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心對我的危害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早已告誡我們:“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 一直以來,我覺的這段法與我沒什麼關係,覺的自己頂著一頭白髮,卻三件事都在做,證實法的事也沒落下,所以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放鬆了心性的提高,不知不覺的放大了安逸心卻不自知。

安逸心會毀掉修煉者,也已經有被安逸心帶動而掉下去的同修,我驚醒了,也清醒了。我找著了無處不在的安逸心,它在我的思維中,在我的觀念中,生活習慣中,它充斥在我的修煉狀態中,甚至左右著我的修煉狀態,如影隨形。

要打電話前,一定要吃好喝好,才能安下心來去撥打,否則,就會停下來先去吃喝;打電話效果好自己覺得滿意了,就會舒心的歇一會兒;覺得撥打效果不滿意時,會想想自己此時去吃點兒喝點兒,彌補彌補身心的不適;原打算獨住時要奮力精進,彌補和孩子們住一起時學法不足的缺憾。但是一到困魔來襲,自己就不願招架,而且總是和衣而臥,享受那兩秒鐘進入熟睡狀態的舒服感覺;晨煉時,雖然兩次鬧鈴都聽見了,可有時還會關掉鬧鈴,再眯一會兒。誰知只覺的迷糊了兩分鐘,看看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四十分鐘了,本來1到5套的煉功順序,就成了1,3,4,5,發完早上六點正念才能補煉第2套了。學法不入心,眼睛看著法,嘴裡念著法,卻浮想連翩,甚麽念頭都出現:讀法時誰的聲音好聽,誰的聲音不好聽,她怎麽又讀錯了!每個同修都是師父的親人,我憑甚麽要對他們品頭論足呢?靜思一下,同修們比我修的純淨,這些對同修不好的想法其中隱藏的看不起人的心,爭強好勝的心!根本沒有修煉人的善。

想想這樁樁件件的事,深挖起來,根子都是安逸心,因為一切只要是符合了我的觀念了,我就在心裡覺得安逸了,穩定了。越挖越覺的這個安逸心,它在指揮我修煉,左右著我的修煉狀態,它是要把我拉下去,毀掉我,讓我在符合安逸心的狀態中做著大法弟子必做的無比神聖的三件事!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闖關,何謂闖關?我悟到:第一,要發好正念,多發正念;第二,身體越難受,越要堅持煉功,越要做好三件事。

長期以來,口腔潰瘍這個病業假相的魔難就是我要闖的關。自己心裡也特別清楚,無非是兩個方面,一是執著於吃;再就是寂莫時,會不疼不癢的對自己看不上的同修做點評。而這個對吃的執著特別是對吃水果的執著,當得到想吃的水果時的那種享受和愜意,那真是應該修去的。可是堅持幾天後,去執著心的正念就沒那麼強了。慾望上來又要買,又要吃,口腔潰瘍的病業假相也就又返上來了。

前幾天,有位同修買了她自己喜歡吃的水果,我也跟著買。還有位同修說,時令水果大李子下來了,又紅又大,可甜了,還不貴。我就念念不忘大李子了。有一天,真的如願以償買來了,還沒來的及吃,口腔潰瘍的假相也接踵而至,想起那酸甜的汁接觸潰瘍面時,那鑽心的痛,眼看著鮮紅的大李子由紅變黑,口腔潰瘍的假相卻絲毫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我只得把它們送人了。恭謝慈悲的師父幫助我去吃的執著!

這次的口腔潰瘍假相加上牙齦潰爛,自己的半張臉都腫了。還好,三件事沒落下,那麼問題出在哪啦?我向內找發現是出在心性上和不願吃苦、不願意忍上。例如我痛的非常難受時,心想,趕緊睡吧,少受點兒痛苦吧!有同修對我說,越是這時候越不能睡,應該煉功啊!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還說:“可是法理講的再清楚修煉的難度不會因此而變小,甚至可能嚴,比如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煉中正念不強就關過不好、會持久,而且達不到正念強也會使信心受挫折”。

我現在進超市對曾經偏愛的水果不看不買;在身體難受時,更要堅持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多煉功,多發正念,嚴肅對待修煉,紮紮實實的去闖關!

我交流的這些修煉體會,可能好多同修都聽過了,可我還反覆的在這個狀態中徘徊,都是因為自己正念不足,貪圖安逸中招來的。師父在《洪吟》<新生>中說:“觀念轉 敗物滅”。我悟到:當所有人的觀念轉變過來的時候,甚麽敗物還能在我的空間中存留呢?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點修煉心得。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