秦始皇統一中國後,讓人去尋找長生不老之藥,卻找回一句讖語:“亡秦者,胡也。”秦始皇認為是咒語,與自己希望天下長治久安的本意不符,寢食難安,認定亡秦之“胡”乃“北方胡人”,於是他用30萬大軍北伐匈奴,並下令修築萬里長城,以絕後患。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亡秦之“胡”卻在秦王朝內部。秦始皇的兒子胡亥(秦二世)當政時,荒淫無道,使秦朝敗亡。

1907年(清末)修建“寧省鐵路”時,發生了一件奇事,工人們在南京城北的金川門外挖溝渠至7尺深時,發現了一塊長約6尺,寬4尺的石碑。人們把上面的淤泥剝掉、洗淨,發現那石碑是上下對合的兩塊石頭,把兩塊石頭分開後,圍觀的眾人驚訝地看到,內側石面上刻有隸書:“此路變成鐵,大清江山滅”。

當時的兩江總督端方,命人把石碑抬到南京的兩江總督府,秘而不宣。據說這塊石碑後來被秘密砸碎,丟進了金川河。石碑被毀了,但天意不可逆轉。果真,1909年該鐵路建成通車後沒多久,辛亥革命於1911年爆發,大清王朝退出了歷史舞台,應了這句讖語。

今天重新審視這段歷史,許多人會認為古人傻,看到讖語,為什麼要做那麼多無用功呢?又是北伐匈奴,又修萬里長城,勞民傷財;與其砸碎石碑,何不公告天下,讓天下百姓來監督官員的德行,每個人都牢記教訓,修德於天下,做官的當好自己的父母官,把百姓的疾苦放在第一位;經商的都把心擺正,公平交易,各行各業都重視自己的德行,你看讖語還能成真嗎? 但是事實恰恰相反,逆天意而行,導致讖語成真,百姓遭殃。

歷史就是一面鏡子,映照著今天的現實與人心。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一塊巨石,石上天然生長六個橫排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字突出於石面,如浮雕;字體勻稱方整,繁簡交錯,每字約一尺見方。

藏字石出現後,貴州省先後派出兩批地質專家對石頭進行考察,最後證明:石頭為天然形成,沒有人為痕跡。2003年8月中旬,貴州省地質專家撰寫了詳細的考察報告,認定“藏字石”是在約五百年前,河谷左岸陡崖上的一塊巨石墜地後裂為兩半,“中國共產黨亡”就在那時清晰地顯現在右邊巨石的內側斷裂面上。

今天這塊石頭還在,無法無天的共產黨也不敢毀掉這塊石頭,赫然印在這個風景區的門票上。按照歷史上的說法,這是不是一句讖語?應該怎麼辦?中共亡,是因為中共作惡多端,通過謊言與暴力導致八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

自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的無理智迫害,加速了中共的滅亡。這時候,天意示警,中共應該吸取歷史上的教訓,停止迫害民眾,停止迫害法輪功,贏取民心,這才是順應天意民心之舉。但是中共置若罔聞,一方面封鎖消息,在報刊雜誌上用各種謊言掩蓋、歪曲事實,一方面還在加緊迫害法輪功,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精神病院等不斷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傷、殘的消息。2006年以後的海外新聞證實,2000年到2006年,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最為嚴重的時期。中共用更為嚴酷迫害對抗天意,對抗真、善、忍。

按照歷史的發展,“天要滅中共”這句民間的說法成真的時候,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該怎麼辦?不就成了殉葬品了嗎?也許有的人這一生很善良,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就是因為在無知中加入了少先隊、共青團,或者成為黨員,卻在淘汰中共的過程中送了命。這不是很冤枉嗎?

上天有好善之德,也給了人一線生機。2004年11月,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適時推出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給中共蓋棺定論,以無可辯駁的事實,揭露了它“暴力起家、欺騙成性”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撕下了中共的偽裝,把中共的真實面目赤裸裸的暴露於公眾面前。同時法輪功學員在講述法輪功是什麼的同時,也告訴了人如何“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的辦法,不花一分錢就能得救,公開的在大紀元的退黨網站上發個聲明就行,不想用原名的,化名就管用,因為神看人心。

得救的方式簡單有效,就看人信與不信。如果走過這段歷史,那些不相信真相,沒有得救的眾生,在未來的人看來,是不是也會認為這人傻,在天意明示下,放著那麼好的得救機會不要,卻盲目的抓住要死的中共靠迫害法輪功來求名、求財、求官,求百年之後帶不走的身外之物,這不是在加速死亡嗎?

對照歷史與現實,我們應該做個聰明人,做個不立於危牆之下的君子,順應天象的變化,選擇真相,勇敢三退,同時廣傳真相救人,行大善,積大德,做一個極有福德的聰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