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山,依舊好;人,憔悴了…」

陳草庵:《山坡羊•嘆人》
晨雞初叫,
昏鴉爭噪,
哪個不去紅塵鬧。
路遙遙,
水迢迢,
功名盡在長安道。
今日少年明日老!
山,依舊好;
人,憔悴了……

【註解】
山坡羊:元代散曲(通稱小令)中呂里的一個曲牌名。
昏鴉爭噪:黃昏時分的烏鴉,競相鳴叫。噪(讀灶):群鳥的鳴叫。
哪個不去紅塵鬧:哪個人不到繁華的城市,去盡力地追求。紅塵:鬧市的飛塵,這裡指繁華的城市。鬧:轟轟烈烈地干,如“鬧生產”“鬧元宵”。
路遙遙:路途遙遠。
水迢迢:水程漫長。迢(讀條):遙遠的樣子。
功名盡在長安道:追求榮華富貴的人,都奔波在長安路上。功名:功績和名聲。長安:古代帝王的京城,在今陝西西安。
憔悴:困頓萎靡的樣子。《楚辭•漁父》;“顏色憔悴,形容枯槁。”

【賞析】
陳草庵是元代作家中的“前輩名公",《錄鬼簿》中稱他為“陳草庵中丞”。生平事跡不詳。

這首小令意在說明:奔走仕途,爭名奪利,耗心瘁力,實在是浪費青春和生命的愚蠢行為。

頭三句,寫:從清早晨雞初鳴,一直到晚上群鴉歸巢,許多人終日忙碌,去到那繁華的城市鑽營奔走,何等辛勞!中間三句,進一步地敘述:更有許多人,或跋山、或涉水,不辭千里,來到京城,為尋求功名富貴,不知耗盡了多少心血。

以上六句,都是敘述性語言。最後五句,則是議論:今天這些為功名而奔波的人,都是青春少年;到了明天,卻會在鑽營奔波之中耗盡年華,變成一個龍鍾老人,衰朽不堪。到那時——“山,依舊好;人,憔悴了!”是多麼可惜呀!

此曲的結末數句,將“山”與“人”對比,更加鮮明有力地表現了它的主題思想。其藝術特色是成功地運用了對比的手法。

亞里士多德,十分重視對比的作用,他在《修辭學》中指出:“相對觀念之意義,易為人覺察;其於並列排出時,尤為明顯。”亞里士多德所說的“並列排出”使“相對觀念”更為“明顯”的技巧,就是我們所說的對比。

此曲以“山,依舊好”來和“人,憔悴了”並列排比,使讀者從中領悟到:起早貪黑,為功名而終日碌碌的愚蠢和可笑。“今日少年明日老”一句,也以對比的手法,說明了為貪圖富貴而浪費青春,實在可惜。

如今,有不少人為了多掙些錢,而奮鬥不息。特別是中共邪黨里的那些人,為了名利地位去營營苟苟,業力很大,身體內外,都是黑的,這些人己經不是“來日方長”,而是“枯槁憔悴,餘時不多”了!奉勸這些人趕快“三退”,切勿再誤!

這首小令,至今仍然有著十分現實的教育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