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李世民是以至誠之德成就大業的典範

有高尚品德的人,才會幹出偉大的事業,而最樸素的真情,最能讓人感動和相信。唐太宗李世民,堪稱以至誠之德,成就大業的典範。李世民和尉遲恭的生死情誼,在歷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話。

尉遲恭,字敬德,是隋唐時期最有名的戰將之一,他原是宋金剛的部下。紀元620年4月,宋金剛兵敗逃命,尉遲恭等人,投靠了李世民。一同來投靠的尋相將軍,及宋金剛的部下士卒,卻在夜間,偷偷地逃走了。

這樣一來,唐軍營里的人,都指著尉遲恭竊竊私語。屈突通、殷開山等人,害怕尉遲恭逃跑,為唐軍留下後患,就把尉遲恭捆了起來,然後跑去對李世民說:“尉遲恭驍勇絕倫,萬人無敵,日後必為唐之大患,必須及早除之。現我等已乘其不備,把他捆起來了,聽候您的發落。”

李世民聞言大驚,說:“你們可知道,尉遲恭如果要叛變,他怎麼可能落後於尋相將軍?現在尋相叛、而敬德留,足見尉遲敬德毫無叛志呀!”李世民說完,趕忙走到尉遲恭面前,親手為其解開繩索,並把他引到自己的臥室,拿出一箱金子相賜,說:“大丈夫只以意氣相待,請不要為小事介懷。如果將軍不願意留在這裡,這箱金子可供作為路費,略表我的心意。當然,我是怎麼也不會因讒害正,更不會強留不願與我交朋友的人。”

尉遲恭聽李世民如此一說,聲淚俱下,立刻下拜道:“大王如此相待,恭非木石,豈不知感,誓為大王效死,厚贈實不敢受。”李世民忙扶起他說:“將軍果肯屈留,金不妨受。”尉遲恭繼續推辭,李世民便說:“先收下,作為以後有功時的賞賜吧。”尉遲恭仍然沒有接受。

第二天,李世民帶了500名騎兵巡視戰場,突然遭到王世充騎兵的包圍,追殺。王世充的士兵超過萬人,帶隊的又是大將單雄信,單雄信是隋唐時名將,慣用長槊,緊緊地纏住李世民不放,李世民眼看就要被生擒,正在這性命垂危的緊急關頭,突然一員猛將,飛馳而至,沖開層層包圍,把李世民從刀槍叢林中,救了出來。

此人正是眾人皆疑、獨李世民信任的尉遲敬德。李世民回營後,對敬德說:“眾將疑公必叛,我謂公無他意,相報竟這般快速麼?”再把昨夜那箱金子相賜,尉遲恭這才收下。

經此事以後,尉遲恭幾乎成了李世民的貼身侍衛,每次征戰,都寸步不離。李世民把最勇猛的將領,組成一支突擊隊,在敵軍陣中左衝右突,以挫敵銳氣,或打亂敵人陣腳,其中每次尉遲敬德都參加了突擊隊的活動。尉遲敬德也為能加入這支冒險隊伍為榮,感激李世民的信任,對李世民更加忠誠,決心以死來報答李世民的知遇之恩。

唐朝統一中國之後,皇宮內部,爭奪皇位的鬥爭越來越激烈。李世民的哥哥李建成被立為太子,但他怕功勞蓋世、戰將如雲的李世民與他爭奪太子之位,便聯合三弟李元吉,企圖刺殺李世民。

可是,李建成又十分害怕李世民的大批戰將和護衛,尤其是形影不離而武功絕世的尉遲敬德。李建成深知尉遲恭是除掉李世民的最大障礙。於是他就採取了分化瓦解政策。

有一天,李建成派人送給尉遲恭一車金銀珠寶,尉遲恭堅決辭退,說:“敬德出身微賤,久陷逆地,幸虧秦王提拔,得有今日,現欲酬報秦王相遇,尚未有好機會,若取太子禮,我報恩更報不過來了!”李建成等,見金銀珠寶並不能收買尉遲敬德,便又施一計,準備以北討突厥為名,要調尉遲敬德做先鋒,由李元吉帶領離開長安,並決定在大軍出發前,趁尉遲恭不在李世民身邊時,突然行刺,除掉李世民。

尉遲敬德在探知這一情況後,便與其他謀臣一起,勸說李世民先下手為強,李世民率先發動“玄武門事變”,尉遲敬德協助李世民,捕殺了李建成和李元吉。

真誠是人格魅力的基礎,沒有真誠,就不會有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真誠的價值在於可以置換。秦王李世民用真誠去對待降將尉遲恭,尉遲恭終生都真誠地輔佐李世民,毫無二心。

李世民是以至誠之德,成就大業的典範!

(當然,也不能沒有原則地對任何一個人,都奉獻真誠。面對狡詐虛偽之徒,你還真的要留防人之心,否則,對方會利用你的真誠,去實現他個人的卑劣目地)

(事據《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