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球營救平台整體作戰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作為大法弟子,師父無時無刻的呵護著我們,我們每一步的過關和提升,師父都做了苦心且周密的安排。我理解如果我們沒做好,關沒過去就打亂了師父的苦心安排,同時也加重了師父對我們自身難的承受。

一、師父點化我上營救平台

我於2010年移居加拿大後,居住在一座小城市,剛來的時候也沒看到什麼華人,由於生活的圈子縮小了,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也不多。聯繫到當地的同修後,參加當地的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使自己意識到了跟上正法進程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當地的同修不多,也沒有什麼講真相的正式項目,當地也沒有神韻演出,每年都是協助鄰近的城市做一些神韻的推廣和賣票,還有就是反“活摘”徵簽。來加國三年後,才聽說有上平台打電話這個項目。所以那幾年在做三件事上完全沒達到師父所要的。

有一天一個聲音在我的腦海里說:“你應該上營救平台。”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叫我加入全球營救平台。開始我抱著試聽營救平台同修怎麼打電話的心態進入了901(明慧當日迫害案件真相組)房間。當時同修們正在交流,我被同修的交流所觸動,就心生一念:“就在這個平台了。”後來又聽到營救平台協調人講打重點專案的事,這更激起了我上營救平台的興趣和衝勁。上營救平台撥打真相電話,我有一個先決的優勢條件就是:我對任何人都沒有畏懼心,無論對方是省級官員還是國級官員,在我的心目中他們都只是一個人,只是做的工作不一樣而已。上營救平台撥打公檢法司、政府部門官員的真相電話對我來說沒有一點障礙。

二、在撥打大型重點專案中修心

每次一收到全球營救平台有大型重點專案的通知,就知道又要大打正邪之戰了,所以打電話救眾生的責任感就更強了。自從加入營救平台後,每次的重點專案行動我都不落下。但由於與國內的時差問題,每次專案只能撥打3~6包電話。在重點專案撥打中都會暴露出自己許多沒修好的人心,比如:急躁心、顯示心、歡喜心、不耐煩的心、爭鬥心等。我從打電話中發現自己的不足,在對照法和同修的交流中找出自己的差距,達到實際的“比學比修事事對照”(《洪吟》<實修>)在救人的同時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層次。

每次上營救平台打電話時,無論是重點專案還是平常的營救案例,我都會全神貫注地投入,不走神,不走動,坐在電腦前認真地撥打每一個號碼。我明白領到這些號碼都不是偶然的,我就應該對這些生命負責。無論對方是否接聽,無論接聽的眾生持什麼態度,惡劣的、還是善意的,我都會慈悲地、善意地對待;我知道我拿到這些號碼之前已經有很多同修做了前期的鋪墊。如果我不能認真地、嚴肅地、負責任地撥打這些號碼,那就是對不起眾生、對不起同修的努力付出,更對不起的是師父的苦心安排。撥號前我就會正念地提醒自己:只要正念,不要人心,並默念《洪吟》中的(正念)。如果對方的電話長響鈴不接時,我就正念強地對電話號碼說:“這個手機號碼呀,你聽著,我知道你們都是有生命的,現在與我一起救你的主人吧,快去叫你的主人來接電話,你主人得救了你也會有一個美好的去處。”有幾次我這樣一說,對方就真的來接電話了;但有時不起作用,這與自己當天的修為和當時的正念是否強大有關。所以我悟到:只有在修好自己的同時並本著慈悲的善念和強大的正念講真相時,才能起到救人的作用。

