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宋玉之《風賦》,看陽春白雪的溫文爾雅之道

中國文化,文以載道而化人入道,是道這一層次的半神文化。半神文化,重悟道之意的表達,表面文字對應著作者高境界的悟道之理,重悟性,天地人一體的邏輯自在其中。對於修道者的文章,沒有悟性的人,只能看懂文章表面論述的現象而知做人的道理和事理,深層次的道理只能意會,不可言傳。

歷史上有佛家有八萬四千法門,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門之說,小道出家,大道修煉不離世俗,屈原和李白都是大道修煉者。以宋玉答楚王之問,屈原和其弟子宋玉都是陽春白雪之流,非下里巴人可理解。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典故,就是這麼來的。

李白不被世俗所容,表面看被嫉賢妒能者排擠而離開唐玄宗,其實這是李白修煉過程中的必然經歷。李白辭官以後週遊名山大川,遇到王子喬和安期公及道家的紫皇。看到李白描寫奇遇詩記以後的唐玄宗,還派使者去訪道。屈原被放逐以後,同樣在《遠遊》中生出求道之心,“軒轅不可攀援兮,吾將從王喬而娛戲。”後在南方遇到王喬,被王子喬傳道於他:

見王子而宿之兮,審壹氣之和德。
曰“道可受兮,不可傳;
其小無內兮,其大無垠。
毋滑而魂兮,彼將自然;
壹氣孔神兮,於中夜存。
虛以待之存,無為之先;
庶類以成兮,此德之門。”

為什麼說屈原遇王喬的經歷是真實的?其一,因為王喬說的話,只有得道的人才能明悟!其二,王喬所言的宇宙和道的奧秘“其小無內兮,其大無垠。”,這句話和釋迦牟尼說的宇宙“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一模一樣!而佛經傳入中國,是屈原以後幾百年的事情了。翻譯佛經的後來人,是否受到屈原“其小無內兮,其大無垠。”的啟發?

《遠遊》中,屈原最後以“超無為以至清兮,與泰初而為鄰。”結束。屈原修道,達到超越一般道者的無為,超越道家最高的太虛境界,而與泰初為鄰居。屈原是不是超越一般大道的更高境界來的?短暫一生,屈原師徒留下了中國文化中獨一無二的“楚辭”之文風體裁之天界文化,影響中國士大夫精神幾千年至今,“陽春白雪”之古樸高雅,餘韻不絕!

公元前291年,宋玉8歲時隨屈原入鄢郢。公元前284年,五國滅齊,楚將淖齒救齊時殺了齊王。當年屈原逐放,宋玉15歲。公元前280年夏,19歲的宋玉作《風賦》。

《風賦》的精神內涵比較深刻,表面講王者之風,雄風的演變過程,其實包含修煉中精神和物質的演化原理。以《西遊記》中孫悟空的變化而論就一目了然:

孫悟空原先是修道者,得到與心性相輔相成的功能以後魔性大發,被天界加持成銅頭鐵腦和火眼金睛。沒有孫悟空大無畏的勇猛降妖及火眼金睛來辨別真偽,唐僧早就被妖魔吃掉;沒有唐僧善良天性的抑制,孫悟空也早就在無法無天中被天誅地滅!孫悟空的修煉之道,是從以惡制惡的降妖服魔開始,這就是最初的勇氣,雄氣!然後,孫悟空在修煉過程中不斷的修去惡念,最終勇氣逐步轉化成清淨的高能量物質,修成純陽之體,肅清魔性圓滿佛性而成鬥戰勝佛。

《風賦》開篇:楚襄王游於蘭台之宮,宋玉景差侍。有風颯然而至,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於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託者然,則風氣殊焉。”

宋玉引用了師父屈原的兩句話:枳句(zhigou)來巢,空穴來風。這句話與《遠遊》中屈原得王喬之教的“虛以待之存,無為之先;庶類以成兮,此德之門。”一脈相承。

枳句來巢:彎曲的枳樹,會引鳥來築巢。一方面指人不正直,會遭來外來因素;另一方面指大德者會招來賢者的幫助。

空穴來風:人的德性有漏,會導致外邪入侵,另指改過從善,修去不好的物質以後,空白的地方會被好的物質填補。枳句(zhigou)來巢,空穴來風,包括道家損之又損,乃至無為的道理。然後,宋玉又以雌雄兩氣來做具體論述,這就是年方19歲的宋玉之《風賦》的來歷!

