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退休金想到應修去的根本執著

一天到幼兒園去接孫女兒,遇見一位早年認識的朋友,說話中他問我現在拿多少退休金,他說他比我多拿四百多。我當時就翻出一種不平衡心理,心想他比我工齡少至少五年,卻比我多拿四百多。進而怨恨心也出來了,心想如果不是被邪黨撤職、降級等迫害,怎麼也會比他多的,這都是邪惡迫害造成的。

其實早先這種不平衡心、怨恨心就翻出來過多次,因此見到單位的同事時,我從來不提退休金的事,怕翻出來這些心。只是在心中自慰多少還有點退休金,能維持生活就不錯了,比起那些被開除公職的同修強多了。這樣一想也就過去了,並沒有去深挖這些心是由什麼根本的執著造成的。過去和同修們談起修去名利情,我經常說這三個字我情和名最重,利基本上沒有。記得那年領導和我談話時說,又要抓你了,我們想保你。擺在你的面前只有兩條路,寫個保證不煉了,一切照常。如果還煉,開除公職、坐牢,你選擇吧。我毫不猶豫的說:煉!回想那時的心真是很純淨的,關過得也幹脆利索,沒有絲毫的動搖。

可是現在為什麼這麼多心呢,拖泥帶水的。我靜心向內找,單單是一個不平衡心、怨恨心嗎?絕對不是。師父在《洪吟》中說:“世間人都迷 執著名與利”,[1]見人家比你多掙四百元心裡就不平衡,這不是名利心出來了嗎?心裡不是滋味兒,這不是妒嫉心在作怪嗎?這背後隱藏的是什麼?那天我和兒子(兒子沒修煉)說:爸想給你們攢點錢,你們也仔細點過日子。兒子問攢錢幹什麼?我說你們現在房子小,想給你們換個大點的房子。兒子馬上說:你可想個遠,這是你修煉人應該想的事情嗎?我頓時語塞了,心裡說:是啊,是你修煉人應該想的事嗎?三件事你做好了嗎?史前的誓約你兌現的怎麼樣?你還顧著想給兒子換房子,這是多重的情啊!

我繼續找下去,情的根源是什麼?那不就是一個“私”字嗎?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執著的這一大堆是什麼,不就是一個私和我嗎?真是一個愚頑難度的凡夫俗子啊!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呂洞賓寧可度動物也不願度人的法,通過自己修煉的狀態我體悟到了師父度人有多麼艱難。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留給我們修煉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修去人心、執著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可自己感到離修煉的標準還相差很遠很遠,師父讓我們“修得執著無一漏”,[3]好多同修都在修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了,可自己表面上的人心執著還沒有修掉,這怎麼能行呢?假如正法明天結束,你只有坐在地上哭的份兒啦?甚至連哭的機會都不會有了。我對自己說:修煉太嚴肅了,趕快驚醒吧!

一點粗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洪吟》〈放下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洪吟》〈迷中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