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苑奇葩——析字聯

對聯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之一,由於其雅俗共賞的特點,為人們所親近之。有了如此好的“人緣”,就會注入眾多智慧的參與,能呈現出多姿多彩的面貌,便是一種必然。在絢麗的聯苑“百花”里,有一種聯頗具意趣,芳名“析字聯”。

析字聯是利用漢字可拆分離合的特點,將漢字以一拆多,或以多合一而製成聯語。優秀的析字聯,析字巧妙、對偶工致、富含寓意,這是此“奇葩”的三美所在。品讀之,或覺妙趣橫生,或覺曲折有致,或可啟迪智慧,或感豐富韻味。而此種對聯,除了品讀、增趣之外,還會派上什麼用場呢?

“妙人兒倪家少女”

據說過去有位倪姓姑娘,才貌雙絕,想覓一有才華的如意郎君,便以聯徵婚。所出上聯為:

妙人兒倪家少女

慕名而來求婚的男子可謂絡繹不絕,但因上聯難度太大,不易對出下聯,皆喪氣而歸。

我們來看看這個難倒眾多男兒的聯語,這是一句巧妙的析字聯:首字“妙”拆開為句末的“少女”,而“人兒”正合成“倪”字。整句既離合巧妙,讀來順暢自然,又切合出聯者身份,展現了姑娘的聰慧才智。

雖然當時沒有覓得佳對,但歷來這類難聯都會激發人們試對、續對的興趣。現今已有了幾個對句,擇取兩個:

大言者諸葛一人

仙王公玜宇山人(玜古同“玒”,音hóng;玒,玉名。玜宇取瓊樓玉宇的玉宇意)。

這兩個對句與出句運用了同樣的方法,拆分離合的位置相同,構成下聯。您覺得哪個能與上聯相匹配,或都有不盡人意之處?

那麼,也期待聯苑高手們妙手制出更貼切的下聯、與之匹配成雙,這樣也可了了倪家姑娘的一樁憾事呢!

漢字的或分或合,變化奇巧而成聯,正似這上聯中嬌俏慧中的“倪家少女”,為我們小小展示了一把!

在對聯盛行的清代,上為學士文人,下為婦人孺子皆喜聞樂道,由對聯自然引出不少趣話!

牧童出聯難李調元

“清代蜀中三才子”之一的李調元學識淵博、才思敏捷,以善對聞名,但據說有一次被一個小牧童出對所難倒。(注2)

一天,有一牧童在路中央玩耍,以三塊石頭壘成一座石橋。正逢李調元坐轎途徑此處,見石橋被轎夫踢倒,牧童便吵鬧了起來。李下轎探究竟。牧童聽聞是李調元後,說:“聽聞李大人善於聯對,那麼今天我出一聯,如果你能對得出,我便不再計較。”李調元覺得這小孩很有趣,於是點頭應允。牧童言道:

踏破磊橋三塊石

“磊”可拆分成“三塊石”,牧童的這個出句是以剛才發生的事件入聯。李調元左思右想,竟未對出。只好說回去考慮考慮,並約明天再來此處應對。

回家後,李調元茶飯無心,仍在思覓下聯。其夫人也是善對之人,問明緣由後,笑道:“這有何難!”只見她在紙上寫下一個大大的“出”字,然後用剪刀在字中間一剪,剪成了兩個“山”字。李調元恍然大悟。

次日一早到約定地點,牧童已等在那兒,李調元對出下聯:

剪開出字兩重山

哪知牧童聽後哈哈大笑:“李大人,這恐怕是你夫人對出來的吧?”李調元大驚,問:“你怎麼知道?”牧童答道:“婦人常與針線、剪刀打交道,可見這下聯應是出自婦人;你是男子漢,要用也應用刀、斧之類的吧。何不將下聯改成‘劈開出路兩重山’?”李調元聽後不由得讚賞道:“你這孩子真是聰明!”於是將下聯改成:

劈開出路兩重山

其他析字聯略舉

明朝蘇州才子唐伯虎與人作析字聯:

十口心思,思國思君思社稷;
八目尚賞,賞風賞月賞秋香。

此聯巧妙之處在於“十口心”合“思”,“八目尚”成“賞”( 繁體賞),且運用了頂針、復字的手法。整聯文義通暢,上聯顯報國之心,下聯示悠然雅致。

據說鄭板橋為山東縣令時,一方丈投訴,說寺廟周圍林木常遭濫伐,希望他出一禁令。於是鄭板橋寫下提倡保護寺旁林木的“離合字聯”禁令:

寸土為寺,寺旁言詩,詩曰:明月送僧歸古寺;
雙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時入山林。

上聯寸土拼成“寺”,寺言合成“詩”,“月”乃“明”字出;下聯雙木拼成“林”,林示合為“禁”,“斤”自“斧”中來,且句間兼用頂針格。上聯末句取唐詩一句,下聯末句出自《孟子•粱惠王上》。制聯可謂巧妙。

清朝乾隆年間一次鄉試,直隸學政吳省欽任主考。此人公然貪贓行賄,營私舞弊,錄取不才。落第考生們憤憤不平,其中一學子將“吳省欽”三字拆開,製成一妙聯:

少目焉能評文字,
欠金豈可望功名。
橫批:口大欺天

上聯嵌“省”字(少目合為省),下聯嵌“欽”字(欠金合為欽),橫披嵌“吳”字(口天合為吳)。主考行賄之舉的確令人不齒,而學子揭露科場舞弊的方式竟也可以這樣文縐縐!所制對聯既巧妙又犀利,張貼到考場門口後,全城驚動,吳省欽聲名狼藉。

此外還有人們所熟知的:

凍雨灑窗,東二點,西三點;
切瓜分片,橫七刀,豎八刀。
(上聯拆“凍”、“灑”字;下聯拆“切”、“分”字。)

山石岩下古木枯,此木為柴;
白水泉邊女子好,少女更妙。
(上聯拼“岩、枯、柴”字;下聯拼“泉、好、妙”字。)

竹寺等僧歸,雙手拜四維羅漢;
木門閒可至,兩山出大小尖峰。
(上聯合“竹寺”為等,“雙手”為拜,“四維”為羅繁體;下聯合“木門”為閒,“兩山”為出,“大小”為尖。)

鳥入風中,銜去蟲而作鳳;(注2)
馬來蘆畔,吃盡草以為驢。

一明分日月
五嶽各丘山
……

中華文字,美哉,妙哉;傳統對聯,嘉趣,奇趣。漢字的可拆分離合,對聯的其雅俗共賞,當它們融為一體時,意趣橫生,精彩綻放,讓人足以記住這聯苑奇葩一朵——析字聯。

注1:此對聯的來歷亦有其他說法。
注2:“鳥”、“風”、“鳳”取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