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福德,得福報;種惡業,遭報應

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熟悉農作物種植的朋友都明白,在地裡種下什麼種子,就能結出什麼果子。人在世間的所作所為,也是同理。發善心,行善事,種下福德,一定會得到福報;反之,帶著惡念,做盡壞事,種下的就是惡業,時候一到,就會惡報加身,苦哉悲哉。

故事一

安徽有個商人叫王志仁,三十歲時尚且無子。有一天,一位他相熟的看相算命先生告訴他:“今年十月,你有一個性命攸關的大難,千萬要小心提防才是!”王先生一向佩服這位算命先生的預測能力和靈驗度,所以,他深信不疑。他從安徽急忙趕到蘇州,收回買賣貨款,並在蘇州租下了一座房子,臨時入住,準備按照算命先生的叮囑躲過大難。有一天晚上,王先生偶然出來散步,看到一婦女投水自殺。王先生見此情景,救人心切、情急生智急忙掏出十兩銀子,高舉過頭,朝著江邊的幾隻打漁船連連呼喊:“那裡有一位女子落水,哪位船家能把她救上來,我賞給他十兩銀子!”幾個船夫聽到喊聲,都紛紛划船趕過去救人。先後有兩個船夫搶先救起落水女子,把她送到岸邊。幸好搶救的及時,那位落水女子才倖免遇難。王志仁果是至誠君子,趕快拿出十兩銀子,兌現自己的諾言,送給那兩位船家。

那女子氣色緩和之後,王志仁仍不放心,詢問那被救女子:“請問大姐,你有什麼想不開的事,你為什麼要自尋短見!”那女子含淚說道:“我丈夫在外給人打工,僱主手頭銀兩不足,就送給我們一頭豬來抵工錢。昨天,丈夫外出辦事未歸,正趕上有個外地人來村裡買豬,我就自己做主把這頭豬給賣了十兩銀子。賣完後還覺得挺痛快,賣的價錢還算高。後來我的表弟來我家,他察看出賣豬收回的銀子竟然是假的!我怕丈夫回來後會責怪我,又覺著這種苦日子活著沒意思,所以就想到尋死算了!”王先生聽完,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毫不猶豫的拿出了幾倍於賣豬的銀子送給了這位女子,讓她回家好好過日子。女子拿著銀子回到家中,把事情原委告訴了丈夫,丈夫不相信。於是,夫妻二人就趕往王先生的住處來對質。

此時,王先生已睡下,聽見有人敲門,且有一個女人大聲說道:“我是那位投水被救的婦人,特來感謝王先生!請你開門。”王先生聽罷,厲聲回答:“你是少婦,我是孤客,男女授受不親,深更半夜怎能相見?!”其丈夫聽後疑心頓消。他深受感動,不覺大聲說道:“先生真是至誠君子,請你不要誤會。我們夫妻二人都在這裡,特來一同感謝先生捨己救人的大德!”

王先生聽後這才恍然大悟,急忙穿衣而出。沒想到,他剛把門打開,臥房的牆就忽然傾倒!床榻瞬間就被砸垮!夫婦二人見狀都感嘆不已,鄭重拜謝王先生的恩德。

十月份過去了之後,王先生已完全放心,知道自己已躲過大難。回到安徽老家後,又見到了那位看相算命朋友,朋友見到他,驚駭不已,說到:“數月不見,你竟然完全改變了面相。你現在已經脫胎換骨了,滿面的‘陰德’皺突現,我料定你必定是做了救人性命的大善事。從你現在的面相看,後福不可限量啊!”

後來真如看相先生所言,他妻子連生了十一個兒子,這些兒子個個賢孝有德。王先生也得享九十六高齡,終生幸福康健。

故事二

湖南某巡撫,平時敬奉關老爺,每逢正月初一,他必到關老爺廟裡進香,拜神求籤,預卜一年之內的禍福。他的預卜,總是很靈驗。乾隆三二年正月初一,他到關老爺廟裡敬香求籤,求得的簽上,卻有“十八灘頭說與君”的句子,引起了他的戒心。這一年,他外出即使是涉淺水、有近路,也總是不乘船,寧可坐轎走陸路、走遠路,以避開水灘。這一年的秋天,為了審理“侯七”的案子,皇上特派欽差大臣,按臨湖南,途中要經過某湖。走水路,路近而快速;走陸路,就要起早摸黑,路遠而緩慢。欽差大臣,要乘船走水路,而他(指某巡撫,下文同此)卻竭力主張走陸路,並把“十八灘頭說與君”的簽語,背誦給欽差大臣聽。欽差大臣,雖然勉強依從了他,但是,心裡很不高興。

不久,貴州鉛廠貪污案發,有人揭發他在貴州巡撫任上受賄,他卻矢口否認。而當時在貴州巡撫衙門看門的奴才李某,也牽進了這個案子。李某一口咬定銀子是轉交給這位巡撫老爺的,自己只是按主子的意思行事,並沒有招搖撞騙。當時李某已受了重刑,兩腿癱瘓。主子和奴才,兩人正爭辯得面紅耳赤,吵個不停。這時,欽差大臣指著巡撫,厲聲喝道:“你不必爭辯了!‘十八灘頭說與君’這個神簽,已經應驗了!你這個奴才姓李,‘李’字的上半部,就是‘十八’,這個奴才雙腿已經癱瘓,就是‘灘’;‘說與君’,就是這個奴才(李某)所說的銀子,都給你了。關老爺早就知道你會犯法,你還有什麼好辯解的!”

