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雷火煉殿」神跡的當今啟示

翻開中國經典古籍和古典文化,道字無處不在,所謂文以載道。道者,路也。天道是上天的路,古代也把進山敬天和進廟觀及去皇帝陵墓的路叫神道,進廟觀就是見神明;人道,是各階層之人為人處世的理法。自古聖賢與修道者,留下的就是人各有志者不同的道路,沒有修道者,哪有人走的路?因此,中國文化特色的文武之道、為政之道、商道、醫道、兵道與劍道等等,各行各業都以道冠名,都是修道的方法與形式,各安其道。

幾千年的中國,崇道禮佛,尊師重道,是純正的信仰和精神層面的修煉文化,修道者、隱士遍布朝野和名山大川,所謂的經典都是佛道及先賢證道留下的見證,所有的古典文學都是文以載道的論道之載體,中國文化精神普世的文以載道。談道,不得不說威震天下的武當山。

武當山的金殿所在的天柱峰,是一隻神龜。武當金頂的建築群,就被神龜背負!這就是神武大帝腳踩的龜蛇之一,這本身就是開天闢地之神跡中的奇蹟。在武當之巔天柱峰頂,巍然屹立著一座銅鑄鎏金宮殿式的建築——金殿。金殿始建於明永樂十四年(1416年),正殿面積為13.7平方米,高為5.54米,重達數百噸,是中國現存最大的銅鑄鎏金大殿。至今剛好六百年歷史。

史料記載,金殿全部構件是在北京鑄成後,由運河經南京溯長江水運至武當山,拼裝榫鉚(sǔn mǎo)而成。

金殿建成伊始,就出現了三大奇觀。其一是“祖師出汗”:每當大雨來臨前,殿內神像上水珠淋漓,如人汗流浹背;其二是“海馬吐霧”:金殿屋脊上立著許多栩栩如生的金獸金禽,其中有一頭海馬,每到夏季,當海馬口中“吐出”串串白霧,並“喂喂”有聲時,隨後必有暴風雨蕩滌金殿;其三是“雷火煉殿”:當大雷雨來臨時,有雷火直接煉殿,雷電直接聯接金殿,火光沖天,金殿四周,便出現一個個盆大的火球在其旁來回滾動,耀眼奪目。金殿上的銹跡和灰塵在雷火煉後,隨著大雨而清洗一空,至今保持著六百年前金殿的金碧輝煌!

無神論的中共奪取政權以後,於1953年有關部門在金頂上安裝了避雷針。這以後,“雷火煉殿”就變成了雷劈金殿,不斷損壞了父母殿,而且連金殿本身的“須彌座”也多次被損壞,金殿後的一棵千年古松也因此而喪生,且“雷火煉殿”的奇觀也完全消失!直到一九九三年左右,中國社科院歷史文化專家王育成在研究明朝武當道教的時候,親眼所見武當金頂的“雷火煉殿”才引起各界的廣泛注意。

中華民國以前,武當山周邊的百姓去武當拜神,是有規矩的。進香者許願以後,每一天要手剝一百粒的精米,積少成多,然後背著米袋去進香,極盡虔誠。手剝精米,包含著修道的秘密,這個秘密也許只有親身體驗者才會體悟到。

稻者,道也。稻子,道子也。剝掉稻殼而見米,意蘊修道者解脫和脫離人的臭皮囊,才能得道。修道如剝稻皮,這裡面的意蘊一脈相承。自古以來的修佛和道法秘密,只有如今李洪志師父講的明白:“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1]

雷火煉殿,使人目睹神跡而自覺,維護著人性良善和天良理性的自覺自律,信善惡有報而求真向善,煉的不是金殿的形式而是實實在在的人心!為什麼持續近六百年,每年都有的武當金殿的雷火煉殿,明朝的歷代皇帝和中華民國政府都視為神跡而順其自然,維護著中國文化敬天愛人之道法實質精神而代代傳承,到中共手裡就成封建迷信?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以保護之名而行破壞之實,非破除不行?其實,恢復雷火煉殿只要廢除殿上多餘的避雷針就行了,如此簡單就是不願意執行,真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