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媒體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從坎培拉來到雪梨已經有四個多月了,一直忙忙碌碌的,也沒有靜下心來審視一下自己的修煉狀態。感謝平台給我這個交流的機會,我就把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體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來到雪梨參與希望之聲的項目,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修煉環境,對自己是一個新的挑戰。進入希望之聲,協調人給我布置的是編輯新聞的工作。來之前,我已經知道新聞編輯這塊問題很多,因為有些編輯同修是上班族,沒有很多時間來編寫新聞,為了快速完成新聞稿,基本上是選中幾條新聞,再按照規定的字數修改一下,就算完成了,播音員拿到新聞稿還要再花時間修改後才能播,所以播音同修對編輯的意見一直不斷。

我一開始編輯新聞時,不覺得很難,好像不需要什麼培訓,看看別人編的內容就會了。可是稿子發出去後,漸漸的反饋就來了,一會兒這句話不通了,一會兒標題太長了,還有不能寫今天、昨天,要用幾月幾號表示啦,還有英文名要翻譯成中文名,甚至換氣的地方也要加上標點,還要把新聞稿變得口語化等等。真是搞得我不知所措,覺得編輯新聞不簡單,要求真的很多。

一段時間裡,各種各樣的意見都有,我想這都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做新聞編輯我是一名新手,要虛心向同修請教,我怎麼能不重視別人的意見,我行我素呢?要做好新聞,就要放下自我,不斷修正自己,還要不嫌麻煩,對稿子做到精益求精,這些素質是能夠訓練出來的。我開始從每一個小問題去改,不求快,不怕麻煩,全部編好後,再讀幾遍,經常是讀著讀著就發現了問題。每次編好新聞會覺得是完成了一件作品,自己就像是一名雕刻師在雕刻一幅藝術品。

漸漸的發出去的新聞稿意見越來越少了,有同修反饋說,現在的新聞讀起來通暢多了。聽到這句話,我終於鬆了口氣。一個月後,正當我做得比較順暢些時,協調人對我說,現在的新聞部主編要去跑市場了,希望我能夠接任主編的工作。我答應了協調人,因為我剛來雪梨,目前還不用工作,擔任這個職務我的時間比較充裕。

剛接任主編沒多久,就有2位同修提出因工作太忙,有幾天新聞不能編輯了,還有一位同修請假三週。如果這四天的工作量全由我來承擔,我的壓力就比較大了。怎麼辦呢?我知道推辭掉工作的同修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而現任的這些同修也不能再增加他們的工作量了。於是,我把眼光轉向沒有做過編輯的同修,現在只有再找一些對新聞編輯有興趣的同修,充實進來,這樣編輯工作才能順利開展。一個媒體辦的能否成功,新聞是重中之重。況且我們編輯的新聞,不光要能播音,還要上網頁,這對新聞稿的要求就更高了,如果沒有一支合格的編輯隊伍,這個媒體是不會有生命力的。

有一天,一位同修突然對我說,想來希望之聲,問我有什麼事可以做。我問她,可以編輯新聞嗎?她說在國內,她是寫採訪報導的,文字功底不錯的。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還有一位做網編的同修也主動提出,一週願意承擔一次新聞編輯,後來請假的同修也回來了,同時,我也承擔了一次新聞編輯,這樣多出來的工作量大家一起分擔了,真的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太慈悲了,為弟子們什麼都想到了。

有一次,做網頁的同修跟我說,這幾個月我們澳洲希望之聲的網站點擊量上升了很多。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很欣慰,我們的付出沒有白費,我們的正念在慢慢的改變周圍的一切,有多少付出就會有多少收穫。其實,我們這點付出真的是太微小了,而師父給予的太多太多了。近段時間一直感到師父在往上拔我們,遇到矛盾只要能夠向內找自己,師父就快速的把我們往上推。

回想在營救平台的修煉過程而打下的堅實基礎,使我在做媒體工作時,能夠觸類旁通,得心應手。比如,在903做培訓時,經常要編輯真相稿,現在編輯新聞稿時,不覺得很困難,上手比較快;再比如,剛開始新聞稿需要上網頁時,因為新聞稿質量不過關,一直上不去。後來我想到了找一位副主編來協助我,同時,我採納了同修的建議,把12條新聞分給4個人做,每人每天編3條新聞,這樣一來新聞稿的質量一下子就上去了。新聞上網頁後,網站的內容充實了,網站的點擊率直線上升,最近在同修們默默配合和無私的付出下,電台的收聽率也有大幅提高。

最後以師尊經文作為結語:
《洪吟二》<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