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業假相為什麼多年不好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初期,我每次學完法後,走路都有輕飄飄的感覺,但是後來漸漸的就沒有這個感覺了,再後來每次學法後就覺得像沒有學過一樣,尤其是來到海外這個自由環境。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可就是思想中一直沒有真正的重視起來,再後來就出現了發正念倒掌和迷糊的現象。接著就出現病業假相。因為它是慢慢的出現,思想上就容易放鬆它,認為象得法初期消病業的狀態,不去管它自己很快就會好。修煉是不進則退,後來發現病業假相的狀態加重了,開始想要改變身體的不正確狀態,自己也做過許多努力,如加強發正念,加強學法,與同修交流。看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我就看同修過病業關的體會與同修學法背法的體會。

我知道出現這個狀態不是師父不管我,是我自己有問題了。這麼多年了,病業假相的狀態一直沒有好反而在發展,自己非常痛苦,怎麼修到現在變成這樣子了,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通過學法、看交流文章、與同修交流,我知道了自己根本問題出在學法上。我學完法後,腦子裡是空的,好像什麼也沒有學過,這是舊勢力把我與法隔開了,它不讓我得法,這麼多年我也採取慢讀法、抄法、跪著學、站著學、盤腿學,效果不大,自己也覺得無奈,最近看了明慧文章,“請長期被病業幹擾的同修思考一個問題”。看了對我震動很大,我被病業幹擾也有7、8年了,自己也一直在人這個圈子裡轉,想用這個手法、那個手法,來解決我身體上的病業問題。而恰恰忘記了一個根本問題,那就是自己是個修煉人,是一個宇宙大法的修煉者。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上的一個大漏,自己一直在洪揚大法上做得認真,在修煉心性上非常放鬆自己。

記得剛剛得法,我極力的洪揚大法的美好。我是個教練,而且還是個高級教練,與學生和家長關係非常好,他們常常送禮品給我,還有幾個相處比較好的隊員與家長常常在飯店請我吃飯。我得法後就拒絕接受家長的禮品,請吃飯也不去了。家長與隊員非常不理解,說沒有我在他們吃飯就不開心。為了符合常人狀態,我答應與他們一起去飯店吃飯,但是我提出必須要出一份飯錢。家長看我執意要這樣做,無可奈何的答應了我的要求。後來邪惡的中共惡黨開始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這些家長就是活傳媒,說法輪功怎麼怎麼好,現在貪官不但吃還要拿,我們的孩子教練就是煉法輪功的,她不但不接受禮品,連吃飯還要付飯錢。正面洪揚了大法。

2001年初,由於我堅持修大法,單位與610和伙把我非法綁架到拘留所,並且非法抄家,這種非法綁架與恐嚇沒有把我嚇倒,一個月後又非法綁架到市洗腦班,是本市第二期洗腦班,在那裡封閉式管理,整天呆在房間裡,有單位派人跟著,還有洗腦班工作人員(大多數是從勞教所來)。晚上睡覺時除了所謂幫教,還有一個穿制服的警察巡邏,每天不是聽邪惡做報告,就是看邪惡的電視宣傳與邪惡廣播來給大法弟子洗腦。我常常心裡默默地背《洪吟》,來抵制邪惡對我們的洗腦,那時我只會背《洪吟》。

我腦子比較簡單,那時洗腦班想盡辦法要讓我“轉化”,有一次把我與一個老軍醫倆人弄到勞教所,讓裡面一個邪悟的大學講師給我們倆分別洗腦,講了半天對我一點作用也沒起,那時我腦子時時保持高度警惕,她們用談談家庭、子女等話作為轉化我的切入點。我一概不談,時刻讓思想溶在法中,不讓邪惡鑽進來。後來我們領導看我不轉化就威脅我,不轉化直接開除公職。我當時腦子也沒有考慮,脫口而出:“沒有工作了,那麼我就去要飯。”沒有想到那個領導轉身就走。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為什麼這麼快就走了。現在明白了,是她背後的邪惡垮了。

最後洗腦班即將解體前,裡面工作人要我寫洗腦班小結。那個時候我很清楚的知道,他們說過不轉化就要送勞教所,怎麼寫當時真的像生死考驗。那個時候我就想了,我堅決不轉化,我也不能害怕勞教而轉化。當時我狠下心來寫小結,我就寫大法的美好,修大法使我道德高尚,還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必定遭惡報。結果真放下心洪揚大法的美好,也沒有被勞教。現在想想,自己當時也沒有很強的正念,但是我的心是純潔堅定的,師父看到我這顆純潔的心,就幫助我闖出洗腦班。103天後本市第二期洗腦班解體。

