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辭榮譽陶侃回鄉

陶侃打敗蘇峻之後,功勳顯赫,威信極高,朝廷升他為太尉。不久,又提升為大將軍,規定他:上朝不用拜皇帝。

陶侃為人謙虛謹慎,堅決推辭這一榮譽和待遇,不予接受。人到晚年,生怕自己會變得驕傲專權,便有意推掉各種事務,多次要求回到自己的封地長沙,去養老。朝廷沒有答應,請他坐鎮武昌 ,主持晉朝西面的軍政大局。這時,北面是石勒的後趙,西面是李雄的成漢,三國鼎立,雖說沒有大的軍事行動,小摩擦倒也時有發生。因此,陶侃並不清閒。

他所管轄的地方,東到宣城,西到白帝城,北到襄樊,南及越南中部,合共八州,縱橫幾千里,占了東晉王朝地盤的六分之五。由於他的認真勤勉,管理這些地方,做到了井井有條,百姓安寧,路不拾遺。

可是,經受四十一年的辛苦勞累之後,他終於病倒了,才寫信要求退休。紀元334年夏天,他派殷羨(人名)到建康去,送回幾十年來朝廷賜給的各種榮譽證物:發號施令的大將旌節,指揮戰鬥的帥旗,出征乘坐的專車,特等功臣的禮服和太尉勳章,八州刺史的印鑑和證書,以及官衙前的儀仗棨戟等等,凡是朝廷授給的,毫無保留。可有的人一向喜歡把這些東西,當作傳家寶,要向人炫耀的。而他不留給家人,甚至不想留下痕跡,讓昔日的光榮繁華,化為輕煙。

他把各種物資和器械,牛馬車船,錢糧穀米,全都登記造冊。倉庫貼上封條,鑰匙自己帶著。然後把右司馬王愆期 請來,一件件地清點交割,軍政事務也同時交待明白。

六月的一天,他坐著一輛普通木頭小車,到江邊上船,回長沙去。自動來送行為文武官吏和城鄉士民,人山人海,攀住他的車轅,哭聲震動田野。

陶侃抑制住惜別之情,跟送行的官員們說:“我這老頭兒完全垮了,動不得了,不就是因為你們一再挽留無法退休嗎?其實,我哪裡值得諸位這般尊重呢?”

驕陽當空,人潮也像大江的浪濤一樣涌動,人們全都忘記了酷熱,淚眼泣滴的望著陶侃西歸的帆影,留戀、悵惘……

(事據《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