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 排除干擾上營救平台助師救人

我是2016年5月從大陸來美國的。1995年我山南海北跑了一圈之後才有幸得法修煉至今。因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我全家老小八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之中。十七年來的邪惡迫害導致我的父親、母親和我老伴兒先後離世。我因進京護法,講真相救人多次被抓,三次非法刑事拘留,兩次非法勞教。因我自己曾多次身陷牢籠,深深體會到海外同修的營救對於魔難中的同修鼓舞之大,對於震懾邪惡、解體邪惡的能量之強!所以我來到海外之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很快參與到全球電話營救平台救度眾生。

一、識破“假我” 排除干擾上平台

我們原來同住一屋的七人都是修煉人,我和一位同修租住客廳一角。在客廳上平台打電話難免影響他人,但在勇猛精進的修煉環境裡大家相互包容配合。可在暴露魔性去掉魔性提高的過程中,我們各自的脾氣、 秉性、 特點和各自固守的人的後天觀念反映出來的人心碰撞,真的是令人感到剜心透骨!在返本歸真過程中,尚未修去的人心“假我” 作祟,我和一位同修過心性關過了很久,過得很艱難,以致她看到我搖頭,我看到她嘆氣!我多次想搬走,想逃避,就是逃不掉。因為我們自身有漏而被舊勢力間隔,相互之間不服氣不配合,最後我沒辦法上平台打電話,於是陷在憤憤不平和相互指責之中不能自拔!

我堅信並在重重魔難中真切體悟到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 <排除干擾>)

作為九五年得法修煉的老學員,以法為師,碰到矛盾向內找應該形成了習慣。可是找哇找哇,好長一段時間就是找不到自己錯在哪裡?!總是就事論事地分辨對與錯、是與非。那個後天形成的觀念一個勁的強調:“大法弟子維護法沒有錯,打電話營救同修沒有錯,總之我沒錯都是她的錯……”

我想起自己2001年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在邪惡無比的迫害中寫的《悟覺》:
時時知道我是誰? 念念分清誰是我。
真我常被假我騙, 慧劍出鞘斬情魔!
白骨無常多變幻, 肉眼凡胎難識破。
我有如意大法輪, 金剛不動是真我。
真我方是真法造, 助師正法理當然。
粒子原本無生死, 天心一片敬無邊!

我一遍一遍的捫心自問自答:“我是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這是我無數次面對生與死的抉擇,也正是這樣的正念使我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闖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一次又一次地見證了師父的偉大與大法的神奇!

如今來到了海外,為什麼在沒有惡人舉報,沒有惡警抓捕的和平環境裡,關卻過得如此艱難?!我一遍一遍地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

師父說:“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 (《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師父還說:“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的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的錯過了。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精進要旨》 <再認識>)

通過學法,我終於明白自己錯在:以“證實法”為理由,不自覺維護自己的後天觀念,滿足、滋養源於邪惡黨文化的 “假大空” 因素!透過一層一層又一層的空間,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空間場中隱藏著很深很深的變異生命,就是它們操控利用我還沒有修去的人心,和源於舊勢力為私為我的微觀因素加強我有求、向外求的心,從而迷惑“真我”,讓“假我” 代替“真我”從而不知不覺地陷在人的誰對誰錯的觀念中!

師父說:“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成就生命的法,要想得到他,就必須認認真真的靜下心來不斷的學習,讀懂他,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做一個修煉的人,這才是大法弟子”(《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我確認: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只有“助師正法救眾生”這一念是“真我”,除此之外都是“假我”!在明確了“我是誰”的前提下,我很快發現喬裝打扮害自己的種種不好的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得理不饒人的心、好奇心、幹事心……以及種種不好的心所對應的“假我”。我再次鄭重確認:只有 “助師正法救眾生” 這一顆心是我,其餘的一概不是我!我集中了一段時間發正念清理 自身空間場,明令自身空間場內從宏觀至微觀,從本源至表面的一切生命因素無條件地同化“真、善、忍”,拒絕同化的一切因素全部清理掉!
我感受到師尊時時在看護我、加持我,很快我又恢復了神清氣爽的狀態,適合我上營救平台打電話的住房也格外順利的租到了。現在我想在盡力配合協調好當地景點講真相的同時,儘可能的多上平台,多參與撥打營救專案電話,營救同修,協助大陸大法弟子多救人。

二、用心撥打營救專案電話 助師救人

師父說:“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我上營救平台時間不長,參加過幾次撥打營救專案的行動,我要求自己站在助師救人的基點上用心撥打電話,所以有一些體悟。雖然與平台同修相比我差得很遠,但在心態好、正念強的時候,修煉人的慈悲和正念就能展現出來。

2016年11月2 日撥打【山東濟南-青島重點專案】 時,青島市局某民警聽了 9分13秒真相後自願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 2016年 10月18 日撥打【山東濟南-濰坊重點專案】時 ,我打通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某科長長的電話,先做必要的溝通,我說:“科長您好!人海茫茫,我能找到你真是緣份啦。”

他說:“你是誰?”
我說:“是一個關注你珍惜你的朋友,你知道嗎?此時為人不一般,多聽多看才不冤。正邪大戰將告捷,還在看人站哪邊?跟隨邪惡必銷毀,九字真言保平安。”

他問:“什么九字真言?”我就由此深入,講法輪功的美好,江澤民冒天下之大不韙發起私人鎮壓法輪功運動的邪惡,人與“真、善、忍”佛法為敵的後果,以及如何理性智慧的選擇生命未來……

他靜靜地聽了31分22秒,還提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法輪功是不是佛法?修佛的人講四大皆空,你們為什麼參與政治? 第二個問題:你現在哪兒?為什麼不回國? 我都一一回答。最後他說:怪不得全世界都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還說他是民主人士,不是黨員,但加入過團隊,他要以真名退出團隊。

當然,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時也有很多人不接電話,不聽不信的也不少,還有破口大罵的,我也不動心,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唯一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人。我想人多可憐啦,於是就默默祝他(她)能有機會聽聞大法真相,早日得救。

營救平台的大型專案行動是凝聚營救平台的整體力量,大規模清除邪惡、大面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行動。我要全身心圓容師父正法之所要,不斷學法修心,用純淨心態做大法弟子該作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中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