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體專案行動中找到不足 修好自己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之前還一直對撥打營救電話很打怵,覺得沒有打三退電話簡單,尤其一看反饋,同修都接聽那麼多那麼久,自己還著急, 為什麼我做不到。 直到又讀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師父說:“其它地區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大陸這個大法的主體在做,在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也協助著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那麼,我每次在全球營救平台<明慧當日迫害案件直播室>的值班不都是直接在抵制著邪惡對大陸大法弟子的迫害嘛,尤其是大型專案行動,更是積聚了海外大法弟子的極大力量在清理著邪惡。而我還在挑剔著撥打電話容易不容易,還跟同修攀比接通率,更是妒嫉心不去的表現。口口聲聲說要跟著師父的正法進程,這種心態又如何能做到?

《北美巡迴講法》師父說:“如果你們修的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體的變化相對來講也小。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映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我深知自己撥打營救平台電話無法突破的原因就是自己沒有修好,被觀念阻擋和執著心不去造成的。我下定決心,否定這些不好的東西,修去它們。

這次撥打“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重點專案”前,我就想著要抓住機會好好撥打,突破自己。撥打前,我都儘量把其它項目和常人事情做好,提前幾天蒸好包子,不用為吃什麼浪費時間。以前常常因為這個時間段有業務信息,沒控制住自己回覆了信息就把時間耽誤了。這次把手機提前關閉網絡,免得有干擾。

第一天撥打的接通率特別低,兩包電話就接了三個人,還聽的不多。打到最後我又沮喪了。轉念一想,我沮喪了沒動力了,誰高興呢,一定是舊勢力嘛,那我怎麼能順著它去呢?大家一直都說響鈴也是震懾邪惡,我怎麼還沮喪?因為內心有種不堅信,懷疑, 那就不是正念,沒有正念怎麼去抵制邪惡?認識到這些,我馬上調整自己,發正念,清除電話那頭干擾眾生得救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就算眾生在我這不能得救,我清理了他背後不好的東西,下一次也能得救。

第二天打電話前又出現了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弄的我很疲憊,快到點打電話了也沒把心收回來,還在執著思考著。時間到了想著不打電話也不行,領了案子就開始撥。一聲響鈴對方接通了,搞的我措手不及,愣了幾秒,開始講真相。覺得自己講的不好,他聽了幾句就掛掉了,我隨後撥過去他就再不接了。我想這不是白白在浪費時間嗎?也許眾生億萬年的等待就是這一通電話,全因為我的沒做好,讓他錯失了得救的機會,師父和眾神都看著等著我能把他救起,我卻執迷不悟陷在人事中不能正念救人。後悔不已。

想明白後趕緊調整自己,正念加持,很快又有電話被撥通, 有一通那人在聽的過程中和顏悅色的反駁我,也不罵人也不生氣,就是說共產好之類的,不聽我講。以往每次遇到這樣的我就氣的不行,這次也是沒控制住大聲豪氣的跟他講,沒有一點善念。反思自己為什麼總生氣呢?因為他不聽我的,他不按我的思路走,不認同我。在修煉中我也是這樣啊,項目中得不到別人的認可就覺得沒動力了。跟同修交流時,別人不符合自己 ,或者說自己不好了時,我表面接受,心裡是不愛聽的。我還覺得眾生可憐,其實自己某些時候就像他這樣,在好多問題上執迷不悟。

我想到這裡,放平心態,又撥過去電話,這次我明顯說話的語氣平和下來,他繼續接,我繼續講。過了一會他在電話里開始不斷的給我放常人歌,掛斷還接,每次都放,還說“告訴我你喜歡聽,我換著放。”我悟道這就是在提醒我平時放不下常人的東西,打電話的時候思想也時常跟著彩鈴去了。然後我再打時每一通電話都不聽那些彩鈴,也警告自己少看常人的東西,保持思想純淨。救人太嚴肅了,時時刻刻都要保持正念才能不被邪惡干擾。我的這些不足也要趕快補上,想想因為我而錯失得救機會的眾生,真是覺得很痛心。

這次專案中還有一個警察的電話讓我記憶深刻。他接通之後不說話,後來我講到國民黨和中共打仗,中共的做法沒有人性時,可能他有了興趣,開始說話,還放出他錄下的我之前的聲音。我給他微信號,他問這是你的麼,我們可以通話麼。因為我也有做項目的微信號,但是我假裝肯定的說,“是啊,我們公用這個。”潛意識裡怕他聯繫我。他還把他電話給我,“說看我多實在,電話都給你了,你還不給我你的微信。”這一下就讓我把怕心、不相信別人的心、保護自己的心都暴露出來了,真是慚愧。師父藉助常人嘴在點化我啊。之後他居然提了師父的名字,說了不敬的話,我特別傷心,哽咽著說,“你不要說我師父的名字。”他還說,特別囂張的語氣。

我就在想一定是我沒做好啊,敬師敬法方面做不好,過後想到最近一直是在平台上學法,坐在家裡讀書,坐姿啊、衣著啊、學法專心程度啊,都不夠好,有時候中途還做點別的,有信息還回覆一下,看一眼手機什麼的。表現出來常人說出這麼不好的話,對他自己多不好!瞬間就覺得眾生悲苦,如果不能得救就會跟著邪惡幹著壞事,生命的歸處在哪啊?等待他們的將是多麼可怕的後果!想到這裡,我更加覺得使命重大,每一通電話都是救人的法器,要想讓法器威力加強,就是修好自己,敬師敬法,好好學法煉功,堅定救人的信念,每一念都要用正念,慈悲的對待世人,清除背後操縱他們的邪惡,這些都要做到實處!才不負師恩。

每一次專案行動還有同修的交流中,都發現自己還差的很遠。如何跟上來,就是不斷的實修自己,做每個項目,打每個電話都用真正為了世人能得救的心去對待,不能浮於表面,不走過場,珍惜師父給我的每一分鐘,抓緊時間救人!

以上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