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做官人,為何古今大不同

中國古代的官員被老百姓尊稱為“父母官”,那些口碑好,清正廉潔,深受百姓愛戴的官員都有一個讚譽:愛民如子。古代的官員,從皇帝到基層的七品縣令,能為百姓分憂解愁,為官一任,真的是造福一方。遇到天災人禍,開明的皇帝能聽從大臣的建議,下罪己詔,找自身的罪過與不足之處;深明天理天道的官員更加嚴以律己,不敢有一絲的懈怠,所以有很多次開明盛世的出現,中華文化與文明曾經幾度燦爛,令鄰國、遠方國家等敬仰羨慕,四方朝拜與學習。

自中共篡政伊始,中共的官員自稱為“人民的公僕”,被中共捧為學習榜樣、“人民的好兒子”等的官員,在報紙上的評語中只有“高度的政治覺悟與紀律”等字眼,卻沒有了“愛民如子”的字眼。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一個個的政治運動,帶給老百姓的是謊言、暴力、仇恨、屠殺與掠奪,傳統的價值觀念被生生折斷,五千年的中華半神半人的傳統文化被摧毀,人的基本信仰與尊嚴被邪惡的黨性取代,為官一任,成了禍害一方。當今社會,中共官員貪污腐敗、道德墮落敗壞已經成了官場潛規則,環境惡化,霧霾肆虐,有毒食品充斥整個社會,誠信與文明成了人內心的呼喊與渴望,整個社會已經走到了崩潰的邊緣。同為做官人,古今為何大不同?我們可以從傳統文化與黨文化下官員的表現上來尋找答案。

“天下清官第一”

清朝的張塤是江蘇人。康熙十七年,擔任登封縣令,單騎上任。途中與登封縣的小吏同宿,小吏竟不知他是長官。到任後,發誓不取百姓一文錢,不冤枉一人。他在縣衙前樹立一塊巨石,刻著“永除私派”(即:永遠革除謀私的攤派)。他設了一個信箱,百姓可以自己封上信封、投遞訴訟狀。他招集流亡的人,監督他們耕種,根據土質適合種什麼,種植木棉和各種果樹。

他大修學校,從縣城到郊外,設立了二十一所學舍。教授兒童學習,時常巡視檢查功課。閒暇時,他騎著驢,走遍郊區詢問百姓疾苦,有小的訴訟,就在農田間斷案,方便了百姓。

西部的呂店地區,風俗喜好打官司。張塤查訪到里長張文約賢德,就讓他引導鄉民,風氣為之一變。里長申爾瑞(人名)虧錢了賦稅,要受杖刑,在路上拾到別人的交稅的金錢,就還給失主,寧願受責罰,也不貪圖別人的財物。張塤認為他有義行,表彰了他家。縣裡的訴訟越來越少了,奸詐虛偽的人無所容身,小偷大多自行逃離。縣衙里的執事官,操起農具種莊稼,原因是在官府沒有得錢的機會,沒有油水可撈。

張塤在任五年,百姓知道了好歹,越來越興盛,在門上書寫“官清民樂”四字。耿介曾嘆道:“此地,是別樣的一個世界啊。”康熙二十二年,張塤因為政績卓異被推薦,升任廣西南寧通判。離去那天,百姓遮道哭泣,在各鄉立了祠堂,掛起他的肖像,在他活著時就祭祀他、以示愛戴,在祠堂里寫上“天下清官第一”。

勇於護民救民的官員

元代有個叫元明善的人,被皇帝派到浙東的使者,舉薦為安豐、建康兩縣的學正(教育官員)。

他後來擔任省里的官員。當時贛州劉貴造反。元明善的士兵捉住了三百名叛賊。元明善從輕處罰,使一百三十人免於死刑。有一天,元明善手下的將領說:應該多殺俘獲的叛賊。死了的應戮屍示眾,以振軍威。元明善力爭:王者之師,恭敬地尊行天意處罰。叛賊是小丑跳梁,殺其魁首即可。百姓何其無辜。不久官府得到叛賊所寫的贛、吉兩地十萬百姓的名冊。有司(地方官)竊喜,打算牽連更多人,從中邀功謀利。元明善請求燒掉反叛者的名冊。於是,兩個郡的百姓得到安寧。

元仁宗時,元明善奉旨到山東、河南賑饑。當時彭城、下邳各州連著幾十個驛站,人餓馬死,而官府未下達賑饑貸糧的文書。元明善就把一萬二千錠的鈔票分給百姓(註:中華古代,在元朝時就有紙幣了),並說:我擅自下令(發放賑災款),就是被上級問罪也不推辭。元朝皇帝沒有對元明善問罪,而是對他很禮遇。

