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黃燦燦的金子,能耀其眼,難耀其心!」

元朝時期,有一位員外郎,名叫曹鑒,掌管著湖廣地區官員的升遷任免大權,地位十分重要。不少官吏都想拉攏他,以求得晉升或調離貧窮落後的地區的機會。但曹鑒為政清廉,兩袖清風,不論對誰都一律論功升遷,一視同仁。所以,有人想在他身上打主意,都以失敗而告終。

曹鑒有個朋友,名叫顧淵白,在麻陽縣當主簿。這個人碌碌庸庸,無所作為,因此多年沒有升遷,就盤算著去找曹鑒當面談談。可是,他又恐怕好久沒見過曹鑒了,人家會怎樣對待自己呢?於是,他經過一番思謀之後,托人給曹鑒帶去了一個小包裹,並附有一封信,信中盡敘懷念之情,還說為了給老朋友治失眠、心慌等病症,特托人去買了一點療效很好的硃砂,以期老朋友藥到病除,身心健康,更好地為朝廷效力。

曹鑒收到了信,看後十分感動,但當時他的病情不重,就沒有拆包。半年之後,遇到了另一位朋友,患心臟病,曹鑒便想起了顧淵白送來硃砂一事,忙找出來鑒驗。誰知找出包裹拆開一看,除了硃砂之外,還有三兩黃金。黃燦燦的金子,十分耀眼。曹鑒明白了,這是顧淵白想借自己手中的職權,代為圖謀升遷。他看著金子,連聲嘆息道:“淵白,你把我曹鑒當成什麼人了?”

這時,曹鑒的侄子,告訴他說:“顧伯父已於上個月去世了。這件事無人知曉,也許是顧伯父對您的心意呢,您就留下吧!”曹鑒聽了侄兒的話,嚴肅地說:“不是正遐來的東西,一絲一粟都不能貪!”

隨後,曹鑒派人把顧淵白的兒子請來,說明原委,當面把金子退給了他。這件事很快便傳頌開了。有人講:“曹鑒這人,心如鐵石。黃燦燦的金子,能耀其眼,難耀其心!”

(事據清代《淵鑒內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