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獲得真自由

西方人常說:“不自由,毋寧死。”出自美國獨立時巴特立克的演講詞,意為自由比生存更為重要。那麼何為自由呢?“自由”一詞由“自”與“由”兩個字構成,從字義上理解,由自己做主的便是自由,不由自己做主的便是不自由。

為了獲得自由,人們往往多在“由”字上,即如何做主上下功夫,爭取自由的外在環境;而對於頭腦中的想法、觀念卻鮮少自反,更不去分辨是不是自己,從而造成社會亂象。所以西方人又說:“自由自由,許多罪惡,將假汝之名以行。”

修煉法輪大法後,師尊啟迪我從新找回先天真正的自己。先天的自己,即人的主元神,來源於天國,受造之初是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人性本善,有道德感,就是因為元神的存在。後天的自己,即人在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私慾、業力。人本應由主元神主宰,主元神麻痹不清醒,被後天觀念帶動、支配時,便被後天的自己代替了。

師尊在經文《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中講:“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人一向認為這種使自己不加思考,卻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動搖的念頭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如果這後天觀念變的很強,那麼它就會反過來支配人真正的思想與行為,這時人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呢,現代人幾乎人人是這樣。”

法輪大法修煉就是要返本歸真,去除後天的自己,返回先天的自己,返回主元神來源的天國。“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轉法輪》)

在西方長篇史詩《神曲》中,但丁的靈魂在維吉爾和貝雅特莉琪的引導下,遊歷地獄、煉獄與天國,不斷清除罪孽,昇華層次。當到達地上樂園時,他已步入道德自由的境界。在此境界中,“自由”意謂擺脫了罪孽的束縛。靈魂純潔,意志不偏離真理之路,不為任何邪惡慾望所壓抑,能“從心所欲不逾矩”;美德是自己先天本然的“自然”狀態,不再是不斷努力的結果。而那些仍受罪孽束縛的靈魂,在慾望對抗本性的思想衝突中,自由十分暗淡,慾望變成暴君。所以在《煉獄篇》第二十七章,維吉爾對但丁說:“你的意志已經自由、正直、健全,不照其而行就是錯誤;因此我給你加王冠和法冠,宣告你為你自己的主宰。”

在東方,中國的神傳文化雖然沒有直接使用“自由”這一名詞,但其種種心性論、道德論與自由殊途同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大學所講的道理,在於去除後天的人慾,使自己與生俱有的光明德性明亮起來。“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論語•憲問》)古時的學者,一心向學,乃能明其明德,並推己及人;現在的學者,捨本逐末,欲能見知於人,不向內求索,而致力於博聞強記,想以華章麗辭來向他人炫耀。“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中庸》)君子不論在任何環境,都不為外物所動,都能悠遊自在。道家老子的“自然”,莊子的“自適”,更是高於儒家層次的道。而李洪志師尊在《轉法輪》中向弟子開示:德是一種白色物質,不僅僅是人精神中的東西,修德、修心性是提高層次的關鍵。

當今中國大陸民眾,經常被中共邪黨祭起的“道德”大旗所迷惑。中共邪黨的“道德”,以無神論、唯物論及“辯證法”式的狡辯之詞為基礎,以中國傳統文化為天敵而批判儒家、釋家和道家,以動物為人的同類而崇尚鬥爭思想、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之叢林法則,以戰天鬥地為榮耀而破壞自然,完全是以“假、惡、鬥”為特性的黑色敗物。中共邪黨宣傳灌輸的各類道德口號,其實質完全是以服務中共為終極目標,以“馬恩列斯毛鄧”為“德”的最高境界。中共邪黨苦心營造的各種偽自由,以“修復門面,毀去內涵”為欺騙策略,隱晦陰險,權變詭詐。而大紀元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正如照妖鏡一般,照出了撒旦原形。

“不自由,毋寧死。”當人的真本性不能發揮作用的時候,軀殼也真的如同行屍走獸一般。然而,人的本性與良知又像翠竹,是有韌性的;即使表面思想扭曲變形,只要稍一鬆綁,就會彈回原位;正視自己曾經誤入的歧途,從新做自己心靈與思想的真正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