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弒假父囚生母的真相

在某處看到關於秦始皇嬴政弒假父囚生母,茅焦進諫一事,覺得有可磋商之處。根據我個人的研究,這段事件在歷史上並不占重要地位,被後人拿來大書特書的主要原因,還是始皇的敵手們用來抹黑這位千古一帝的。

眾所周知,秦始皇英雄蓋世,智勇雙全,仁慈愛才,但因建中華統一大業,而得罪了各路人馬。中國人講根正,秦始皇的出生很不尋常,所以常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來抹黑他。一種流行的說法是,他是呂不韋的私生子,是呂不韋將自己懷孕的寵妾趙姬送給嬴政父親異人後生的。但是呂不韋當時資助扶持嬴政父親異人的時候,已經打算扶持他做秦王,斷不能做這種不合人倫之事。古書中也確有記載,呂不韋收留異人後,幫異人說了門親事,是富戶趙家的女兒。異人當時的身份只是個不受待見的落魄庶出王子,秦國人質,窮困潦倒,母親過世,父親也不把他的死活放在心上。當時趙家是看在商人呂不韋的面嫁女給他,壓根兒就沒想到異人有一天會回去繼位。異人說是娶親,其實有些上門女婿的意思,所以生的兒子嬴政一開始是隨趙家姓的,叫趙政。這趙家的後代,怎麼可能是呂不韋的兒子。

後來異人在呂不韋的幫助下獨自回秦國投奔華陽太后做了太子,趙姬和兒子趙政留在趙國,一直受到呂不韋的關照,對呂不韋幫助異人出頭一事更是感恩不盡,對他自是言聽計從。趙姬畢竟是大家閨秀,還帶著兒子和父母住在一起,她和呂不韋私通的說法,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異人的使命就是把王位傳給嬴政,所以即位三年後就駕崩了,王位就順理成章傳給第一繼承人,時年十三歲的嬴政。嬴政一向對呂不韋很尊敬,雖然在趙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畢竟缺乏治國經驗,所以當時是跟著相國呂不韋見習的。

趙姬嫁給異人的時候很年輕,和異人生活在一起不久,異人就去投奔華陽太后了。好不容易帶著兒子從趙國去秦國和丈夫團圓,丈夫卻早已另納美妾,還生了孩子。所以趙姬基本是守了個活寡。異人過世後她也不到三十歲,就遇見了嫪毐。

史書說嫪毐是呂不韋安排給趙姬的,是很有可能的。因為呂不韋幫異人當然不是只為做慈善,他很有野心,對權力看得很重,異人繼位後他也如願以償擔當要職相國。嬴政繼位後,他更是大權在握,呼風喚雨,好不風光。但是他很快看出來,嬴政絕非凡夫俗子,一旦羽翅豐滿就不會再聽令於自己,於是故伎重演,想走太后這條路,讓趙姬再生個孩子備用著。

這樣,他就物色了嫪毐,假裝成宦官送到趙姬身邊伺候。趙姬出身名門也算恪守婦道,一心拉扯兒子長大,頭腦比較簡單。兒子繼位一忙起來,她就有些無聊。呂不韋送來一個新宦官,她也未設防,對嫪毐極盡溫柔之能事的照料很是受用,畢竟丈夫對她都沒有那麼溫存過,不知不覺就著了道,和嫪毐有了男女苟且之事。趙姬自知此乃大逆不道之事,卻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能聽任擺布,得過且過。

這裡要說明一下,如果趙姬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找面首,她完全可以避免懷孕生子的,生孩子對她來說可是個聲名掃地的事情。但是讓她生孩子正是呂不韋的奸計,所以她才在很短時間裡猝不及防連生了兩個孩子。現在的小說里把她寫成一個淫蕩女子,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完全瞞著嬴政的。呂不韋在孩子出生前,就把他們安排到陪都雍城居住。嬴政只當母后嫌京城人雜吵鬧,並未起疑心。為了讓這兩個孩子名正言順,呂不韋還找機會幫嫪毐邀功封了個侯。他當時也還沒有奪嬴政位的想法,但這些事情卻都是他精心策劃的,並想以後藉機行事。後人對嫪毐被封侯一事多有困惑,他一介平民,又頂著個宦官的頭銜,怎麼就會被封侯了呢?其實是呂不韋搗的鬼。

呂不韋機關算盡,卻沒有料到嫪毐這個人,是個靠不住的膚淺之人。小人得志,四處顯擺,說自己是當今秦王的假父,就是乾爹義父的意思,現在和太后生了兩個兒子,嬴政下台了自己兒子就會繼位,搞不好自己以後就是太上皇了。

這話當然就被人報告給了嬴政。嬴政很震驚,下令徹查。有人說嬴政早知母后與嫪毐私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是不對的。秦始皇重視倫理綱常,如果他一早知道這件事,是絕不會姑息的。那時政務繁忙,完全沒有想到後宮會出這麼大一個簍子。嫪毐一看闖大禍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謀反了。不過他手裡只有一幫烏合之眾,哪是嬴政的對手。時年二十二歲的嬴政,很快打敗了嫪毐,並弄清了事情原委。

