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發正念,運用神通,清理自身空間場的修煉體會

師父好:

同修好!

我經常看到明慧網上開了天目的同修寫出發正念時另外空間正邪大戰的無比殊勝的景象,也激起了自己對發正念和運用神通的重視。發正念的效果好壞體現了一個人的修煉狀態。正法已到了尾聲,越到最後我們越要穩住心態,正念正行,讓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千萬別叫舊勢力抓住了迫害的藉口。

今天我想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特別是在助師正法中所經歷的用正念排除干擾的一些超常的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分享。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轟轟烈烈的,但是清除了另外空間對我的干擾,也堅定了我信師信法、在修煉道路上義無反顧走下去的堅定意志。

記得在我修煉初期,只是感覺身體的變化很大,真的是無病一身輕,思想境界也不斷的在同化大法,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往神通這方面想過。由於我們和公婆及兩個小叔子家同住在一個大院裡,奶奶從山東來的時候,把老家的祖宗牌位以及供奉多年的眾多附體的牌位都帶了過來。用奶奶的話講,他們家之所以能過的越來越好都是靠這些牌位的保護。因為我已經學了大法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因此我從心裡排斥這些東西。但是這些東西是無孔不入的,隔壁小叔子家夫妻倆都有附體,還特意在門前蓋了一座“仙堂”,每天都燒香;婆婆家一進門就看見牆上掛著祖宗的牌位。學了大法,我知道這些都是不好的東西,尤其是煉功人更不能招惹這些東西,可是它們對我虎視眈眈,一直想找機會靠近我。

有一次晚上做夢,看見我家門前站著奶奶供奉的三個東西,奶奶叫他們是“保家仙”,它們在往我家屋裡窺測,突然屋裡有一股強大的光發射出來。它們說這個屋我們進不去。第二次在夢境中,它們三個還是站在門口往屋內看,我知道我學大法了,有師父保護,我站在它們面前心裡重複師父的話:“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轉法輪》)它們看看我低著頭又走開了。第三次是邪黨迫害法輪功正猖狂的時候,也是在我消沉彷徨之際。夢中它們又出現了,其中一個說:“好像她不煉了,我們進去吧。”這時我在心裡對它們說:我即使不煉了也不會供你們,我師父說了:“人是最珍貴的,是萬物之靈,你怎麼能夠被這些東西控制著?”(《轉法輪》)於是我就做出“金剛排山”的動作,它們嚇的趕緊往回跑,一邊跑一邊說,她還在煉呢。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功能,也不知道自己修煉的怎麼樣,但是就是能保持一個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常人,知道了怎麼做人,知道人活著的目地,僅僅心存這麼一念,師父一直就在呵護著弟子。

在助師正法中,大法弟子的正念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是師父叫我們做的,也是必須要做好的,如果這三件事有一件做不好,我們救人的力度就不夠,同時修煉狀態也會反覆的。

初期發正念的時候,由於心達不到很純淨,因此受到很大的干擾。一開始發正念,眼前就出現一個人頭在和我說話,有的時候是男的,有的時候是女的,天南海北的跟你聊那些我正在思索和執著的事情,使我的思想不能集中,甚至還會被它的話題所帶動。發完正念感覺大腦迷迷糊糊的,甚至還感覺很疲憊。不斷的跟同修交流,同時經常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發正念的交流文章。感覺法學的少,人心多,常人的很多東西還沒有去乾淨,就會有干擾。學法修心,不斷的在法上對照自己,再對照師父對發正念要領的講法。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告訴我們:“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

2014年聖誕節期間,我們要參加遠在100多公里的南部一個小鎮遊行和功法表演,我開著我的那部新車拉著另一個同修一家三口人前往那裡。去的時候沒有什麼異常,當結束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剛剛進入公路的時候,車子就發出嗡嗡的響聲,開始頻率還很慢,後來聲音就越來越大。我心裡在嘀咕:是不是輪胎夾住石頭了?不對,怎麼好像剎車爆掉的聲音。這時車上的同修問我,你車買了有一年了吧,做過保養沒有?剎車正常嗎?同修這一問,我的心就開始有點慌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壞在半路可咋辦呢。這時車子好像行走很艱難,那個噪音越來越大,似乎車子隨時都要停下來。正在一籌莫展時,我想起了發正念,於是我一邊開車一邊和兩位同修開始發正念。車裡的孩子嬉鬧聲停了,一切是那樣的安靜和純正。兩個同修開始結印,立掌,打蓮花手印,我開著車,除了路標,我做到師父說的,睜著眼也視常人的一切而不見。車子立刻恢復正常,一路暢通順利到家。下車後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謝謝師父!”同修也接著說:“是的,感謝師父的加持。”

一次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時,對方稱聽不到我的聲音,同修也講我的音響效果有問題。找技術同修查看並沒有什麼電腦方面的問題,於是我想到了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範圍的一切邪惡因素。在發正念中我天目看到一對祖孫,穿著破舊的棉衣,五六十歲的老夫人挎著一個東北農村常用的土籃子,右手領著一個小孫女走了,我的電腦立刻一切恢復正常。我真切的感到了正念的作用,那一刻我對大法的內涵有了更深一步的領會。法的力量無所不能,大法不但為我們實現了人成神的路,大法還為我們善解了歷史上種種恩怨。 就在前幾天我在發晚上6點的正念時,先生在客廳把電視也打開了,電視裡正在播放音樂會。由於他耳朵背,把電視的聲音放的很大,嘈雜的流行音樂以及歌手聲嘶力竭的聲音仿佛就在我耳邊。發正念的鐘聲已經響了,我就發出一念:任何干擾都別想動了我,任何對我發正念的干擾都是犯罪。在清理自身空間場的意念一發出, 先生立刻就把電視頻道換成新聞訪談節目,聲音一下子也沒有了,頓時感到能量場的強大,周圍好像一切都靜止了,只有體內的功在猛烈的旋轉。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講到:“大法弟子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為了減少邪惡生命對大法、大法弟子與世人的迫害,發正念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大量的邪惡在正法之勢未到之前被及時的清除,減少了很多損失。然而邪惡已經看到了它們的末日,也表現的越來越瘋狂。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其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從一開始走入修煉,身體上就帶了很強大的東西了,包括師父給下的法輪和機制,都是超常的東西,都是功,我們已經跟隨師父走過了十幾年的正法修煉過程,師父已經賜予了我們強大的神通和法力,就看我們怎麼去對待和運用,中共邪黨那部機器還在轉動,還有很多的眾生等待我們救度,讓我們發揮好正念,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