《離騷》中,屈原遇到上古的神仙巫鹹的勸導,屈原追求美玉一樣潔白無瑕之溫文爾雅,寧可玉碎,不為瓦全品質的一生,最終得道而離騷回歸!留下香草美人之美好的人文精神,於人百利而無一害的優良品質之道德化世的人文薰陶:一如既往的初心不改,鍥而不捨的堅貞不渝!既具備美玉一樣溫文爾雅,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道德堅守,又以本性之善良的柔順而勸善化世,以道德修養的完美品質以示人而利益世人!形成中國文化中獨樹一幟的香草美人之道。

精神與物質之一性的精緻大雅,溫文爾雅,重道德修養與技能修煉的德藝雙馨,這就是完美人格的香草美人!宋玉繼承了屈原道的精神體現在對王者和而不同的雅諫,面對懷疑及野蠻或殘暴者的質問,祥和安寧的勸善,言論優雅得體的隨機而行的答疑,這種境界當屬凡聖之別!

宋玉是屈原的弟子,當師父被迫害時候,宋玉無怨無恨的勸善楚王,這與我們當今大法弟子的講真相是多麼的相似?!面對被殘暴中共黨文化洗腦和欺騙的無辜百姓,面對殘暴的警察和邪惡的助紂為虐者,大法弟子一視同仁的救度,是多麼的可貴和值得尊重。再看《神韻》的大雅之道,對中西方眾生中上流社會的啟蒙和救度力度,師父正法的風采,演員真修為體現的大雅和文明,這是我們大法弟子要普遍認真對待和學習的事情。

師父2016年07月31日至近期連續共六篇經文,個人體會:修得越好,越能自然體現修煉者的道德文明和神采,道德修為深淺體現講真相和勸善言辭的清濁和平時為人處世的理性分明與通達,對中國、世界乃至修煉者周圍環境整體的改變,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大法弟子講真相,不僅僅滿足於敢講,還要盡善盡美的講好,講出王者的風度,慈悲與威嚴同在的講得優雅得體,神采飛揚!

《風賦》原文:

楚襄王游於蘭台之宮,宋玉景差侍。有風颯然而至,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於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託者然,則風氣殊焉。”

  王曰:“夫風始安生哉?”宋玉對曰:“夫風生於地,起於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於土囊之口。緣太山之阿,舞於松柏之下,飄忽淜滂,激颺熛怒。耾耾雷聲,回穴錯迕。蹶石伐木,梢殺林莽。至其將衰也,被麗披離,沖孔動楗,眴煥粲爛,離散轉移。故其清涼雄風,則飄舉升降。乘凌高城,入於深宮。抵華葉而振氣,徘徊於桂椒之間,翱翔於激水之上。將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秦衡,概新夷,被荑楊,回穴沖陵,蕭條眾芳。然後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躋於羅幢,經於洞房,乃得為大王之風也。故其風中人狀,直慘淒惏栗,清涼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發明耳目,寧體便人。此所謂大王之雄風也。”

  王曰:“善哉論事!夫庶人之風,豈可聞乎?”宋玉對曰:“夫庶人之風,塕然起於窮巷之間,堀堁揚塵,勃鬱煩冤,沖孔襲門。動沙堁,吹死灰,駭溷濁,揚腐餘,邪薄入瓮牖,至於室廬。故其風中人狀,直憞溷鬱邑,毆溫致濕,中心慘怛,生病造熱。中唇為胗,得目為篾,啖齰嗽獲,死生不卒。此所謂庶人之雌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