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踐中修煉提高 —2017年修煉交流匯總

我們組是個成立九年之久的大法項目小組。為了把工作和修煉結合起來提高層次,大家相約每年開一次修煉心得交流會。如今交流會已經是第四次了,大家感到很有收穫。本文把去年的修煉交流做個總結。

病業出現找自己 病業消

A同修談到出現過幾次病業現象,當她找自己、歸正自己後病業神奇的消失了。以下是A同修的自述: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身體多次出現過狀況,有一次後背里像有一股氣兒在亂竄,啥姿勢都痛。一連疼了三星期。當時也出現過不正確的念頭,是不是內臟器官有毛病了?在一次煉功時,《轉法輪》里的一段法打進了我的腦海,“另一種情況是煉功時氣淤塞到某處不通了,氣到頭頂下不來,他就害怕了。人身體就是一個小宇宙,特別是道家功法在闖關的時候,會遇到這些麻煩事,闖不過去,氣就盤旋在這個地方。不只是頭頂,其它部位也是一樣的,但是人最敏感的就是頭頂。”當時我一下明白了,正是因為我有這個怕心和不正確的想法,才使得這個不好的狀態拖延了這麼長時間。當我把怕心放下的時候,這個疼痛就消失了。

過了一些日子,又出現夜裡持續不斷的咳嗽,搞的不能入睡,而且前胸震得很疼,這次我沒有害怕。第二天堅持去中領館講真相,結果當天這個症狀就消失了。

這兩次的關算是過去了,可我身體還有一個不好的狀態遲遲沒去——嗓子疼。我分析是我心性沒提高上來,主要對我先生有不正的看法,認為他太常人了,不注意修口。所以這個不好的狀態還在。在以後的修煉中,我要徹底的去掉身上的黨文化,真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把心性和層次提高上來。

由無緣見師父驚醒自己

B同修談到了過去的一年,最大的磨難是在大家都能見師父的一次機會中,進會場的前一刻才知道協調人忘了,沒給她報名。交流時她和協調人火忍不住爆發了出來……她自述到:

2016可能是我修煉路上走得最難的一年。開頭和我合作辦報紙的一同修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後不理我了,後來做的一個寫作工作也不順手。這期間還無故的摔了兩次跤受了傷。自己也不知原因在哪裡。

最讓自己傷心的是紐約法會期間,師尊在大會前一天見歐洲學員。我在進會場的前一刻才知道沒有自己的票。在和協調人交流時我的火忍不住爆發出來,一同修吃驚的看到了我不善的一面,很嚴肅的對我說,以前只是聽說,這次看到了,很不好。這讓我注意到自己生命中不善的部分——繼承了父親的特點——強硬。

在以後的一段時間裡我覺得:我是不配作師尊的弟子的,一度失望的萬念俱灰。

某一天,我無意中聽到一丹麥學員和別人交流時說:師父是不會放棄我們的。這句話把我從谷底喚了回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放棄在大法中的修煉,因為對於我來說,生命已經沒有了其它的意義。

在正法項目中提高心性

C同修談到了在使用新建交流平台時自己有不積極的鬆懈情緒,事後意識到這是情在左右自己,要排斥它,歸正自己。

C同修說:從2008年開始,我在網站做講真相工作中經常要學習新的電腦技術。每次換新平台我都以為是最後一次,都以很高的熱情投入,積極的參加測試。但在最近一個新平台的學習使用上,我產生了懈怠情緒,很長時間不想學,也不想測試,念頭不對也不想發正念排斥。

到了快啟用平台的時候,又經過了同修的點化我才不得不對學習和測試新平台重視起來。

事後找自己為啥打不起精神來學新技術?找出的原因是,這像師父講的愛幹什麼,不愛幹什麼,都是情的表現,是用情在做事,學習師父的新經文知道這樣用情做正法項目很不好,很不應該,此外,我還意識到這也是安逸心的表現。

這事讓我警惕,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時時刻刻都不要放鬆自己的修煉,要勇猛精進。

認真煉功是必做的功課

D同修談到過去的一年由於不能認真煉功導致了病業假象,當得到師父的點化後重視每天的煉功,很快使身體恢復正常: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有半年左腿是瘸的,而且是無緣無故的瘸。原因也找不到,自覺沒啥執著的,也沒做錯啥事,為啥這樣呢?直到多倫多的一位老阿姨看到我後,開門見山的說:“你這是煉功不夠數,不能主動消業造成的……”幾句話讓我茅塞頓開。我覺得是師父借她的嘴點化我。

確實當我接了一個工作後很忙,經常熬夜,因此煉功消極,還給自己找理由:我現在沒時間可以少煉。將來有時間再補上。結果不長時間腿就瘸了。既然師父借別人的嘴點化我,我就得必須堅持煉功。於是我開始了每天堅持一小時的打坐,再疼也堅持下來,動功也不落下。這樣不到兩個月,腿就恢復了正常。

這個經歷讓我明白了,煉功人每天的打坐是必須做的功課,是改變本體的重要一環,再忙也不能偷懶。

放下自我 事情峰迴路轉

E同修談到了當他在矛盾中認真找自己,放下自我,問題馬上峰迴路轉、得到解決的經歷:

前年,我們搬家到了科隆附近的小城,科隆是德國著名的旅遊城市,氣派的科隆教堂是遊客最多的景點。我和太太同修認為到科隆教堂講真相是理想之地。沒想到一個很大的心性考驗隨之而來。

