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遇到的神奇事

誠念大法好,七天扔掉了輪椅和拐杖

我的小外甥,二十八歲,一天高鐵施工的一個機器從高處砸到了他的腳上,腳被砸扁了,醫生說得截肢。外甥的腳腿疼痛的,連胳膊動都不能動,拿一張紙都拿不了,打著激素,疼的天天哭,晚上也不能睡覺。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外甥拄著雙拐在坐輪椅,就始終誠念法輪大法好,這樣他沒有象以前那樣疼的受不了了,就只七天,外甥就扔掉了拐杖和輪椅,可以自己走路了。

遇車禍、大木頭砸身 有驚無險

我學大法十八年了,孩子和丈夫都支持我修煉,他們都明真相,退出了黨、團、隊。他們明真相、三退後,得到了福報,孩子和丈夫遇到車禍,丈夫被大木頭砸身,有驚無險,遇事呈祥了。

丈夫的工作是在貯木場往火車上裝大木頭,一天,一根30公分粗的原條大木頭從上面砸到丈夫身上。丈夫當時就倒在了地上,同事們都以為他被砸死了,半天才甦醒。段長來了說:“送醫院!”丈夫想起來法輪大法好,他也不想給領導添麻煩,就說:“不用去醫院了。”段長說:“那你回家吧。”丈夫回家來跟我說他被木頭砸的事兒。我就領著丈夫去拍片子,當時胳膊腫的衣服都脫不下來了,拍片子,大夫說:骨頭一點都沒事。晚上下班後跟丈夫在一起幹活的同事們來我家,他們都說:“當時把我們都嚇傻了,以為他被砸死了,你家真有神佛保護啊。” 那麼長又那麼粗的木頭砸在身上,骨頭一點兒也沒折,只是胳膊腫了,人平平安安的,要是砸在頭上,後果真的不可想像。

一次,丈夫早晨去上班,被一輛小車給撞了,被小車拖出去好幾米遠,手套和帽子都拖掉了,司機停車下來,趕緊把手套、帽子撿回來給丈夫戴上,並說:“撞壞沒有,上醫院吧。”丈夫說:“沒事,你們走吧,我上班去。”過後丈夫跟我說起這件事,丈夫說:“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一天下雨,孩子上學去了,到中午放學的時候,我就聽到家門口停了輛車,我以為下雨孩子打車回家來的,沒帶錢,司機到家來取錢呢。司機一進屋就說:“我給你道喜來了。”手裡還拎著水果。我看這架勢就問:“你把我家孩子撞了?”司機說:“是,你看怎麼辦吧,要多少錢?”我說:“我是學大法的,一分錢也不要。”司機很激動的說:我今天可遇到好人了,我今天可知道法輪大法好了。結果孩子什麼事也沒有,下午就上學去了。

無神論把我害苦,大法把我救起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之前有人告訴叫我學法輪功,我一聽而過,沒當回事。還有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也告訴過我,說大法師父什麼都能做,你煉功做什麼事李老師都知道。我以為她在瞎說,因為我生長在無神論時代,家族中親屬在部隊的多,當兵、留隊、部隊退休,中共紅軍都有,是個無神論大家族,我從來沒聽老人給我講過神啊、佛啊、道啊什麼的。我的記憶中家裡沒人供過佛像。

在一九九七年臘月我得了腎結石住院,單位派人輪換每天送飯護理,因家中就我自己,孩子都在外地。我打了幾天針,也不痛了,我自己能到外邊買飯吃了,就不讓這些職工來送飯護理了。我家離醫院較遠,回家很不方便,我去了在醫院附近的朋友家。我告訴朋友我的情況,她說煉法輪功吧。她就給我了一本《精進要旨》和一本《轉法輪》書。我帶回了醫院看,沒看完,我就出院了,回家接著看。當時我就感到有一種看完這兩本還想知道其他大法書中究竟還說了些什麼的想法。我就又到朋友家去找大法書看。

在這期間,我還去了外地醫院,又檢查一下腎,結果腎結石和腎積水都沒了。我怕再犯,就又開了藥。一九九八年四月我去煉功點,開始每天還吃藥,第一瓶藥吃了三分之一時我就忘了吃了,因為身體不難受了,全好了。從那時起,我再沒吃過藥。

之後我就天天早晚到煉功點,感受到了一些神奇事,看書變色,看天上有變色的雲層,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我發自內心的感到無神論可把我害苦了,要不我早就學大法了。

有一次,我去上山采蘑菇,我采了滿滿一桶,就像提著空桶一樣非常輕,身體也那麼輕。學大法之前我連想都不敢想,我年輕時沒得這麼多病跟著別人上山,我也采不著蘑菇,回家之後還累的一躺多少天,心想再也不去了。學大法以後我什麼活都能幹了,誰家需要幫助,家裡家外的活,不當回事就幹完了。我沒學法輪功時,躺著都累,翻身都喊累死了,洗幾件衣服,還得歇幾歇,站著洗兒一會,坐下洗一會兒,炕上躺一會兒,就是累,做飯也不願做。靜脈曲張,睡覺,坐下都得把腿墊起來;腸炎,氣血不足等各種病,活不起死不了。那時我跟鄰居說:我是不是癌症。學大法後是我最幸福的時候,我有時間就看書,看書也不累,真是幸福極了,無病一身輕,我就是幸福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