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輪大法弟子

看了同修拿來的自己寫的交流稿件讓我修改,在過程中我看到了同修在修煉中所遇到的神奇、美妙。促使我憶起了我在修煉路上的點滴,真是每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的背後都有著奇妙的故事,那是發自心底的自述。

十九年前的3月,我在親戚家得法修煉了。剛開始我不懂得什麼叫修煉,我從小就很喜歡武術和算命,喜歡聽大人講一些鬼神的故事。但那時我身體卻非常不好,小時候曾得過一種怪病,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胃脹、腹脹。初次得這種病的時候,大約在我三歲那年,一天夜裡我肚子脹的像個小鼓,媽媽怕極了,深更半夜抱我到幾里外的醫務室。醫生建議媽媽把食鹽炒熱用布包好敷在我的肚子上,媽媽回去照做了,很有效。從此我就染上了這毛病,每年都要犯病,每次犯病時都有一種強烈的忍的念頭,使我不給媽媽表現出來我難受,神奇的是過一兩天會不治而愈。

大約在我八歲時,我基本每晚都發燒,我不給媽媽說。一天夜裡,媽媽的腳碰到了我的肚子,因為當時我睡在媽媽的另一頭,媽媽感覺到我肚子好燙呀,把我叫起來吃藥,第二天帶我去醫療室看醫生,路上我已經燒得腿不聽使喚了。原來我得了扁桃腺炎,已經化膿,打了十來天的青黴素,痛得我走路都困難,這種病以後每年要犯好幾次,都是靠打青黴素針劑和吃大把的藥物才能平息,厭惡吃藥打針的我痛苦極了。

有生以來我最難忘而又記憶猶新的一件事,就是在我十歲那年夏天,我和小朋友們一同去河裡游泳,不知為什麼突然我感到有人在拽我的腳,我拚命的在水裡掙扎。和我年齡相仿的小朋友不知哪來的力氣把我拖上岸,後來她跟我說,我不知道怎麼把你拉上來的。晚上回家我發起了高燒,病了好長時間,總算死裡逃生撿回一條命,太可怕了,從此在我的心靈里產生了許多聯想。

一天晚上我在院子裡玩,月亮特別明亮,我望著無數顆星星,望著月亮說:我是誰?我為什麼是我?我從哪裡來?我死了要到哪裡去呀?後來我問過我那搞教育工作的媽媽,媽媽告訴我:你是媽生的,人是猴子變的,人死如燈滅。我懷疑媽媽說的話,但又證明不了我是誰,也只好作罷。

我自小就相信有鬼神的存在,我曾親耳聆聽到我死去的爺爺在周年的前一天回到我家的客廳,我聽到了爺爺平日裡的那熟悉的腳步聲和爺爺用拐杖敲打桌子腿的聲音,因為爺爺是個半路雙目失明的老人,所以走路非常特別。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參加了工作,人生中的磨礪使我也隨波逐流,工作中的爭強好勝,貪占便宜,漸漸遠去了做人的本性和道德。年紀輕輕又增加了多種疾病,乳腺增生、腎結石、嚴重失眠、腦痙攣、坐骨神經痛、腳氣、鼻炎等等,真是痛不欲生。為了治病,我和丈夫把家裡唯一值錢又時尚的照相機抵押給了醫生。雖然沒治好,經濟上又出現危機,但我總是在逆境中轉向生機,我自己也知道冥冥之中有人在幫我,我不知道他是誰?

在人世間渾渾噩噩的生活著,三十而立的我幸運的得到了宇宙大法。當時我得法的目的不是為了祛病,親戚也什麼都沒給我介紹,只是把《轉法輪》這本寶書遞給了我,我也心裡很喜歡的接受了。這本書沒看完,我發起了高燒,燒的腿上都冒汗珠子,我沒有吃藥、沒有治療,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幾天後,我不燒了,一身輕,身體美妙極了。這本寶書不僅給予我解答了我有生以來所有心底的疑問,而且還指導我如何做好人的法理。

後來我又學會了煉功,煉功時師父在我的小腹部位給我下了法輪,我感覺到了法輪在順時針的快速的轉動,一個月後,師父給我開了天目,讓我看到了我面前出現的好多法輪在不停地旋轉,真是妙不可言!大約有半年時間的修煉,我身體上所有的疾病都在不知不覺中痊癒了。