官員當政 囚犯絕跡與盜賊感動

南北朝到隋朝時期的劉曠,擔任平鄉縣令。有諍訟的,劉曠就曉以義理,不加責備。訴訟的雙方就各自引咎而去。

劉曠所得俸祿,都賑濟、施捨給了窮人。百姓感動於他的德政、教化,都互相勉勵說:“有官如此,(我們)怎能為非(作歹)?”劉曠在職七年,風氣教化大為融洽。獄中沒有坐牢的囚犯,訴訟都絕跡了,監獄裡都長草了,監獄的院子的野鳥很多,都可以張開羅網捕鳥了。

等到劉曠卸任,小吏和百姓無論老少都大聲號哭,沿路送行的,有數百里。金代的牛德昌,他的父鐸在遼國擔任大監。牛德昌少年時失去了父親,他的媽媽教他讀書。有人勸他靠父親的蔭庇吃皇糧,他的媽媽說:“你父親的遺命,不願你作奉承的人。”於是,牛德昌在皇統二年,考中了進士,擔任萬泉縣令。蒲、陝地區發生饑荒,群盜充斥,州縣城門大白天緊閉。牛德昌到任,當天就大開城門,讓百姓自由出入,張榜說:“百姓苦於饑寒,在鄉里聚眾剽竊、搶掠,以使旦夕將要餓死的命獲得殘喘,甚可憐也。能改過自新、不再搶劫、偷盜的一概不問。”盜賊都感激,解散了。縣的境內得以平安。府的長官—王伯龍褒揚他,對他禮待甚厚。

這樣的故事在傳統文化典籍里浩如煙海,舉不勝舉。對比古代的官員,看今日中共官員,有幾個官員能做到愛民如子,獲得“天下第一清官”的美譽。自2012年中共高官出現落馬潮以來,貪官的級別越來越高,貪污受賄等得來的金額越來越大,數十億,上百億。海外媒體爆料:得癌症去世的原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講,向他行賄的將軍中,除了劉源與劉亞洲,都向他行賄過。從中可以看出中共的官員已經到了無官不貪、無官不腐的地步。

在危急時刻,中共的官員不是在救民,而是在害民。在那年的汶川5.12大地震期間,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調不動江澤民的嫡系部隊,不能在第一時間救人,錯過了72小時的黃金救人時間;中共的慈善機構卻在大發國難財,侵吞各地的救援物資;中共的央視卻不失時機的宣傳中共的“偉光正”……

自中共篡政伊始到現在,冤獄遍地,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今天,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對訪民的迫害,對正義律師、正義異己人士等的迫害更是變本加厲。中共把法律玩弄於股掌之上,隨意操縱法律迫害民眾。中共對上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已經長達將近十八年,特別是秘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更是慘絕人寰,如果民眾不能明白真相自救,這巨大的罪惡足以把人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隨同中共邪黨一同銷毀。

比較之下,善惡自明。傳統文化教人為善,行善積德,生命有福報,從而有好的未來;黨文化教人為惡,殺了人還不自知,還不知罪,誘惑人一步步走向惡報,最終生命被銷毀,徹底失去生命的未來。

兩種文化的不同,導致官員的表現不同,傳統文化下官員為善,黨文化下中共官員為惡,黨文化真正的罪惡滔天,其罪在中共。中共本身不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產物與結晶,是西來幽靈,老百姓眼中的魔鬼,在天上的表象是紅色惡龍,中共是其在人間的組織形式,做的是魔鬼要做的事,破壞人心,敗壞人類,最終目的是毀滅人類。中共的本質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邪教,耍流氓是其本性,它的本性註定了它要殘害民眾,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同時也註定了它要被天滅。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其邪惡的本性所決定的。法輪功的真、善、忍能救人,能促使人心向善,提升人的思想境界,從而在新舊宇宙的交替中能得救,生命進入新的宇宙,而中共迫害法輪功,灌輸假、惡、鬥,甚至還不斷的向海外輸出假、惡、鬥,目的是阻止人得救。所以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才是真正的在救人。法輪功真相已經成了人能否走向未來的唯一希望。人的選擇在今天變得最關鍵、最主要。

中共的官員在法輪功真相面前如何選擇,已經成了他們能否走向未來的關鍵。除了那幾個迫害法輪功的元兇與幫凶,任何生命都有選擇的機會。今年1月,中共的兩高出台了所謂的司法解釋,妄圖在全國掀起迫害法輪功恐怖浪潮,這對今天的中共官員來說,真的是個迴避不了的選擇,這選擇卻又至關重要,關乎生命的未來。象傳統文化下的官員那樣,堅持人間正義抵制迫害,善待大法弟子,認真了解法輪功真相,加入全球“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一定得福報,有美好的未來;反之,為了個人私慾隨同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就會惡報加身,等到失去生命未來的時候後悔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