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大法後的變化

我在一個省建築公司從事財務工作,年輕時就患上了鼻炎,頸椎病,神精衰弱,頑固性皮炎,婦科病等多種疾病,經常跑醫院求醫問藥, 由於身體不好,再加上工作壓力大,精神很消沉,我常常感嘆人生真苦真累。

以前在公司總部工作時, 財務部門的人比較有優越感, 能得到比其他部門更多的好處, 我就利用職務之便多報銷醫藥費,覺得自已占了便宜沒有吃虧。工作中時常有人請吃飯,在這種環境中待久了,我和部門裡的同事對請客送禮之類的事情已經司空見慣,而且還心安理得。後來我從公司總部被調到分公司做財務工作,在這裡我遇到了修煉法輪功的工作搭擋,看到她一貫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和樂觀豁達丶熱心助人的精神面貌,就感覺她和我以前的同事不一樣,我從心裡敬佩她,並深受感染。而且我非常羨慕她比我年齡大十幾歲,可卻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她告訴我她以前是個病秧子,一身病是學了法輪功去掉的,尤其是患了二十多年的胃病煉功後很快就徹底好了。耳聞目睹她的變化,我也想學煉法輪功,這樣在她的幫助下我九八年三月走入了大法修煉。煉功後僅僅兩個星期,我身體所有的病狀就消失了,真正體會到了多少年都沒有的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太高興了,親身的經歷讓我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功效。至今已經修煉十九年了,在我的思想中早就沒有了“生病”這個概念,不僅身體健康,而且感覺自己越活越年輕了,走路生風,爬樓梯象年輕人一樣輕鬆,近五十歲的人,皮膚細嫩光滑,白裡透紅,比在年輕時還要好,別人都說我看上去就像二十幾歲的小姑娘。

現在想起來,走入修煉後的這段時間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樂的時光,每天工作之餘我和搭擋同修就是抓緊時間學法背法,比學比修,不斷地提高心性,在工作中遇到的各種矛盾和麻煩事, 我們倆都會用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工作兢兢業業,不計較個人得失,處處為別人著想,別人來辦事,不論什麼時候,哪怕是正在吃飯或午休時間,我們都會儘快地先給別人把事情辦好,儘量不耽誤別人的時間,因此在公司里我和同修贏得了很好的口碑,深受領導和同事們的信任和尊重。通過學法修心,我們對名利也看淡了,有時來結帳的材料供貨商請我們吃飯或送點禮物,我們倆也都婉言謝絕。記得有一次是在九九年新年期間,有兩個包工頭給我們紅包,大包工頭給我倆各伍百元,小包工頭給我倆各伍拾元,我倆當時就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煉人,不能收紅包,並把紅包退還給他們,他們很不解,還以為我們嫌給少了不收,表情有些尷尬,經我們耐心的解釋,告訴他們:我們修煉法輪功是有嚴格的心性要求的,為你們做好工作是我們份內的職責,而收紅包是要失德的。聽明白後,他們的表情由尷尬變得高興,由不解到發自內心的讚嘆。後來他們把這事說給周圍的人,使得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貪財,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真正的好人。

一九九八年中國大陸很多地區都發生了特大洪災,國內媒體大力號召抗洪救災,我們公司也向全體職工動員捐款捐物,向災區人民賑災救援。我那個時候工作才幾年,工資也不高,月工資才六七百元,小孩剛滿一歲,家庭經濟也不寬裕,我和同修想到自已是個修煉人,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個好人,災區人民生活困難需要救援,我們也應該盡一份力量幫助災民,我們倆就從自己的工資中各拿出三百元主動交到公司工會賑災處,捐三百元這在當時全公司捐款者中是最高的,普遍都是捐五元。我們當時也不是為了圖名,只是覺得自己是個修煉人,就應該比別人做的更好一點,就是這個簡單的想法。同時當我得知遠在湖南的舅舅家也遭了災時,我又給舅舅家寄去肆百元,,幫助他們一家度過災難,這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是不會這樣做的。

在當今唯利是圖,世風日下的這樣一個濁世中,修煉大法讓我從原來的疾病纏身到現在的身輕體健,使我從一個貪圖小利的人變成了一個為別人著想的好人,這是大法的威德,是師父的慈悲救度。今生能有幸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