我的工作環境也經常出差。我總是坐頭班公共汽車,便於當天趕回來。一天早晨,丈夫騎自行車送我到車站,路上經過一個小道,我的腳被道邊的一個鐵柱子絆住了,整個人從車子上重重的摔在地上,而且是後腦勺直接著地。我當時就失去了知覺,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記住“師父”二字,丈夫嚇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扶我起來。我清醒過來後,努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周圍投來異樣的目光,看著皮鞋也摔破了皮,後腦勺起了個大包,在淌著血。我讓丈夫送我到車站,丈夫說:我以為你今天要活不了呢,嚇壞我了。今天別去了,可能是師父點化不讓你去了。就把我送回家了。回家後我看了看我的身體,腿上摔得又紫又青的,我並沒覺得多痛,我知道是師父在為弟子消了一個大業,承受了弟子的難,救弟子一條性命。我就坐在床上盤腿打坐,而後又學了一講法,中午照常做飯。時隔一天,我又照常出差,當車經過一個城市的時候,在主要交通要道處堵了幾分鐘的車,聽司機說,前天這個時間,轎的和客車在這兒發生了碰撞後出現火災,人命關天,現場極其嚇人,我也因此躲過了人命大劫。師父在《休斯頓法會講法》中講:“走出世間法已把所有的病業推出去了,在世間法修煉會有身體出現不舒服,或者碰上什麼有驚無險的事,當時你不會害怕,但會把別人嚇的夠嗆,會出現這些事情。大法的真修弟子那麼多人修沒有出問題,只要你修我就保護你,當然你要不修我也不管你,我是為修煉人做這些事情。”

孩子也在大法中不斷成長,智慧聰穎,順利考上了大學,在我和丈夫送孩子去上學的路上,丈夫不斷給我製造心性關,找我麻煩,甚至連我看錯遠處的字都要嘟囔好一會兒。開始我還想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好人,不和人家一般見識。但最終我還是沒有忍住,和他幹了起來,我們一直喋喋不休的到返回的火車上。當火車快到站的時候,坐在我對面的丈夫取他頭上的皮箱,離奇的是,他頭上的皮箱竟然跑到我的頭上,皮箱的輪子狠砸了我的頭一下,起了個大包。我捂著包,悔過極了,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沒聽你的話,沒做到忍,更不要說善了。丈夫也醒悟了,對我也和氣了。第二天一早,我一摸,我頭上的包不見了!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我不是說不能指出別人的問題,我是說整個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必須得是人人向內找的環境!”“所以作為師父來講,我只能鼓勵你們向內找,出現問題找自己的問題。”

在邪惡瘋狂迫害大法的歲歲月月中,我弟弟被邪惡迫害,家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苦痛。父母整天以淚洗面,父母胖胖的身體瘦成了皮包骨。作為老幹部的父親更覺得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感到臉上無光,又加上弟弟在家裡非常孝順,一下子在裡面受罪,他們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就拿我出氣。父親不顧一切的讓我滾,不准我踏入他家門,姐妹們也是對我指手畫腳的吼叫,恨不得一下子把我捏碎。父親要求我放棄修煉才能承認我這個女兒,我說天塌下來我也要煉,我師父叫我做好人沒錯。他們根本就不聽我講真相,以前本來他們是明白真相的,出了事就什麼都拋棄了,只剩恐懼和難過。

我想我作為大法弟子,按照師父的教誨做一個好人,師父教我要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我用實際行動證明我們大法弟子不是邪黨宣傳的不顧家人的那種人。無論他們對我怎麼樣,我都善待他們,和以前一樣關心他們。一年後,父親主動給我打招呼,姐妹們都相繼給我道歉,並都勸我要注意安全。大法可以扭轉乾坤,把一切不正的化解,讓身邊的所有人都深受其益,並對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感嘆,對大法師父教出來這樣有博大胸懷的弟子而感到羨慕不已!能夠和大法弟子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不修煉的家人,他們是了不起的,明白真相的他們,生命因此也會得到神佛的護佑!

作為法輪大法弟子,我很榮幸,我有師父一步一步的指教我們,無論是在工作環境中還是在家庭中,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不斷提高心性,昇華自己。丈夫的兄弟較多,修煉前丈夫和他們格格不入,心裡也很懊惱,因為我們在經濟方面不如他們,常常受他們的歧視。修煉後我們不再和他們爭鬥,公公去世後,家裡的幾套房產都被他弟弟爭走。我們沒有動心,還和以前一樣對待他們,他們說我是好嫂子。如果不走上修煉的路,像這類事情,丈夫的壞脾氣不給他們大打出手,甚至鬧出個官司才怪呢!

丈夫也時常對我說,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咱們這個家可真的散了。他火爆脾氣,說話又愛帶髒話,因此也好惹事。對我和孩子也是一樣,有一點兒不順他的了,就對我們非打即罵,想想後果都害怕。

師父講道:“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排除干擾)

感恩師父,給了我們在生命的長河中永遠永遠都無法報答的。近二十年來,在修煉的路上出現的各種化險為夷的事,離奇驚人的事例很多很多。其實每一個真修大法弟子的背後都是一本書,那是一部紀實故事,記載著修煉歷程的點滴,讓“真、善、忍”的光輝普照天宇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