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人生

在西方的哲學史中,會涉及到人的三大終極哲學命題,即:人從哪裡來?人要到哪裡去?人活著是為了什麼?但在中國當前的文化中,卻把這終極哲學命題看作是形而上的笑話,幾乎沒有人去認真的思考它。筆者認為,這種逃避的態度是對自己生命不負責的表現。

那麼,在中國大陸人們不思考這些人生命題,他們都在思考什麼呢?大部分人都是在思考如何奮鬥、如何求取名利、如何享樂……這種人生哲學被人們美其名曰“活在當下”,其實卻是在逃避生命的真實。

追古溯源,中國人也並非都沒思考過這些問題。古人就很在意,並潛心的研究過生命終結後的歸宿。於是,中國古代就出現了煉丹、陰陽、修仙等手法,其實都是力圖想追求生命的無限性。煉丹與修仙自不必說,都是為了長生不老,但是這些方式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而陰陽風水就普遍的多,古人對其十分講究。首先是,自己身前的居所要講究風水,以保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能成為達官顯貴;死後也要講究風水,是希望自己生前的功名利祿在死後能得到一種延續。從史料來看,大家還能了解到古人“陪葬”的風俗,那些陪葬品大部分是一些金銀財寶。尤其是古代的達官貴人,他們的墓地就是一塊藏寶之地。也正因為如此,往往這些墓地都要被考古者或盜墓者挖掘。或許墓地的主人是覺得生命太短暫,想用這種方式將自己生前的名利都帶走,但最終事與願違,不僅什麼都帶不走,還引來後人掘墓,搞得自己死後都不得安寧。

這其實也揭示了一個道理,人們奮鬥一生、爭鬥一世求來的功名利祿,就如浮雲一般根本留不住。人的生命終結時,這些東西都與之毫不相關。因為人就是這樣脆弱的生命,來時赤條條,去時一捧灰。也許當下的人就是想不透這些問題又或是想透也無能為力,所以索性就不想了,每天得過且過。

那是不是一個人就註定對人生的終極命題無解呢?當然不是。如果一個人走入了修煉,他就會得知這三大終極命題的答案。而且更為可貴的是,他可以超越世俗獲得一種物質,那就是功。“這個功為什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 “我們講,德可以直接演化成功。你修的多高,不就是你這個德演化的?它直接可以演化成功。決定人層次高低、功力大小的功,不就是這種物質演化成的嗎?你說它珍貴不珍貴?它可是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轉法輪》)

因此,智慧的人們就不該再痴迷於世俗的名利當中了,因為那些東西即使人為之奮鬥一生,也終究是虛無。這就宛如遊戲中的人物一樣,不管如何的拼搏,積累的財富再多也只能在遊戲中使用,地位再高也只是針對那個遊戲而言。只要遊戲操作者退出遊戲或者關機,便什麼都不存在了。如遊戲人物般的命運,想想不覺得可悲嗎?再為了遊戲般的人生去爭鬥,然後錯過了自己可以跳出遊戲的機緣,這樣真的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