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的秘密——解讀《失落之書》(4)

附文:我們如何選擇未來(更新稿)

(一)令人擔憂的巨大危機

宗教信仰被迫害的問題,已由來已久。人類歷史上許多正教在他們傳世時,都遭受過迫害。如:釋迦牟尼的弟子在印度遭到迫害;耶穌傳道,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基督徒在古羅馬遭到的迫害,是宗教迫害中一個典型的例子。統治者把基督徒和乾草綁在一起點燃,或把他們扔進角鬥場餵獅子,而當時的許多民眾卻以此為樂。

羅馬人對基督徒的迫害終遭致天譴,引發四次大瘟疫的爆發,約一半羅馬人死於瘟疫(累加超過一億人喪生),強大的羅馬帝國也因此崩潰瓦解。

歷史驚人地相似。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迫害面積更大,涉及的人群更多,迫害者使用的手段也更加殘酷和狡猾。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通過現代傳媒散播到世界各地,僅中國一地就有十幾億人受謊言毒害,在全世界範圍受謊言蒙蔽的人就更多。

迫害發生一個月後,8月18日,太陽系內,由太陽、月亮和行星在運行中組成了一個巨大的“行星十字架”。站在占星學角度上,“十字架”的含義就是“死亡”,由行星組成的巨大“十字架”所代表的含義就是“巨大的死亡”。

現代科學家在對流感病毒研究的過程中,已經發現了問題,他們發現這種流感病毒變異的可怕,他們甚至不敢面對自己研究的結果。

2009年5月18日,第62屆世界衛生大會在日內瓦召開,就如何防範大流感的蔓延進行討論。一部分世衛官員表示擔心:“全球正處於流感風暴來臨前的寧靜狀態,很可能一次波及數千萬人生命的大流感就在眼前。……目前還不知道這個寧靜期會維持多久。但科學家表示,人們有一切理由擔心,這個病毒會與其它病毒互動,從而演變出更新的病毒。”人類隨時會爆發一場危及億萬人生命安全的大瘟疫。

今天的人們絲毫也沒有意識到,一種巨大危機的存在。而這種危機的產生,卻與瑪爾斯禍亂人間有直接的關係。

(二)瑪爾斯惡魔

瑪爾斯,即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他在德國上大學時,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魔鬼教,成為魔鬼教的一員。“撒旦”一詞,對中國人可能陌生,“撒旦”就是魔鬼或惡魔,是指對人類有害的生靈。

撒旦教會是以一個倒五角星為標誌。今天的中國人怎麼也想不到,中共為什麼會如此崇拜五角星,將其奉若神明。那並非是民族主義或愛國主義的象徵,因為在《共產黨宣言》中就稱:“要取消民族,不提倡愛國主義”。撒旦崇拜五角星,撒旦把五角星作為標誌。(圖:撒旦教會)

  

馬克思並非是無神論者,撒旦教會相信神的存在,只是他們仇視神,想超過神,要爬到神的上面(至少要平起平坐)。所以馬克思的許多詩歌作品都是反對神、崇拜撒旦的。詩歌作為一種特殊的文藝形式,最容易表達作者內心世界的真實。馬克思在其作品裡,如《人之傲》、《絕望者的魔咒》和劇本《Oulanem》等,都充分表達了對人類毀滅的渴望,如“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等,甚至在其劇本《Oulanem》中也坦承:“我們只是為了毀滅而曇花一現,除此之外,絕無其它目標。”馬克思承認自己與撒旦簽下契約,並被授了印記。

馬克思一生寫了一百多卷文字,可是只有十三捲髮表。絕大多數都收藏在莫斯科的馬克思研究所里,一直不能公諸於世。我們所能知道的只是一少部分而已,就這一少部分,就足以令中國人瞠目結舌。

曾經一度是馬克思最親密的朋友,和馬克思共同創建“第一國際”的俄國無政府主義者巴古寧(Bakunin)對他評價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

恩格斯在遇見馬克思後,寫下了對馬克思的感想:“誰在追求野蠻的目標?一個來自 Trier(馬克思的出生地)的黑暗之人,一個顯著的怪物。他不行,亦不走;他用腳後跟,伴著肆虐的狂怒跳起,似乎想抓住廣闊的天幕,再把它扔到地上。他在空中長伸雙臂,握緊邪惡的拳頭;他的狂怒從不平息,就像有一萬個魔鬼通過他的毛髮占有了他。”