最近參予的兩次重點專案:“遼寧省瀋陽市、錦州市、鞍山市的重點專案”和“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重點專案”感觸很多,也是對自己修心的一個提升。這兩次專案共領了7包電話。第一次重點專案接聽率80%,接聽時間有長有短,接聽比較長的時間是13到18分鐘。這4包電話都沒有具體信息,只是電話號碼。撥打第一次重點專案的第一天,接近打電話的時間時,小孩正在睡覺。我就想趁小孩睡覺時,抓緊時間領案撥打。結果發現我是第一位領案例的人,當時覺得自己領到第一案有一種強大的責任感,所以告誡自己一定要把這包電話打好、打透,帶個好頭。這包電話是錦州市的,8個號碼中除一個空號和一個長響彩鈴不接,其餘都接了。但對方接聽和互動的時間都不長,從几几秒到幾分鐘的都有。第一個號碼撥打20次接聽8次,每次聽4~5秒,對方一聽到我的聲音即掛;第二個號碼空號,撥通第三個號碼時,電話一接通,對方語氣很兇地問:“你哪裡?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這是哪裡嗎?這裡是專門抓捕法輪功的。” 我義正言辭地說這正是我要撥打的部門。他說:“你敢報名嗎?我現在還有30秒,給你定位。”他說什麼我也不動心,他在講時,我發正念剷除解體背後操控他的一切邪惡因素與生命,並默念《洪吟四》中的<正念>:“疾風電掣上九霄,雷霆萬鈞比天高。橫掃穹宇無盡處,敗類異物一併消。”和《洪吟二》中的<法正乾坤> :“慈悲能溶天地春,正念可救世中人。”他在那邊不停地喊叫,喊叫中並夾雜著罵人的穢語:“你敢報名嗎?不敢報名就掛電話。”我保持平和的語氣對他說:“我叫啥名不重要,我關心的是你和你家人的平安與幸福。請你靜靜地聽幾分鐘。人為什麼兩隻眼睛,兩隻耳朵,一張嘴,就是要多聽,多看,才能了解事實真相,明辨是非。你也是老百姓的兒女,大家都不容易。”聽到這,他語氣緩和了,說話的語氣沒之前那麼凶了。他說:“你這麼好心,報個名留過聯繫方式吧,咱們當面談。”我說:“如果你今天明白了真相,選擇善良正義的一面,保護了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在真相大顯那一天時,也許我們會見面。”聽到這,對方就不再說什麼,靜靜地聽我講真相。對方聽了2分多鐘的真相後掛斷電話。對方掛斷後我緊接著再撥打了6次,每次都接聽1分多鐘。這個電話前後接聽8次差不多14分鐘,講了所有的基本真相及善惡報應的天理,特別是詳細解析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和“活摘”真相、江魔派親信談條件、出賣國土。講到江魔派親信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談條件時,我以威嚴的語氣說:“你知道嗎?你們今天的生命都是法輪功學員用鮮血和生命換給你們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你們今天的生命與平安,在沉受著巨難,為你們付出,甚至遭遇被“活摘”的大屠殺。古人云:'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們不僅不報恩,還在迫害你們的恩人,你們的天良何在。” 我在講時,聽到對方嘆氣的聲音。我想對方是明白了一些真相才有此感嘆。

這次瀋陽市、錦州市、鞍山市專案中還有一位眾生接聽時間比較長,一位女士接的電話,她與我互動時表現的很不耐煩,說這裡是社區,你要我們做什麼。我說希望你了解法輪功真相。她就說我為什麼要了解法輪功真相,不感興趣。我說了解法輪功真相對你太重要了,每位中國人都需要做出正確的選擇才能有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然後她就不說話了。靜靜地聽了13分多鐘的真相,聽完我講的所有基本真相和一些輔助真相併接收了翻牆網址後才掛斷。

撥打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重點專案時,我一共領了3包電話,這三包電話接聽率70%,接聽時間比上一次專案長,最長在半個小時以上。這三包電話中沒有罵人的接聽者,其中一位接聽者在互動時,還很友善地說認同“真、善、忍”,說“真、善、忍”好,說他在外面出差,不方便詳談,叫我等10天他回單位後再打電話給他。

在這裡我想與大家分享其中一位眾生在接聽真相明真相的一組電話。在這個電話撥打中使我感觸很深,真正地體會到了眾生真正明真相後的那種喜悅感與幸福感。這通電話的撥打中在師父慈悲地加持下正念強地讓接聽者完全地明白了大法真相。師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這個電話是哈爾濱市香坊區某派出所的一位警員手機號,我撥打了5次他接聽3次:57秒、3分57秒、21分27分,最後那次是對方明白真相後,在與對方友善地互動中掛斷電話。對方第一次接聽時,我說:“鍾先生,晚上好,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攪你,這個電話對你非常重要,請你靜心地聽幾分鐘。”當我提起最近本市阿城區在2月25號200多名警員出動非法綁架了16名法輪功學員時,他掛斷電話。第二次對方聽了一些基本真相後掛斷。第三次接聽時,我說:“先生,聽真相電話的機會真的不多了,今年為什麼是雞年,金雞報曉,曙光很快就要到來了,也就是說法輪功真相很快就要大白於天下,一旦真相大白於天下,你就失去機會了,那等待你們的就是大審判台。難道你真的想被送上審判台做江魔的替罪羊嗎?並且因你參予了這場迫害還會殃及你的家人、甚至你的子孫後代,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不要再做井底之蛙了,從井底跳出來吧,放開你的心扉聽一下真相吧,人為什麼兩隻耳朵,兩隻眼睛,一張嘴,就是要多聽多看多了解,才能了解事實真相,明辨是非。你知道嗎,去年習當權者為什麼選擇6月10日把江魔從家裡強行帶走,並且它兩個兒子也被帶走審查了。因為它當初發動迫害法輪功設立了一個610非法組織,高於法律之上,動用四分之一的國庫金用於對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絕人寰,慘無人道地迫害和大屠殺。”我看他沒掛,緊接著講了所有的基本真相及善惡報應的天理;大法洪傳以及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世界各國政要慶祝這一盛大節日的盛況;當前形勢,特別是詳細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和“活摘”真相、武警舉報錄音、江魔派親信談條件、出賣國土、343和48號決議案、王立軍出逃美領館詳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以及它卸磨殺驢的事例;貴州藏字石;給了翻牆網址和舉報電話,並講了如何給自己三退和幫家人三退。講到江魔派親信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談條件時,我以威嚴的語氣說:“你知道嗎?你們今天的生命都是法輪功學員用鮮血和生命換給你們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你們今天的生命與平安,在承受著巨難,為你們付出,甚至遭遇被“活摘”的大屠殺。我相信你還是有天良的,趕快心動起來保護好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向追查國際大舉報電話將功贖罪吧,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緊接著又講韓廣生保護法輪功得福報、張家成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例子;我看他還沒掛電話,又講了很多正義律師為法輪功作無罪辯護的實例,並把律師給一位重慶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作無罪辯護的陳詞念了一遍:“法輪功從傳播以來,尤其是被非法打壓後,真實的堅守著“真、善、忍”的理念,展現著超越守法之上的道德標準,十七年來,雖然面對侮辱嘲笑冤獄酷刑,他們堅持懷抱善意,承受著漫長而巨大的苦難。按照真,他們揭示講述著真相,按照善,他們慘遭迫害而無怨無恨,希望喚醒世人的良知,擁有美好的未來,按照忍,他們忍受著苦難,割捨個人的所求所得,堅守著和平,理性,他們忍的堅強不屈,無所畏懼。

