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文化下中國人的底氣哪裡去了?

有一句成語叫理直氣壯,明白真理,通曉天理,或者不輸理時,做人就有底氣,言談舉止表現出來,人會認為這個人有正義感,有責任意識,用今天流行語叫充滿了正能量。

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時,告訴人中共的邪惡,天要滅中共,很多人認同,認為中共很壞,很邪惡,比國民黨最後時期還腐敗,但是會有疑問:“中共會亡,三、兩年亡不了吧,十年、二十年也難。”勸他三退時,他會猶豫,怕受到中共的迫害。他沒有一個很強的善惡是非觀,做人的底氣不足。

明慧網每天都有揭露迫害的文章,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根本不違法,一些正義律師已經運用中共的法律在法庭上作了明確的辯護,但是中共的檢察官、法官卻聽命於610的指令,以違法起訴,按610內定的刑期枉判;有的法警毆打正義律師與旁聽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起訴檢察官用上了法輪功學員“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字眼,有的法官狂妄的叫喊:“對法輪功不講法律,講政治。”有的參與綁架的警察面對法輪功真相,叫囂:“我不怕報應。”舉起來例子太多了。這樣的中國人做人有底氣?明知法輪功學員無罪,卻還要昧著良心綁架、起訴、枉判法輪功學員,這不是成了中共作惡的工具嗎?

黨文化下的中國人能做到理直氣壯嗎?做不到。狂妄叫囂要跟著共產黨走的人,能做到理直氣壯嗎?表面上是,實際上是邪膽撐著裝門面,因為面對正義,面對真相,他馬上會說:“是共產黨叫我這樣做的。”他會推卸責任,不敢承認是真正自己所為。那麼傳統文化下的中國人,做人有底氣嗎?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經侯(人名)到魏國拜訪魏太子,特意打扮得一身光鮮,左邊是鑲著寶玉的寶劍,右邊是名貴的玉佩,兩相映照,閃閃發光。但是魏太子卻不以為然,不看也不問。 經侯實在是忍不住了,試著引導話題道:“魏國也有寶物嗎?”魏太子說:“有啊!”經侯又問:“都是些什麼樣的寶物?”魏太子說:“國君誠信,臣子盡忠,百姓愛戴,這就是魏國的寶物。”經侯又問:“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真正的寶物。”魏太子說:“真正的寶物?有啊!魏國有賢人徒師沼(人名)治理國政,市場上便沒有囤積居奇、獲取暴利的商人;有賢人郄辛治理陽城,連道路上的失物,都沒人會撿拾占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為官,鄰國有才德的君子,紛紛前來求見。這三個賢人,就是魏國真正的寶物。”

經侯這一次聽懂了,非常慚愧,於是解下寶劍和玉佩,放在座位上,悵然若失地站起身來,沒向魏太子告辭,就快步出門,登上馬車走了。魏太子趕緊派人騎馬追去,將寶劍和玉珮,交還給經侯說:“我沒能力替您看守這些寶物,而且這些東西,冷了不能當衣服取暖,餓了不能當飯吃,只會為我召來盜賊。還是還給您吧!”

魏太子如果生活在今天,他用“國君誠信,臣子盡忠,百姓愛戴”這三條來評判中共與大陸當下的現狀,他一定會得出中共是邪教、中共必亡的結論,他會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經侯也能聽得進去勸解,知道自己把身外之物當作寶石是錯誤的,對魏太子會更尊敬。這就是傳統文化下的中國人,他們有很強烈的判斷是非標準,不會被某人或某組織的權勢所迷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心裡有明鏡,知道順應天理做有福報,逆天而行遭惡報。

金代的盧克忠,因討伐北宋有功,歷任刺史、節度使。

綏德州的幾個士兵路過鄜城,請求在百姓家借宿。當夜有賊偷了主人的財物而去。地方官抓了借宿的士兵,關入牢獄,拷打、誣陷、結案。盧克忠察覺他們的冤情,獨不肯在判決書上簽署名字。沒過多久,真正的盜賊果然被抓住了。借宿的士兵被無罪釋放了。

大定二年,盧克忠擔任北京副留守。正逢百姓吃飯艱難。盧克忠下令:凡是百姓有積蓄的,留下一年的糧食,其餘的都按照平價買入官府的糧倉、來給饑民窮人吃,從此沒有貧瘠、餓死的隱患了。

南宋淳熙初年,司農少卿(官職名)王曉,在一天上午,去看望給事中(官職名)林機。當時林機已到官署,他的妻子是王曉的侄女。侄女流著淚,對王曉說:“林氏將要絕後了!”