在馬克思死後不久,他的前女傭海倫(Helen Demuth)描述道:“他(馬克思)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裡,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

馬克思死後葬在英國倫敦的高門墓地(Highgate Cemetery),他的葬禮只有六人參加。高門墓地是倫敦地區的撒旦崇拜中心,許多崇拜魔鬼的黑色儀式在這個墓地舉行。

(三)共產黨的起源

由於信息閉鎖及語言等方面的原因,絕大多數中國人都認為馬克思是共產主義的創始人。其實馬克思並非共產主義的首創者,共產黨的真正起源,來源於歐洲一個秘密組織——光照幫。

1776年5月1日,位於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成立了一個秘密的政治顛覆性組織:光照幫(或譯光明會,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創立者德國人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1748-1830),是個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

他的建幫綱領可歸納為:

廢除私有財產及繼承權(即“共產”);
廢除家庭婚姻與倫理道德(即“共妻”);
廢除所有宗教信仰,用一個“新宗教”代替;
廢除國家,用國際主義替代愛國主義;
建立一個由光照幫控制的、獨裁的、沒有人權和道德的世界性政府(同時建立一套特務系統)。

為什麼說光照幫是邪惡的?因為它一上來就反對人類的傳統道德,破壞家庭婚姻與倫理,並宣稱要與所有傳統正教為敵。從其建立那天起,就註定了是一個壞亂人世間的魔教。

成立於1884年的費邊社(Fabian Society)是光照幫的一個分支組織,曾經資助過列寧,並稱列寧為“最偉大的費邊”。其會標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這隻披著羊皮的狼很形像地反映出光照幫創立的現代共產主義(共產黨)的欺詐特點。光照幫表面上樹立一個慈善性組織的形像,聲稱目的是為了使人類成為“一個幸福繁榮的大家庭”(“羊皮”),於是吸引了許多知識分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使他們誤認為是個類似基督教的慈善性質的組織。

為了掩護和發展,光照幫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共濟會最初是一些石工匠創立的一個秘密社團,他們奉行“兄弟友愛、同舟共濟”,故稱共濟會。所以,光照幫是一個寄生在神秘共濟會組織里的秘密組織。在法國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法國有282個共濟會會所,其中266個被光照幫控制;德國共濟會則被光照幫徹底顛覆,而後又發展滲透到許多國家。
光照幫會員分為嚴格的等級,大致可分為三大類:初級,中級,神秘(高級)。每一類下面又分若干等級。光照幫對世界的影響和滲透相當廣泛,且極為隱蔽。像十八世紀的法國大革命,十九和二十世紀的馬克思和烏托邦社會主義運動、巴黎公社、列寧的布爾甚維克、費邊社會主義(Fabian Socialism)等顛覆性和革命性運動都是光照幫在幕後策劃。

《共產黨宣言》並非馬克思的原創,而是在共產主義者同盟已有的文件基礎上整理出來的,其主要思想和觀點都已經有了,都是光照幫的。從“大東方共濟會”、 “雅各賓俱樂部”、 巴貝夫的“平等會”,到“流亡者同盟”、“正義者同盟”、“共產主義者同盟”,都有一根主線在牽拽著。而這條線恰恰證明了:光照幫創建了現代共產主義(共產黨)。

法國大革命時期,米拉波(1754-1792)是當時在法國的光照幫會員,被魏薩普委以重任把光照幫帶入法國,在法國發展。之後,光照幫通過被其控制的法國“大東方共濟會”創立了“雅各賓俱樂部”。 而羅伯斯比爾(1758-1794)也是光照幫會員,被魏薩普任命為雅各賓領袖,在法國建立了短命的雅各賓恐怖統治。

