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列主義是毒藥

一. 馬列主義是徹頭徹尾的“小人主義”

孔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君子看重的是道義,小人看重的是利益。)

馬列主義無論是原著還是其宣傳品,都把“利”看的很重,而且非常露骨。從這一點上看,它是徹頭徹尾的“小人主義”。

共產黨開口閉口惦記的是“產”(財產),什麼“無產”“資產”“共產”,這個“產”就屬於“利”;共產黨劃分階級成分(地主、富農、資本家、貧農等),其依據也是“產”(財產),還是不忘“利”。

馬列的基石“唯物論”所論之“物”、《資本論》所論之“資本”,都屬於“利”的範疇。

二. 共產主義是不可能實現的“人間妄想”

馬列主義以利益作為驅動,勾畫出一個“牆上大餅”——共產主義,引誘信徒去為之賣命。它宣揚的“共產主義”的基本特徵中說:“社會產品極大的豐富……按需分配”——這是說瞎話:(因為人的道德水平與物質財富並沒有必然聯繫,富人裡有好多驕奢淫逸腐化墮落的)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而人的慾望是無窮的。怎麼可能“按需分配”?

三. 馬列主義是反人類的邪說

馬列著作(包括毛思想、鄧理論、江代表)及其宣傳品,出現頻率最高的是如下一些詞:“打倒”、“推翻”、“專政”、“革命”(共產黨以各種名義革了全球近兩億人的命)、“反”(什麼肅反、三反、五反、反右……)、“鬥爭”(什麼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批鬥、鬥地主、毛澤東還提出“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為什麼要爭和鬥?和諧不好嗎?)

相反,馬列著作中幾乎沒有出現如下詞語:“真誠、善良、忍讓、寬容、慈愛”。

可見,馬列主義是反天理、反人類的邪說。

四. 馬列主義是毒藥

事實勝於雄辯。共產黨在人間走過了百年歲月,所到之處都伴隨著暴力和謊言、血腥和災難。

共產黨的始祖“巴黎公社”其實是一夥暴徒(其自稱為“流氓無產者”),把美麗的巴黎城破壞的不像樣子;史達林的“肅反”運動,整死了兩千多萬蘇聯人;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三年時間就殘害了兩百多萬人;朝鮮的金家王朝害死了百萬計的朝鮮人;中共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

這些共產國家的所有媒體,包括學生的課本都充斥著謊言。今天的國人看朝鮮的宣傳畫及其新聞,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與前蘇聯、中國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除了謊言,還是謊言。

中共還在極力鼓吹社會主義好,歐美民主國家壞,繼續愚弄老百姓。但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朝鮮和韓國、東德和西德、美國和蘇聯,誰好誰壞大家心知肚明。現在流行一個詞:“用腳投票”,你看看國人往哪裡移民就知道了。

馬列主義是毒藥,哪個國家喝了哪個國家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