王曉驚問何故?侄女對他說:“天將亮時,我夢見紅衣神差,拿著天符下來,說:上帝有詔:‘林機逆旨害民,特令滅門!我心中恐慌,就驚醒了。情景仿佛還在眼前。”

王曉說:“做夢罷了,何必當真、憂慮呢?”就留下來吃飯,等到林機回來後,王曉便從容的問他:“近來,你可曾做了些什麼不妥當的事?”

林機回答說:“蜀郡大旱,有關官員,上奏請求朝廷發放十萬石米賑濟。皇上下旨,按數批准。我以為米數太多,蜀道難走,應當調查情況後,再給予。所以就封還敕書,然後,我對宰相說:‘西川往返萬裡,再等查實報告,恐怕事情已經來不及了,就發放給蜀郡一半,算了。我就只做了這一件事,覺得有些不妥罷了。”

妻子聽後,哭著告訴他夢境所見之事,林機的心中,頓時增加了不安的成份,不久,林機便因病歸鄉,回到福州老家後,就死了。他的兩個兒子,也相繼夭折,門戶果真絕後!

不在判決上簽字的盧克忠與瀆職害民導致害己害子孫的林機就是明顯的對比,堅持正義,不冤枉他人得福報,逆旨害民,最終害己害人,一福報,一惡報,教訓可謂深矣!

傳統文化下的中國人,相信神佛,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言談舉止有心法的約束,有正確的判斷事物的標準,所以古代才有大量的官員文死諫,武死戰,英明的皇帝能善於納諫,敢於正視自己的錯誤,向普天下民眾下罪己詔,檢討自己的過失與錯誤,所以中國古代的歷史上出現了許多次像“貞觀之治”這樣的開明盛世,國泰民安,四方來朝,中華文明成了四方羨慕稱頌和學習的文明。

中共摧毀了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後,立起了一個反天地、反神佛、反人性的黨文化,否定善惡必報的天理,鼓吹人間的事都是偶然的,把人當作動物,用叢林法則來蠱惑人心,鬥爭觀來誤導民眾,把中國人已經帶入了歧途,這樣的中國人已經沒有了正統的價值觀、宇宙觀,做什麼都以中共的謊言當標準,來回搖擺,中共說法輪功不好,可能你法輪功就是不好,有江澤民的密令撐腰,給你錢與權的誘惑, 什麼壞事都敢做了,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這樣明目張胆殺人的罪惡也幹得出來,這樣的中國人何談底氣!?中國人曾經讓人嘆為觀止的底氣就這樣沒有了,剩下了奴氣、匪氣與不爭氣。

中共為什麼要摧毀傳統文化,摧毀人的道德價值觀,摧毀做人的底氣?哪個朝代還怕好人多啊?!但是中共就怕好人多,它篡政後搞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是在打擊善良,摧毀人的良知,縱容人性中惡的一面,特別在迫害法輪功中,對真、善、忍的迫害,直接要摧毀人最根本的道德價值觀。真、善、忍在人間真的不存在了,人在新宇宙中就真的沒有了,無以立足,這不是危言聳聽。中共在對抗真、善、忍時,同時放縱人性中最邪惡的一面,如假、惡、暴力、色情等,導致人類的道德標準已經到了地獄以下,這樣情況下的人還是人嗎?中共是魔鬼,紅色邪靈,人已經被中共變成了魔鬼一樣的人了,這就是中共來在世上的目的,通過摧毀人類道德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人沒有了做人的底氣,沒有了傳統文化做支撐,壞事做絕,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被神佛銷毀,這不可怕嗎?

所以法輪功學員放下生死走出來講真相,目的就是要喚回人的正念與良知,喚醒做人的底氣。法輪功學員秉承著真、善、忍的理念,和平理性的講述法輪功真相,中共邪黨的真相,三退保平安的真相,相信正義必將戰勝邪惡,中共一定會退出歷史的舞台,永遠的給人類當作教訓而存在,這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底氣,2億5千多萬人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是明證。

世界需要真、善、忍,人人需要真、善、忍。明白真相,才能知道自己已經被中共禍害到了多麼可怕的地步。只有復興傳統文化,善待法輪功學員,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重拾那久違了的道德感召與力量,才能重拾做人的底氣,才能重塑中華民族五千年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