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龔勝大義凜然 以死拒官

王莽(紀元9—23年)纂漢、當上皇帝以後,開始大肆收買人心,起用那些有威望的人。王莽知道,老臣龔勝,在朝廷中,口碑非常好。於是他派使者,帶著詔書、官印,來到龔勝的住處,希望能夠請他“出山”。

早在王莽當皇上以前,龔勝就一直稱病在家。使者到達龔勝的家鄉後,馬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了王莽任命龔勝做師友“祭酒”的官職。接著,使者又找來了彭城的(龔勝的老家)郡太守、縣令、縣丞、郡縣的三老、所有下屬的官員,以及在縣鄉中有頭有臉的士紳、儒生,等共一千多人,帶著他們一起,到龔勝的府邸,送詔書。

使者認為,這麼多人勞師動眾地請你龔勝一個人,你不會不給面子吧?況且,這是封你龔勝做官,是很多人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你龔勝不會這麼不識抬舉吧?因此,當大隊人馬來到龔勝府邸時,使者並沒有“屈尊”進入龔府,而是站在門口,等著龔勝迎接。

可是,使者想錯了!這個龔勝就是不給面子,就是“不識抬舉”。龔勝派家人出來,對使者說,自己病得太嚴重,沒法出來迎接。使者碰了一鼻子灰,心裡非常不高興。可是皇上交給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啊!沒辦法,使者只好忍氣吞聲,自己捧著詔書來見龔勝。

這一見可不要緊,把個使者嚇了一跳。原來,龔勝這老頭兒,真是病得不輕。只見龔勝有氣無力地躺在榻上,身上的官服好像很長時間沒洗了。再看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而且,也是很長時間沒清洗的樣子。

使者先是假惺惺地問候了一番,然後就把皇帝的詔書、官印以及隨帶來的馬車,一同給了龔勝,然後笑嘻嘻地說:“先生,皇上一直在朝廷中掛念您呢!現在聖明的新王朝建立了,可是我們從來沒有忘記過老先生您啊!您看,朝廷正在用人之際,您怎麼也要出來主持大局吧!”

龔勝裝作沒聽見,把頭扭在一邊。使者繼續說:“先生,如今朝廷的制度還沒有建立,很多大事也沒有處理,就是等待您出山主持朝政啊!皇上有很多事情要請教您,想聽聽您準備實施哪些措施,治理國家,也好使新建立的國家,太平昌盛啊!”

龔勝聽到這兒,抬了抬眼皮,有氣無力地說:“勞煩使者回去稟報皇上,就說老朽愚昧,不能擔當這麼重大的任務。況且,老朽年紀大了,身體又非常不好,實在是無能為力啊!還是請你回去稟報,就說我實在不能答應這件事。”

使者說:“老先生說的是哪裡話啊?您一定可以去的,沒問題,您看……”說著,就把官印系在了龔勝的身上。龔勝一看,趕忙又摘了下來,說什麼也不肯接受。使者一見老頭這麼固執,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朝廷。

王莽一見使者自己回來,趕忙問道:“龔勝呢?是不是沒請來?”“這……”使者剛想實話實說,突然眼珠一轉,說道:“陛下,其實龔勝很願意出來。不過現在正是夏天,天氣太熱了,而且龔勝又有病在身,所以他說打算等到天氣涼快一點的時候再過來。”

王莽一聽就明白是怎麼回事,知道是使者怕受責罰編的瞎話,於是就同意了龔勝的“要求”。使者一見暫時矇混過去了,長出了一口氣。接著,他每隔五天就和郡太守一起去看望龔勝,希望他能早日答應入朝做官。

為了能使龔勝出山,使者還對龔勝的兒子龔高暉及學生們說:“這龔老先生也真是…(太固執了),朝廷這次是真心真意地請他入朝為官,而且是用封侯的禮儀來對待他,這是多大的光榮啊!就算是龔先生身染重病,可是也應該先移到官捨去居住啊!那樣的話,才是向朝廷表示他確實有進京做官的誠意啊!可是現在呢?他的做法有點不太合適吧!再說,如果龔先生做了官,也可以為你們這些子孫後代,留下不小的產業啊!”

龔高暉等人把使者的話,轉告給了龔勝。龔勝知道,不管自己怎麼推辭,王莽恐怕都不會放過自己。於是,他把高暉等人叫到自己的跟前,對他們說:“我龔勝雖然不才,但也知道什麼叫做道德廉恥。我接受了漢王朝的厚恩,不管怎麼做,都無法報答。從道義上講,我一個將死的人,怎麼可以再去侍奉另一個搐陰謀而纂位的君王呢?如果我真的那樣做了,我有什麼臉面去見地下的故主啊?”

接著,龔勝又開始吩咐他們為自己準備後事,說道:“我為官一生清廉,所以死後也不能奢侈。記住,我死後穿的衣服只要能包住身體就行了,棺材只要能放得下我就可以了。還有,不要給我種什麼松柏、建什麼祠堂,這些都是沒用的東西啊!”

從此以後,龔勝絕食,死去,終年七十九歲。

(事據《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