過去科隆大教堂前的講真相是德國某同修協調的。她們每周六兩個人在教堂門口拉一條很舊的橫幅,不能煉功,也沒有更多的橫幅和喇叭等。對此我建議申請帳篷,申請更多的橫幅,雖然本意是好的,想提高講真相的效果。但自己有很強的爭鬥心和強調自我的心,結果和德國同修發生了很大矛盾,他們以各種原因拒絕了我的建議。

師父說:“我們學員之間,或者負責人之間碰到了什麼麻煩事的時候,互相之間你對呀,他錯呀,搞起這個來了,有了矛盾,出現了一種緊張狀態,這是不對的。大法弟子要是出現了這個狀態,你心裡頭為這些事情憤憤不平的時候,你這顆心就是在常人之中。我們碰到了什麼問題都要去從法中找答案,我們要看自己,看自己的內心,我哪裡做的不對呀?今天突然間發生的這個問題是不是我做的不對呀?仔細想想這個問題。”(《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是因為我有爭鬥心。我和太太商量,既然大教堂不行,我們去大巴士站放展板吧。這樣,科隆分成了兩個講真相的地方。

師父說:“當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時候,你要敢正視它、承認它的時候,你發現馬上那個事情就變了,矛盾也沒了,對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跟你象沒有發生事情一樣,象什麼矛盾也沒發生一樣。因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沒有任何偶然的機會存在,也不允許你有任何偶然的東西來破壞你修煉的這條路。”(《北美首屆法會講法》)當把心放下來,事情真的出現了轉機。

師父看到了我要證實法的心,給我安排了機會。不久佛學會換人,我主動找到佛學會新協調人說出我的想法,很快實現了科隆大教堂掛帳篷的願望,警察同意我們搭帳篷。

我們的帳篷在熱鬧的科隆大教堂廣場上特別的醒目,所有的遊客都能看到我們的橫幅。由於效果很好,即使在寒冷的一月份我們都堅持周六舉辦活動。為救更多人,我們計劃,天一暖,在周日我們也搭帳篷。

集體學法如何效果最佳

F同修根據自己參加集體學法後的感受,談了如何在集體學法時達到最佳效果的看法。很有啟發性:

我參加了多次集體學法,有一些感觸和大家交流。

我發現大家一起連續、不間斷地讀法的感覺特別好,比那種集體讀一段、個人讀一段好,不會有那種斷開的感覺。特別是,有同修說,讀法時大家每個字都清楚地念出聲來,就不會念太快了。感覺真是那樣,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念出來,同時注意所念的內容,聲音小點,不突出自己的聲音,要能聽到整體的聲音,把自己的聲音融入整體的聲音之中。這樣學法中產生出的那柔和、溫暖和純淨的能量,真是有如沐春風、醍醐灌頂的感覺,很能熔煉人。

有時,個別學員一開始就大聲、熟練地快速念,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聲音壓倒了大家。因為他太快、聲太大,使得其他人不得不緊緊地去追趕他而讀得上氣不接下氣,把柔和的場給破壞了。如果有同修能及時提醒,就會好了。若無人提醒,那大家的學法就像比賽一樣。就我個人感覺,太快也容易念錯,也不容易看到書中內容,只看到字而已,念完了,也不知讀的啥內容,可能效果就不好。

我感覺:集體學法,就像修煉一樣,是一個放棄人心、放棄自我、考慮他人、圓融整體的過程,可以幫助去掉顯示心、妒忌心,學會為他人著想,配合整體。我認為學法時大家不能被強勢者帶動,不能跟太快的人,而應照顧弱勢者,應配合較慢的人;也不能去比大聲,應該能聽到、注意到整體的聲音,就像樂隊演奏一樣,不要哪個人或聲部特別突出,而是讓大家的聲音形成一首優美的樂曲,那整體出來的能量,就能更好地感動人、熔煉人。

正念對待病業順利過關

G同修是我們組的新成員,他談到了自己在師尊的加持下,正念闖過病業關的經歷。自述如下:

去年10月中旬,我在幹活時,猛的一直腰,腰腿劇烈的疼起來,爾後疼的夜不能寐,在受不了時,我在心裡喊師父幫我,能緩解,但後來還是劇烈的痛。

師尊在《轉法輪》講:“因為業力是一塊一塊的消,消下去一塊腿好過一點,一會又上來一塊,就又開始痛”。學到這裡,我知道這是消業,在痛得受不了時求師父幫我外,我自己也不斷發正念,每天堅持學法,五套功法不落。在煉功時,即使疼的滿身大汗淋漓,衣服都能擰出汗水來,我依然咬牙堅持,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師父在《轉法輪》說,“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就這樣我很快過了這一關。

這一關使我體會到:修煉法輪功的人,沒有病,但有難,難是業力所致,出現難是對修煉人的考驗。難出現後的心態是關鍵。心不穩或擔心就起不到好作用,心態穩定,用正念對待,該做什麼做什麼去,邪惡不能鑽空子,難很快就能過去。

在家庭矛盾中提升自己

H同修是我們組的最長者。她談了自己在和親家相處時過的心性關:

自2015年我從租房處回到女兒家住。2016年女婿的雙親因辦楓葉卡也從美國回到了女兒家。親家母是個強勢的人,由於一件小事讓她感到不高興,自那之後她就沒完沒了的用啥摔啥,製造不和諧的噪音。我強忍著不和她正面衝突,該幹啥還幹啥,但是難過的背後流淚。

後來女兒安慰我:“公公誇獎你了,說你快80歲的人了啥都搶著干,不讓我干,我們相處的很好。”現在親家母又要回來了,女兒要我換大容器,珍惜這個提高的好機會。我要做到用修煉人之忍,樂呵呵的對待親家母的一切行為。這是今後我修煉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