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刺史的兒子住馬棚

三國曹魏時期,胡質曾任征東將軍、荊州刺史。有一年,他的兒子胡威,從洛陽去荊州探望父親胡質刺史。由於家中貧窮,隻身一人騎著毛驢,長途跋涉到達荊州。

胡威見到父親時,父親正在桌前批閱公文,鬚髮已經斑白,胡威連忙叩頭請安。胡質放下手中文牘,捋著花白鬍須,將兒子細細端詳,令他一旁坐下,問過家裡情況和兒子的學業後,說:“為父公事纏身,每天睡得很晚,我給你另找一間屋子住吧,不過衙門裡沒有空房,恐怕得住到外面了。”

胡威說:“我住到衙門外,向大人請安不方便。如果沒地方,我就在馬棚里,搭個鋪吧。”胡質含笑點頭。於是整個省親期間,胡威都住在馬棚里。

過了十多天,胡威見父親公務繁忙,自己又無事可做,便要回去。胡質送給兒子一匹絹,做路費(那時的朝廷,常以物代物發薪俸,市場上有以物換物的方式做買賣)。兒子疑惑地問道:“大人為官清正,從不受禮,哪裡來的這匹絲絹呢?”

父親微笑道:“這匹絹,是我從自己的俸祿中,節省下來的,你帶上它,到路上換點口糧吃吧!”胡威這才接過絲絹,辭別父親上了路。

當時,胡質刺史的手下,有個都督,得知刺史的公子,要回洛陽,便在胡威動身之前,請假回家。他暗自準備好行裝,先於胡威出發,在百里之外,等候胡威。等到胡威趕上來以後,他主動與胡威搭話,說自己也去洛陽,願與他結伴同行。

一路上,他對胡威照顧得非常周到。二人同行數百里。胡威覺得這個人行徑有些可疑,心想,我和他素不相識,他對我怎麼這樣殷勤?於是便對他說:“老兄一路上對我十分關照,小弟很感激。我看老兄不是等閒之輩,不知目下在何處公幹?我父在荊州當刺史,將來你如有用得上小弟我的地方,也好為老兄出把力。”這個都督一聽,正中下懷,便將自己的姓名、職務等真實情況,告訴了胡威。

胡威問明真相後,當即把父親送給他的那匹絲絹送給他,以表謝意,並謝絕了他的護送,打發他回荊州去了。

胡威回到洛陽後,在給父親的信中,順便談及此事。胡質看後大怒。次日升坐公堂,處理完公事後,便將那位都督叫到堂前,問道:“數月前,我兒來此省親,回去時,有一人護送他走了幾百里,是你不是?”

那位都督,以為表功的機會到了,忙說:“正是卑職。下官見公子一人上路,無人作伴,甚不安全,所以送了一程。”

胡質將公案一拍,怒斥道:“你身為國家官員,竟敢擅離職守。我兒乃庶民百姓,況與你素不相識,你卻丟下公職,去獻殷勤,定是別有所圖。品質實屬惡劣,怎配為官!”當即下令:將他推出去,重打一百杖,革除公職,遣送回鄉!

都督受了皮肉之苦,追悔莫及。獻殷勤反而丟了官。

胡質刺史的無私品質,受到百姓的稱讚!

(事據《淵鑒內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