嫪毐謀反犯上,自是處以極刑。兩個孩子雖然和嬴政有一半血緣關係,但卻是謀反叛臣和太后生的孽種,敗壞人倫,必須除去的。有人說秦始皇無情無義,不講親情,其實秦始皇對同母異父的弟弟是很寬容的,弟弟謀反失敗跑到趙國,秦始皇也未追究。肅清倫常,這在當時社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處死嫪毐和兩個幼子,當時多數人都是理解的。只是後來人心敗壞,婚姻關係混亂,離婚同居如同家常便飯,人們也不再把倫理當回事,反倒評論說秦始皇車裂假父不仁;殺弟不慈;囚母不孝。世風不古,可見一斑。

呂不韋是始作俑者,但嬴政看在他扶持先父,也曾幫助過自己,輔佐朝政,且也沒有直接參與嫪毐的謀反,就留了他一條性命,後來將他流放到四川。要有多大的胸懷才能做到這樣啊,始皇也算是仁義盡至了。呂不韋一生老謀深算,面面俱到,卻不料晚節不保,下了一招臭棋,滿盤皆輸,身敗名裂。他自感無顏見人,羞愧之下自盡身亡了。

再說趙姬這裡,自然也是羞愧難當,萬死不辭。身為太后卻犯下這敗壞人倫之罪,本當嚴懲不怠。但是嬴政意識到,趙姬在這件事裡其實也是個犧牲品,他又是孝子,就讓趙姬還在雍城待著。但是把趙姬身邊伺候的宦官侍女盡數換掉,一來是原來那幫人也都是嫪毐找來的烏合之眾,必須把趙姬和他們隔開;二來換的這些人都是專門挑選的恪守禮法之人,幫助趙姬閉門思過,不要再犯錯。還有一點,趙姬當時等於是喪夫失子,又犯了這等無顏見祖宗的大罪,當時是只求速死。可是嬴政從小和母親感情就很好,怎麼忍心母親自殺,自己又不能天天看著她,就派了這批可靠之人去日夜看護,不得有誤。

這裡還要說明一下,趙姬這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僅在她這一世為她帶來巨大的傷害,餘生都在痛悔中度過,在後幾世都在償還自己造下的業債。時至今日,人們還把她描述成淫蕩賤婦,也只能說是她自食其果。但是修煉人看到,當時舊勢力為了完成這一齣戲,強行給趙姬腦中打進了亂性敗物,使她根本無力擺脫誘惑,明知前面是深淵,卻越滑越遠。所以說她其實也是受害者。今天的修煉人,也經常會被舊勢力以考驗或需要為理由干擾,明明是舊勢力打過來的敗物,修煉人有時會誤以為成自己的念頭,如果不秉持很強的正念,可能就著了道,釀下大錯。

關於茅焦進諫一說,只有《說苑》中有記載,但這段記載卻是源自野史。很簡單的寥寥幾句,但也經不起推敲,所以並沒有為別的史書所用。

說當時很多人進諫,指責始皇“囚禁生母,不合禮法”,這並不符合當時社會的倫理道德。可能有些拍馬屁的,知道嬴政對母親情深,便不請自來,跑到秦始皇那兒操心人家的家事。嬴政不便言明,就不予理睬。來囉嗦的人多了,被打板子也是可能的。其實如果當時這些人敢上朝對秦始皇的家事指手劃腳,只能說明秦始皇的確非常的開明。

當時確實有處死了些人,但基本都是嫪毐的門下罪大惡極的人,連嬴政那兩個孽債弟弟在內,也不過二十多人,謀反軍隊有好幾千呢,都放回去了,能說這叫殘暴嗎?

至於茅焦,應該只是齊國一遊民,正好在咸陽遊蕩,街頭巷尾聽人這樣那樣一說,就誇下海口,說自己敢去教訓秦始皇。至於如何進諫的,也基本是他自己吹噓,難經推敲。

他說階下擺了20幾具屍體,其實秦始皇很愛乾淨,甚至有些潔癖,宮裡宮外連小鳥耗子的屍體都隨時清理掉的,哪會有什麼二十幾具屍體,還擺了那麼多天,真要那樣,附近得有多臭啊!更不要提大鍋烹這種匪夷所思的細節了,嬴政怎麼也是個大國之君,犯不著把自己搞的象個食人族部落的首領。《說苑》中提到是二十七具屍體,卻都無名無姓,這種寫法對正史來說,是很不負責任的寫法。

還有就是,秦始皇一生征戰沙場,死在他手裡的人不少,但他並不濫殺,更不會讓死者暴屍街頭。他最嚴厲的處罰就是坑殺那些騙人謀財、欺世盜名的方士了,也不過是處死後不予厚葬,屍體直接埋在坑裡,絕非象後人傳說的活埋在坑裡。

可是這茅焦自吹自擂的一派胡言卻被很多喜歡八卦的人信以為真,越傳越邪乎,越傳越象那麼回事,他的仇敵們更是添油加醋大作文章,結果後來有人竟然也把這種炒作當成正史記錄下來,以訛傳訛,傳到今天。

而現在敗壞的人類,發掘出裡面淫亂的部分大肆渲染,嚴肅的歷史被塗改成了污穢不堪的成人電影。這段本不應留下的歷史,才以歪曲的面目留到現在。

翻開歷史的面紗,更需要正本清源,回復真正的傳統價值。作為大法修煉人,有責任從紛亂的史記中提煉還原歷史的真實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