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色慾心,其實就差那麼一點點

我是修煉20多年的老弟子,色慾心一直去的不好,夫妻生活倒是淡了,勉強說得過去,就是色心太重,看到女性,時常冒邪念,喜歡跟女性搭話,當對方沖我笑時,眼神和心就容易跟過去。微信裡有兩個漂亮女性,偶爾會看看她們空間,她們和我打招呼,再忙也要回過去。儘管我表面很平靜,心裡常翻騰。有時,路過足療吧和桑拿場所,總要瞅幾眼。我很清楚:這麼重的色慾心是不可能圓滿的,心裡很是著急。每次發正念都把去色慾心加上,和同修交流時,常問別人是怎麼修的?多年來一直是這個狀態,我也強烈排斥呀?為什麼徘徊在一個層次中不上去呢?問題究竟在哪呢?難道成功無望嗎?怎樣才能突破出去呢?

師父看我修的太累太苦,正法時間又不等人,於是,在一次和同修交流時,借同修嘴指出了我的癥結:什麼癥結呢?就是我在去色慾心時,一直沒有突破的關鍵是行為猶豫,不幹脆,不果斷。比如:見到女性時不是立馬警覺,棒喝自己立斷色慾。而是在人心帶動下,有意無意跟對方打招呼,搭搭話,往前走幾步,等發現色慾心上來時,感覺不對勁兒,再開始排斥,才開始去。這就等於先挖個坑往裡跳,跳進去後覺得不對勁,再往外爬。總是這個認識,總是這種狀態,總也去不掉。

轉變認識後,我感覺一下子象站在了一個很高的地方,見到異性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色慾心一冒出來時,就“咔嚓”一下斷掉,甚至還沒等冒出來時,就用正念在腦子裡橫掃 一遍!意念幹淨利落,不留任何餘地。其實,以前心裡也明白,自己貌不出眾,又不時尚,還能扯人的狗事嗎?不可能!既然不可能,為什麼不幹淨利落修出來呢?另外的空間色魔,別管大小都是生命,去色慾心的過程就是正邪大戰的過程,沒股猛勁和鐵石心腸,想去掉是不可能的。“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 斷 元曲) 這個猛勁是正念強勢的基礎,必須刀快利索幹脆!

還有重要一點,就是內心深處不要有絲毫對異性的保留念頭,這是色慾心去不掉的根本原因。比如:我手機裡有幾個女性電話和微信,她們對我很有好感,有個漂亮有錢的女老闆,曾請我吃過幾次飯,我也講過真相。她幾次跟我說:“你這人真好,來世咱倆做夫妻吧?”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沒有來世。”事情過去了,這句話卻保留在心裡常常回憶,這樣的事在心裡保留多了,就是色慾泛濫的土壤,保留一點都是麻煩,都會毀掉你。有時侯,她們發來情意綿綿的微信問候,當美滋滋的讀時,心裡是有漣漪的,再回過去,她再回過來,來來往往,沒幾個回合,你就是個大常人了。正念還有多少?內心深處對異性保留哪怕是一點點,都會被舊勢力看的一清二楚,能放過你嗎?保留什麼都是在求,邪惡會源源不斷往你空間場堆積大量色慾物質,把你搞的焦頭爛額,你去吧,沒個去幹淨的。這就是色慾心去不掉的另一個根源。

認識到後,我豁然開朗,毫不保留的發正念全部去掉!去掉!!把心裡對異性“好”的念頭全部滅盡!把自己空間場和思想體系裡的所有色慾物質全部炸淨!其中,有兩個挺崇拜我的漂亮女性,我把她們的微信都打到黑名單裡。這事不能猶豫,別幻想,別在毫無意義的幻想中浪費時間,這個色慾可是最大的自我,這些年我吃了不少苦頭,走了不少彎路。明白了這個道理後,就有一下子提高很多的感覺。

寫到這,我想起師父曾點化我的一個夢:一個叫殷淑英的女同修(速去淫心),站在我床前,我心裡對她很有好感,這念一出,她便和我躺在了一起,要和我做事。我想:“不行”,立即推開她走了。當時還覺得正念足,夢中能過關。後來悟到,師父是點化我這些年色心去不掉走彎路的原因,心裡對異性保留和行為上不果斷,總是在原地兜圈子,徘徊在一個境界上。這個色慾心在另外空間是臭氣熏天的骯髒物質,不能有絲毫的保留和眷戀,當我發正念把心裡對異性那些說不清的保留去掉後,就像站在藍天白雲下,有種輕鬆喜悅感,同時再看異性時,心裡會生出慈悲和善。當然,事情到此還不算終極,還要時時“警惕”,處處“謹慎”,要在一絲一念上達到標準。當我有了這些認識時,我做了個夢:我老伴提著一隻雞(色慾),送給了死去的一個叫“滿嬸”的人,滿嬸把很多雞趕進雞圈,關上了門。我想,另外空間邪惡見我認識提高了,沒有空子鑽了,只好收手不幹擾了。通過這些認識,我深切感到,去色慾心並不難,你覺得難,其實就差那麼一點點,把這“一點點”搞透了,修起來就容易多了。

看到周圍有的同修色慾心去的很苦,有的還戀夫妻那點事,有的去不掉很著急,寫出一點個人淺顯認識,意在交流和促進,並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