巡撫聽了,啞口無言,一時猶如巨雷轟頂,六神無主,只得承認受賄枉法之事。終於受到了嚴厲的懲處。

故事三

張寶在擔任四川成都知府的時候,見到華陽縣李尉的妻子,長得十分的美艷動人,堪稱為“四川第一美女”。這個張寶知府就想利用手中的職權,將她占為己有。於是就遍託了許多人,秘密的告知李尉妻子他的一片痴心。久而久之,李尉的妻子被張寶知府軟化利誘,也動了心。這時候,正巧李尉收受他人贓款的事跡敗露了,於是張寶立刻就向朝廷彈劾李尉,並且將李尉流放到嶺外。李尉在被流放嶺外的路上,被活活的整死了。

張寶便用重金,賄賂李尉的母親,就這樣,便將李尉的妻子強娶過門.達成了他占有別人妻子的心願。但是,過沒多久,該婦就生了病,精神恍惚,見到李尉的魂影,隨時跟在她的身旁,不久她就病死了。

該婦在病死之前,曾對張寶說:“我很感謝您對我那麼好,所以不敢不向您報告:我的前夫李尉,已經向天帝訴冤,天帝所派遣的差役,很快就要來取你的性命了。不過,你只要深居府內不出門,那差役就未必能夠抓到您。但是,只要您一出門,就必定會被他抓到!”婦人說完之後,就死了。

過沒多久,張寶也就生病了。因為他牢記著婦人在臨終前對他的警告,因此就防範的非常嚴密,不敢出門。有一天黃昏的時候,張寶坐在堂上,遠遠的見到堂門外邊,有一位紅袖女子,在向他招手示意。張寶一時淫邪頓起,恍惚以為是李尉的妻子,就急忙的下堂,跑出門外,要與她溫存,卻撞見了李尉的冤魂!於是就被李尉的冤魂抓著,痛打了一頓,而且李尉還邊打邊罵他說:“張寶,你這個淫邪官賊,我若是不用紅袖向你招搖,你哪肯出來啊?”過了一會兒,張寶的鼻孔出血,對他家人說出了剛才遇到的情形之後,就死了。

人在世間,不論職務高低,貧富貴賤,出善念,行善事,一定會得福報;出惡念,利用職務之便,貪污受賄,淫人妻女,做的如何隱蔽,瞞得了人,瞞不了天,終究難逃善惡報應天理的懲處。

自1992年5月法輪功弘傳以來,宇宙特性真、善、忍深入人心,人們自覺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這不是種福德的大好事嗎?好人越來越多,對任何社會,對任何執政黨來說,都是大好事。然而,中共卻容忍不了“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與中共邪靈相互勾結,喪心病狂的迫害法輪功。為了對抗法輪功的真、善、忍,中共有意識的放縱假、惡、鬥、色情等人類社會最不好的東西,導致社會道德急速的下滑。在這大善與大惡的較量中,人心面臨著巨大的考驗:是相信法輪功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種下關係生命未來的福德呢,還是盲目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種下迫害神佛、迫害修煉人的深重惡業呢?

在今天這個歷史時期,人的選擇尤為重要,這關係到生命未來的去向。不用很複雜的想問題,就簡單的思考:一個不叫人做好人,蠱惑人說假話、做壞事、放縱情慾的中共能是好的政黨嗎?黑社會大家都知道是個邪惡組織,那麼不幹一點好事,盡幹壞事的中共是不是一個比黑社會更可怕的組織呢?說它是邪教,一點都不過分,嚴格地說,稱它為魔教更合適。跟上這樣的邪黨走,能種下福德嗎?只能是造下更多更大的惡業,生命儘快的走向毀滅,這也是中共來在世上的目的所在——毀滅人類。

法輪功真相真的能救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善待法輪功,認清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做出選擇,就是大善舉,種下大福德的行為,生命有美好的未來;反之,對法輪功真相置若罔聞,視而不見,為了自己的私慾,不管不顧的追隨中共邪黨繼續迫害法輪功,已經為自己種下了十惡不赦的極大惡業,等待生命的將是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被銷毀生命,成了中共邪黨的殉葬品,徹底的失去生命的未來。 要大福德,還是要大惡業,何去何從,盡在自己的一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