人們只知道巴貝夫組織了一個秘密組織“平等會”,搞了個“空想共產主義”。而真實情況是:巴貝夫是由米拉波發展加入光照幫的,並受光照幫之命組織了“平等會”。巴貝夫在上斷頭台之前的審判中,公開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幕後組織(光照幫)的代理人而已。巴貝夫宣傳的共產主義思想,都來源於光照幫,為後來的《共產黨宣言》奠定理論基礎。
“雅各賓俱樂部”、 巴貝夫的“平等會”、“流亡者同盟”、“正義者同盟”、“共產主義者同盟”,其實都是光照幫的分支組織。“流亡者同盟”是由雅各賓演化而來,他們中的激進分子組建了“正義者同盟”,而“正義者同盟”後來又更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

米拉波、羅伯斯比爾、巴貝夫、邦納羅蒂,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馬克思稱米拉波為“革命的雄獅”, 稱巴貝夫為第一個“真正能動的共產主義政黨”的奠基人。而列寧則將雅各賓領袖羅伯斯比爾的石像供奉在克里姆林宮裡。光照幫為什麼要選擇馬克思充當寫手?也許是看中了馬克思的撒旦教思想:對神與人類的仇恨。這正是光照幫需要的。因為他們的出現——就是為了破壞人類而來的。

(四)共產黨標誌的由來

中共政權在建立的過程中,具備著一些比較典型的特徵:紅色蘇維埃、紅軍、紅旗、紅五角星、鐮刀、錘子。這些標誌在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里,幾乎找不到任何出處和源頭。從它建立那天起,就是一個外來宗教,照搬了蘇共的所有理論、實踐,靠蘇共一手扶植起來的,所以這些標誌也都來自於蘇共。

前蘇共的黨徽是由一個倒五角星和鐮刀、錘子組成(見下面比較圖)。在前文敘說了,共產黨來源於光照幫,馬克思充當寫手,在光照幫已有的文件基礎上起草了《共產黨宣言》,蘇共就是靠這個理論建立起來的。而“紅五角星”與“鐮刀、錘子”,卻有其真正的發源地。

共產黨宣傳:黨徽中的錘子代表工人,鐮刀代表農民。但它們的真實含義是這樣嗎?如前所述,光照幫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用共濟會做掩護。因為共濟會最初是由一些石工匠創建的,所以在共濟會儀式上,“石匠大師”手裡拿個錘子。其實,共產黨之間相互稱“同志”,這個“同志”稱呼也來自共濟會,共濟會第二級別的會員之間稱“同志”。

馬克思鼓動工人暴動奪權,列寧講成立“工人階級”政黨,都是靠工人起作用,根本沒涉及到農民。農民是毛澤東搞“農村包圍城市”時才提到的,而黨徽早從蘇共就有了,所以鐮刀的本意根本不是代表農民。那麼鐮刀代表什麼呢?在西方民俗文化中,魔鬼拿個鐮刀。這個鐮刀代表毀滅、死亡。

  

蘇共是光照幫扶持建立的一個分支組織,中共則是這個分支的延續(本來就是蘇共建立的一個支部)。中共的黨旗、黨徽、國旗、國徽,以及各類徽章,都由蘇共徽章演化而來。只是五角星、鐮刀和錘子被分開使用而已。“倒五角星”出現在中共團旗上;“鐮刀和錘子”出現在中共黨旗上,成為黨的標誌。

1889年,第二共產國際為了慶祝“光照幫”的誕生,將每年的5月1日定為國際勞動節, 但只能在共產黨國家裡實行,並且不敢說出“實情”。

共產黨入黨儀式與組織原則,也都來源於光照幫。從入幫開始,就發毒誓:把生死交給組織,無條件服從上級,忠於組織……嚴守保密,如果泄密將會受到嚴厲懲罰;定期向上司匯報思想等等。

這種發毒誓加入組織的方式,被共產党進一步放大,就連孩子入團入隊,都要發毒誓。讓孩子們“隨時準備”為共產魔教獻身。

中共的隊旗是由一個五角星和一隻火炬組成,五角星代表撒旦教;火炬象徵火種,即“下一代”。

  

人們對著團旗發誓的時候,就是發誓加入了撒旦教組織(圖:中共團旗上的撒旦標徽);人們對著黨旗發誓的時候,就是發誓把生命獻給魔鬼。

只有認清共產魔教的真實面目,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才能廢除曾經發過的毒誓和賣身契約,擺脫共產幽靈的控制,還自己一個自由之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