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一小時法輪功去掉全身疾病

在中國我享受公費醫療,可多種疾病纏磨我的身心二十多年。對於我的慢性疾病醫院沒有特效藥,是我煉一小時法輪功去掉了全身疾病。這是法輪大法的神奇,也是師父對我的慈悲。今天講出我煉一小時法輪功去掉全身疾病的故事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分享:

從二十多歲直到五十歲,我患有多種疾病。年輕時我腿疼、腰疼、手麻木、肩周炎等疾病。到了四十多歲的時候,舊病沒治好先後又增添了新病,那就是視疲勞、頸椎增生、失眠、高血壓等疾病。到了我四十九歲時,也就是一九九九年秋天,以前所有的老病都無法治癒,又增添了新病:我左腿膝蓋左側長出一個像大棗兒一樣大小的大圓包,我不知包里是水是血還是氣,疼的不能走路,經幾次醫院治療無效反而造成藥物中毒。大圓包消失後,從膝蓋到整個小腿又長出了無數個小圓包兒,連成一片,鼓起老高,通紅鋥亮,可怕至極;一天早晨,左腿膝蓋處出現過三次骨頭脫臼,朋友孫大哥幫我治好脫臼後,又騎著三輪車幫我找到按摩醫師醫治。經過兩個月的全身按摩,病症減輕了一些,但有時我的腿還是疼的不能走路,可是我停止了按摩,因為私人按摩醫師劉大夫回家過年去了。

事隔五天之後,也就是公元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黃曆庚辰年正月初三。晚上九點多,我掃地時,腿又疼起來了,左腿膝蓋處疼得不能動,更不能走路,只靠右腿用力支撐站在客廳的地上。心想:明天是我公公的生日,我的三個弟弟和兩個侄子還來拜年,我怎麼招待?要叫娘家人知道了我的腿疼病這麼厲害,他們會是什麼心情?

在北京政法大學上研究生的女兒回家過年了。女兒親眼看見了我因腿疼而痛苦的樣子,就勸我煉法輪功。女兒說:“媽媽煉法輪功吧”。我心急火燎的說:“我天天都很忙,哪有時間煉法輪功啊?”女兒心平氣和的說:“很多有病的人煉了法輪功病就好了”。隨著女兒話音的消失,我腦子裡變得空空的沒有任何思考,就跟女兒學著煉了一小時法輪功靜功。

在煉靜功過程中我的感覺很明顯:盤腿打坐大約十分鐘後,我右腿大腿處噌噌地往外竄涼氣,往右邊竄,好像大腿裡面有機器、有動力一樣,不停的往外排涼氣。接著我的後背熱起來了,隨後腦袋出汗了,大汗濕透了所有的頭髮。十點多鐘,我入睡了,睡了一宿好覺。第二天早晨起床後,我腦子裡還是空空的沒有任何思考,便全身輕鬆的干起了家務活兒。神奇的是:我的腿疼、腰疼、肩周炎、手麻木、頸椎增生、高血壓、失眠、視疲勞等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了,達到了全身無病狀態。

初三晚上,女兒告訴我“很多有病的人煉了法輪功病就好了。”我腦子裡空空,跟著女兒學著煉了一小時法輪功靜功;初四早晨,我的腦子裡還是空空的沒有任何思考,便全身輕鬆的干起了家務活兒,這是神奇!我煉了一小時法輪功靜功就去掉了全身疾病,這又是奇效!這些神奇的故事用人類的理論,用現代醫學理論是無法解釋的。只有讀師父的寶書才能理悟:這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慈悲和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是師父瞬間給我清理了身體,去掉了全身疾病,讓我無病一身輕,告別了求醫問藥。可從中恩師肯定為我承受了很多,我無法報答師恩,只有精進實修法輪大法,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從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到二零一七年三月,我修煉法輪大法已過十七個春秋。十七年有餘如一日,我天天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之中。師父領我走的路是返本歸真,我越修越年輕,會修成正法正悟的覺者。生老病死是常人的理,跟我沒有了關係。任何不好的生命及因素都不敢來找我,因為,師父賦予我很多功能。只要我精進實修、真正的信師信法,我就會滅邪惡!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