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王陽明石刻「嘉靖我邦國」

明代最著名的大儒王陽明(西元1472—1529年),名“守仁”,自號“陽明子”,故後人多稱其王陽明。他是儒家的修行人,是通過打坐修煉而擁有超能力的神人,歷史上留下了不少這方面的記載。

例如,正德十四年(西元1519年),寧王朱宸濠在南昌發動叛亂,僅過四十三天就被王陽明帶兵平定。朱宸濠被俘後沒有被立刻處死,而是被押至南京,獻給明武宗。第二年(正德十五年,西元1520年)正月,王陽明親筆寫了一篇題詞,並刻於廬山石壁之上。

題詞全文如下:“正德己卯(西元1519年)六月乙亥,寧藩宸濠以南昌叛,稱兵向闕,破南康、九江,攻安慶,遠近震動。七月辛亥,臣守仁以列郡之兵復南昌,宸濠還救,大戰鄱陽湖。丁巳,宸濠擒,餘黨悉定。當是時,天子聞變赫怒,親統六師臨討,遂俘宸濠以歸。於赫皇威,神武不殺,如霆之震,靡擊而折。神器有歸,孰敢窺竊?式昭皇靈,天下已定,嘉靖我邦國。”

最初人們看到這篇石刻,只以為是王陽明以這種方式自述此事件始末。然而當年(西元1520年)九月,明武宗不小心翻船落水,從此生病,於次年(西元1521年)三月駕崩。明武宗沒有兒子,經朝廷大臣商議,迎立興獻王之子為新君,第二年(西元1522年)改年號為嘉靖。此時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王陽明竟有未卜先知之能,他在石刻中的最後一句“嘉靖我邦國”,早已預示大明下一位天子的年號。

王陽明用石刻的形式,提前兩年暗示了明朝將要發生的變化,現在卻有一塊藏字石,其上天然生成的文字明示了中國未來的巨變:2002年,貴州平塘縣發現一塊藏字石,該石壁上顯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約一尺見方的橫排大字,字體勻稱方整,筆劃凸出石面如浮雕,令人稱奇叫絕,當然第六個字:“亡”字,在大陸沒有人能公開報導。2003年貴州省乃至北京多批次的專家組團都先後來此考察,結論均是:“渾然天成”,字體凸出部分乃由海綿、海百合莖、腕足類等生物化石組成,絕不可能由人為造假而成。

這渾然天成的藏字石,其實是上天預警,是對中國人民的明示:中共氣數將盡,滅亡在即。眾多的中國人都曾加入過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加入時還都發過把自己的生命和一切獻給它的毒誓,成了這個黨所謂的“新鮮血液”,它的一份子。那麼中共滅亡時,就像一個人死了,其所有的血液、細胞也都將隨其一起死亡一樣,屆時中共所有的黨團隊成員也都將因此而遭殃,成為可悲的殉葬品。如何擺脫這未來的劫數,辦法就是: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可用化名)。退出了,就不再是它的一部分了,中共滅亡時的災難就與你無關了。

王陽明的石刻預言,只與明朝上層權貴利益相關,皇權更迭對普通人影響不大,然而這塊藏字石透露的信息,就真的和廣大的中國人民生死攸關啊。請千萬不要忽視!請您不要說我只管自己掙錢生活好就行了,任何一個時代,都是關注社會變遷,響應歷史發展的大勢,順應天意而行的人才能真正笑到最後。中華民族古老的智慧告訴我們:不要和上天對著幹,要“天人合一”,“順天應人”方能長久。藏字石告訴我們:中共滅亡是天意所致的必然;從民心角度來看,中共已失盡民心,這個極權獨裁體制必被淘汰。唯有退出中共,才能上合天意,下順民心,才能進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資料來源:《碧裡雜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