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瘋狂貪婪 落得千載罵名

梁冀的妻子孫壽,封為襄城君,地位和皇室的大公主一樣。她的封邑在陽翟(地名),每年收進租稅五千萬。這一對夫婦,品質同樣壞,心腸同樣毒,一起奢侈享受,貪婪縱慾,在中國歷史上很少見。

秦宮(人名)是梁家奴僕,會巴結夫人,提升為太倉令,主管皇家倉庫,威風凜凜,各州郡的長官,每年都要向他進貢。

梁家在城西,有一座深宅大院,專門窩藏各類兇犯。這些人蠻勁大,殺人不眨眼,被梁冀及其妻子,養作打手,有好幾千人。梁家經常強迫平民百姓作奴婢,取名“自賣人”,大意是說他們自己願意出賣的。梁派遣門客收集各地的富戶名單,造成冊子。看準某人後,突然說他有罪,逮捕入獄,酷刑拷打;再叫門客暗示這家,用錢求官府贖人,給少了就殺。碰到的人家,就要傾家蕩產,不然就要人頭落地。

扶風(地名)的富翁士孫奮,生性吝嗇。梁冀叫人送他一匹馬,再向他借錢五千萬。士孫奮願出三千萬,梁冀不滿,向官府告發,說士孫奮的母親,以前在梁家管倉庫,偷走十斛白珠子、紫金一千斤,逃回老家,才富起來的。士孫奮的兄弟,都被關進監牢,在酷刑中折磨而死。一億七千多萬錢的家產,被沒收後,都裝進了梁家庫房。

梁冀和孫壽各有府宅,前門相對,互通來往。他們嫌城裡狹窄吵鬧,專門開闢大花園,連綿幾十里,堆土造山,栽種花木,裡面有峭壁懸崖,深澗曲水,亭台樓閣,將山林野趣和皇室豪華,融為一體。園中馴養著大量的珍禽異獸,專供打獵取樂。夫婦倆常常駕著牛車,大批歌妓簇擁,一面遊玩,一面歌舞,夜以繼日。又在附近各縣建築園林式的宮苑,為休養地。

有一個兔苑,方圓幾十里,全國各地最好的兔種都有了,皮毛上作有記號,分類放養。誰要傷害兔子,當場處死。有位西域商人,不曉得禁令,誤傷了一隻兔子,孫壽要追究責任,你扯我,我牽他,結果殺死十多人。

梁不疑是梁冀的親兄弟,二人互相配合,做過不少壞事。不過,弟弟愛讀經書,喜歡結交士大夫知識分子,裝點門面。兄長動了疑心,把他從河南郡太守任上,調為光祿勛,再叫兒子梁胤,接任太守。這位公子才十六歲,相貌奇醜,官服穿得歪歪扭扭,不成人形。百姓見了,指指點點,當作笑料,可他照樣當他的官!梁不疑回到家裡,閉門讀書,兄長怕他背後與人來往,派暗探盯住大門,凡有人來,便偷偷地記下,關係很緊張。

南郡太守馬融,以前是梁冀的部屬,也是梁不疑的朋友。他去南方上任,和江夏太守田明一起,順路到梁不疑府上告辭。梁冀竟暗示自己的爪牙,誣告馬融貪污,也給田明按了個罪名,兩人被判挨鞭刑,再剃光頭,流放到朔方郡。馬融自殺未成,田明在半路上病死了。

梁家人執掌朝政三十餘年,前後有七個侯爵,三位皇后,六個貴人,兩任大將軍。夫人和女兒封“君”的,像侯爵一樣的地位,也有七人;三人是皇帝的女婿,卿、相、尹、校(官階名)共五十七人。各地進貢,總是把上等貨色,先送入梁府,然後才交到皇宮。文武百官升降調遷,先到大將軍府上謝恩,再去尚書府辦理手續。中國歷史上像這般威風的一家子人,是極少見到的!

梁冀心胸偏狹,不能容人,誰要是得罪了他,必遭殺身之禍。

吳樹為人正義,他上任去宛縣,當縣令,辭別時,梁冀請他照顧境內的賓客族人。吳樹說:“小人奸詐貪鄙,本來該殺。大將軍是國家的主宰,我陪你半天,沒聽你提到一個仁人君子,向我託付的儘是無聊之輩,我是不敢奉命的!”說罷,拂衣而出。吳樹到任後,一連誅殺虐民害物的梁家賓客幾十人。梁冀得知,恨得要死了,卻苦於找不到堂皇的理由加害他。後來,吳樹調去荊州,向梁冀告辭,哪知飲水裡,被梁冀放有毒藥,剛走出府門,就死在車上了。

遼東太守侯猛,接到調令,沒向大將軍梁冀辭行,上任不久,竟遭誣陷,腰斬而死。

汝南人袁著,也是一位正義之士,在皇帝身邊做郎中,剛十九歲,他向朝廷上書說:“春去秋來,各有定時,高官厚祿太久了,會發生災禍。俗話說,‘枝葉太密,要損傷樹心’。希望大將軍主動讓出權力,保護身家性命。”這些話很直率,也很實在。梁冀曉得了,不能容忍,馬上派人追殺。袁著只好改名換姓,裝病假死:用蒲草編成人形,放在棺材裡作替身,按規矩出殯。不幸被密探查出偽裝,隨即把袁著抓住,一頓鞭子,活活地把袁著抽死了。

太原人郝絮和胡武,是袁著的朋友,也是兩位正派做人、不怡殺頭的義士,向朝廷上書,說:“推薦人才,不必一定要向大將軍粱冀請示報告。”梁冀火了,下令追殺,胡武一家死了六十多人。郝絮打算出逃,又怕連累親友,就請人抬上棺材,到大將軍的府門前,遞上一封解釋的書信,然後服毒自殺,總算保全了家人的性命。

更有厲害的事呢:漢安帝的母親耿貴人,死了,梁冀找她侄兒索取貴人的寶物,沒有如願,結果她們全家人。都遭誅殺。

涿郡人崔琦,文章極好,很受大將軍器重。崔琦替他擔心,專門寫了《外戚箴》和《白鵠賦》,諷勸梁冀,勸他謙和些。他不但不領情,反而大發雷霆,想動手殺人。崔琦說:“管仲在齊國當宰相,愛聽別人的譏諷話;蕭何輔佐漢高帝,設有專門收集意見的機構。大將軍您卻不然,卻耍封住別人的嘴巴,難道想要黑的變白、鹿也變成馬麼?”梁冀無言可答,便把崔琦打發走了。崔琦自知性命危險,趕快逃走,最後還是被追捕,殺死。

樂極生悲,物極必反!

梁冀後來跟一幫太監發生了矛盾,他派出刺客,殺死不少宦官。東漢桓帝忍耐不住,和中常侍單超、左倌等人,秘密商量,突然下令,要司隸校尉張彪,包圍大將軍府,收繳梁冀的印綬,把他降為侯爵。

梁冀和孫壽,遭到意外打擊,精神崩潰了,他們也自知罪大惡極,最後雙雙自殺。牽扯到的文武大員,死了幾十人,罷免門客故吏三百多。一時之間,朝廷變得空蕩蕩的沒人了。梁家的財產被公開拍賣,合計三十多億銅錢,統統上繳給了國庫。所有的園林宮室,也拆還給老百姓了。

梁冀破敗了。他們夫妻,是那樣貪婪聚斂,巧取豪奪,不惜一切。到頭來人財兩空,死時沒帶走一個銅錢,還落得千載罵名。

(事據《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