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井底之蛙」

想必大家都聽過“井底之蛙,坐井觀天”的寓言故事。這個故事出典於《莊子·秋水》“井蛙不可以語于海,拘於虛也。”意思是井底的青蛙住在狹小的地方,沒法對它談大海。藉此比喻見識淺薄、自以為是的人。於是每一個人都知道了“井底之蛙”是一個貶義詞,任何人也不想成為“井底之蛙”。

但是現在的人們有的被觀念所阻、有的被體制所限、有的被名利所迷,主動或被動的在自己眼界內造出了一口“井”。正如受無神論影響的人就不相信除實證科學以外的一切,將更高的科學視為“迷信”;中國大陸的人們受一言堂政府的脅迫一直在誤解法輪功,真相就在眼前也不敢睜開眼去看;世人因為缺乏信仰而以為生命的價值僅僅在於追逐名利、尋歡作樂。這無形中形成的一口口“井”就把大部分人的思想封閉起來,只能在相對局限的範圍內體驗所謂的“自由”,感知被纂改後的“真相”,並且還固執的把自己頭上所看到的那片天就當成整個天空,把自己被局限後所看到的世界就當成是整個世界。這又和人們所嘲笑的“井底之蛙”有何區別呢?

寓言故事中的青蛙因為沒能跳出自己所住的那口井而不知大海的廣闊和世界的浩瀚,當下的人們也要因為各種因素的局限而活在自以為是的小天地里,甘於被謊言蒙蔽、甘於被邪惡欺騙、甘於被世俗迷惑嗎?被編造的真理不是真正的真理,真理是不怕時間檢驗的,只有邪說才需要天天變著法子向人們洗腦、灌輸;被宣揚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一個民族若享有自由就不會天天喊著口號去標榜自由。荀子《勸學》篇中說過“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人若不能突破局限看看世界真實的樣子,也像井底的青蛙一樣守著自己那布滿青苔和惡臭的地方,甚至以為那就是寶地,那才是最可憐又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