他們相信正義真理必勝,十七年來,從來沒有以暴抑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這是一種怎樣的捨身救世精神,這是一種怎樣的大慈大悲情懷?所展現出的境界甚至已被看作中華復興、道德回升的希望。律師的這番陳詞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法官們,他們都被感動的流下了眼淚.

我講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對方都沒出聲,準備掛電話前我問他:“先生,你在聽嗎?你能回應我一聲嗎?哪怕是小聲回應一下都行。我已經打了一個晚上的電話了,你也聽得出我已經講的虧干舌燥了,卻捨不得去渴一口水,就是不想耽誤時間,希望你能真正地明白真相得救度。”此時,對方回應說:“喔。”我接著說:“我剛才講的你全都聽了嗎?”他說:“是的。”我說:“你都聽明白了嗎?”他說:“聽明白了”。我說:“爭取這千古機緣將功贖罪,保護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好嗎?” 他說:“好” 我說:“把你今天聽到的真相告訴你所有的親朋友好和同事,讓他們也了解真相有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好嗎?”他說:“好。” 我說我講的是有限的,你上到那個我給你的那個網址,上面內容非常詳細,好好上去看吧,他說:“好的”。然後我說很晚了,你也要休息了,我說了些祝福他和他家人的話語後準備掛電話時,他說:“謝謝你告訴我那麼多我以前不知道的真相。我現在什麼都明白了。謝謝你!”我說:“祝福你選擇了平安美好的未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當我掛電話時,他一直在說感激的話。

打電話講真相是一個魔煉人心、去人心的過程。打電話中會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眾生:有一接電話就狂罵的、有的甚至罵你祖祖輩輩的;有羞辱你的和說髒話的;還有說下流話的;也有明白真相說感激話的。面對形形色色不同眾生的態度就看自己動不動心。每次遇到罵人的眾生時,我就想到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的法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我悟到不論是在打重點專案或平常的案例中,心時刻要在法上,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賜予了我們無量的神通與法力。打電話時如果我們無任何私念地本著救眾生的純淨心態,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與法力,就會自然地幫助我們打破對方所有的電話設置假相,解體背後干擾眾生得救的障礙,讓對方靜靜地聽真相,從而救了對方。

師父在《轉法輪》第八講的<周天>中說:“在很淺的層次中大周天運轉就形成一個能量流了,它會逐漸的加大密度向更高層次中轉化,會變成密度很大的一個能量帶。這個能量帶它在運轉,在運轉過程中,我們在很淺的層次中用天目去看,發現它可以使身體裡面的氣換位:心上的氣跑到腸子上去了;肝上的氣跑到胃上去了……如果在微觀下可以看到它搬運的是很大的東西,如果把這個能量帶打到體外來,它就是搬運功。功很強的人,可以搬運很大的東西,就是大搬運。功很弱的人,可以搬運很小的東西,就是小搬運。” 從這段法理我悟到:我們修的好的時候,我們的能量帶非常強大,就像師父在《轉法輪》法中講的“功很強的人,可以搬運很大的東西,就是大搬運。”就可以解體背後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障礙。如果我們修的不好的時候,我們的能量帶就很弱,就只能解體背後干擾眾生得救的少部分障礙,這樣就使眾生接電話時聽幾十秒,甚至不聽。

最後以師父的《洪吟二》中的<快講>來結束我的交流: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點修煉體悟。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