從洗腦班才出來一個月,被人出賣再次遭非法綁架,這次因為家裡有複印機、師父的新經文,真相材料。那個時候家裡有複印機的很少,警察也非常邪惡的說,這次非得給我判刑。單位也覺得我這次是出不來了,把我所有的東西都給扣了。因為當時環境非常邪惡,大法弟子只要發傳單被舉報,就會被判刑,我家還抄出來那麼多大法方面的東西。心想這次我被邪惡非法綁架,進來了就沒有想出去。在監房裡每天每人要做4000個奴工產品,非常辛苦,整天彎著腰,低著頭。在勞動時我對她們講修煉的故事,那時我也不知道自己肚子裡會有那麼多修煉故事,可回家後竟然都想不起來了,她們那時聽的津津有味。這樣幹活也不覺得枯燥,晚上不完成指標不讓睡覺。我就利用自己的體育知識,針對她們腰與頸勞動強度高,自己編了一套體操,全體監房裡的人在我的帶領下做體操,做完後她們感到全身非常輕鬆,也非常舒服。她們非常高興的說,出去要與我交朋友。我與她們講大法真相,她們都相信大法是好的,那個時候還沒有開始三退。一天我要回家了,裡面的人哭了,說沒有我在她們不會那麼開心了。

來到海外後,我積極參加各種大法活動,在社區退黨點堅持了9年,面對各種酸甜苦辣與艱難,都走了過來。在大家的心目中我是屬於精進的同修,那麼為什麼我的身體會出現那麼大的漏呢?就是我沒有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沒有實實在在的修自己,不會向內修自己,碰到不合自己心意的事就不高興,喜歡聽好聽話,與女兒發生矛盾時,就想都是她的問題,從來不會想想自己有什麼問題了。還有很強的貪慾,如:看到有打折的東西,尤其是吃的東西,明明家裡還有,也要買,不想失去這個便宜的機會。這個利益之心一直沒有真正放下。貪吃巧克力與冰淇淋,知道這個慾望要修去,但就是放鬆自己,用“我是買給女兒吃的”為藉口,滿足自己吃冰淇淋的慾望。 尤其看到半價的冰淇淋就容易動心。這是自己欺騙自己,騙神是騙不了的。還有色慾心、妒忌心、不修口,特別會修別人:這個人這裡不好了,那個人那裡不對了,而不會修自己,說話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自己還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我剛剛講完話,同修開玩笑的說:“領導發表講話了。”聽到這個話使我大吃一驚,原來我的黨文化惡習那麼嚴重,這也與我當教練時對隊員指手劃腳的養成的壞習慣沒有修去有關係,而不是看到別人的缺點對照自己。別人對我好,關心我了就開心,不然就不開心。

昨晚在發完北京時間晚上11點55分的正念,師父看我最近非常想找自己修煉上出現大漏的根本執著,點悟我根子上的問題是自己思想深處存在“無神論”的毒素,嚴重的影響了我的修煉。我對“大法弟子要行神事”,腦子裡曾經出現過一個問號,但是一閃就滑過去了,自己也沒有去多想。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是產生過這個念頭,總感覺大法弟子行神事好像離我很遠,這些不好的念頭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我,使我學法看不到法的內涵,學法走神、發正念倒掌,雖然三件事在做,每天也從不睡懶覺,每天4點多就起來煉功,長年堅持在社區退黨、堅持在平台上打電話,身體病業假相仍不見好轉,自己覺得很無奈。 當我認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後,我首先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清理自己空間場,從思想中、生命深處層層層層清除,清除層層空間中身體裡的無神論毒素,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也棒喝>中說:“修煉就是人要上天、成神,”無神論毒素決不能在我空間停留,我請求師父幫助弟子拿掉這個不好的物質,以後要更加靜心的學法,認認真真的學法,真正按照師父說的話去做,學法中要對照自己,再也不能學法歸學法,遇到問題與矛盾時我行我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了。

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再也不能把做事當作修煉,而是努力的修去自己的執著、努力去提高心性,嚴肅對待修煉,一思一念在法中修。真正要做到也是很難,要有堅強的意志力。例如:我從10歲就開始吃冰淇淋,當時市面上還沒有冰淇淋。我上班後是在高檔的俱樂部訓練,我經常在裡面的食品部買各種冰淇淋吃。來到澳洲後,我仍被五花八門的冰淇淋所吸引。自己吃了數十年的冰淇淋,好像難以割捨,從前只覺得我這個執著先慢慢去,不是主要的。現在認識到修煉人什麼執著都要去。

昨天我去買東西,看見我非常喜歡的一種冰淇淋在打折,我忍不住動手去拿,手剛剛要伸過去拿,這個時候突然肚子裡的法輪快速的轉動起來,馬上我把手縮了回來。唉,要放棄幾十年的執著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是師父提醒了我,自己想吃冰淇淋的慾望才忍住,以後還是要靠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吃冰淇淋的慾望。我要聽師父的話“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三》)願自己在最後真正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