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必報並非戲言

今天的中國大陸,天災人禍太多了,每個人身邊時不時的都會遇到一些事:誰出車禍了,誰得癌症去世了,哪個官員被雙規了等等,時間長了,因為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主導,在黨文化的蠱惑下,都當作人生的自然規律了,歸結為人自己不小心了,開快車了,吃東西不注意了,衛生條件差等,不相信有報應的存在,包括那些有各種信仰的,在人云亦云面前,也會說一句:“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對善惡必報的天理也不敢堅信了。

在傳統文化故事裡,都包含著善惡必報的天理,每一篇故事都是完整的記述,主人公做了什麼事,後來才有什麼福報或惡報。前有因,後有果,真實的呈現在今天人的面前。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都是他一生中耳聞目睹真實故事的記載,裡面有這麼一則故事:獻縣官吏王某,善於寫刑訟,很會巧取別人的錢。然而每次有金錢積累,必然有一意外事耗去。城隍廟裡有一個道童,他在晚上時聽到兩個鬼吏拿著官簿對算。一個說:“他今年得的錢很多,應當用什麼法銷掉這些錢?”正沉思的時候,另一個說:“一個翠雲足矣,不用更麻煩了。”因為這個廟常常有鬼出沒,道童已習以為常,也不害怕,只是不知道翠雲是何許人也,也不知這兩個鬼吏在為誰銷算。

過了不久,有一個妓女翠雲來到獻縣,王某非常寵愛她,在翠雲那兒花費了八、九成積蓄,又染上了惡瘡,求醫問藥,等到痊癒,所積蓄的已經蕩然無存。有人計算他平生巧取的,能算出來的就有三、四萬金。後王某突然發狂暴死,竟然沒有買棺材的錢。

王某利用善寫訴訟巧取別人的錢,違背了天理,最後落得個突然發狂暴死,買棺材的錢也沒有,這不是報應加身了嗎?

去年的一月到十二月,被中共法律判刑的官員有多少,原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判15年,原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被判無期徒刑,原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被判12年半,原山西省副省長杜善學,被判無期徒刑等等,他們落馬的背後,都有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中共當局出於保黨的需要,掩蓋了他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導致他們重罪輕判,這也只是一時,更大的報應在後邊等著呢。

從中也說明了一點,人間不是中共恣意妄為的樂園,迫害了法輪功,中共也不是他們作惡後的保護傘,善惡有報的天理仍然在主宰著人類社會。中共說善惡有報不存在就不存在了嗎?自2012年以來的中共高官落馬潮就是善惡報應天理在人間的體現。是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導致他們今天的報應,這還是中共掩蓋了真相後的結果。

神韻藝術團正在全球巡迴演出,中共還在不斷的干擾和破壞;今年1月初,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公開向“司法獨立”宣戰,緊接著兩高出台司法解釋,妄圖掀起新一輪的迫害法輪功的浪潮。到了今天,法輪功真相遍天下,世人已經越來越清醒了,還在迷惑或觀望的中共官員該清醒了,中共一日不亡,它要害死人的本質就不會改變,臨死前還想害人一把,妄圖繼續綁架眾生迫害法輪功。

善惡有報是千真萬確的天理,絕非兒戲與戲言。天滅中共也不是危言聳聽,這是中共作惡多端的必然報應。“放下屠刀,回頭是岸。”上天有好生之德,給了每個人均等的得救之緣,除了那幾個迫害法輪功的元兇與幫凶之外,每個人都有了解真相,真誠懺悔得救的機會。俗話說:過了這個村,就沒有了這個店。抓不住這個機會,就會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