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曹操有「善斷大事」「謀勝於人」的卓越才能

東漢末年,何進與袁紹,共同謀劃誅殺太監,何太后不同意。何進於是想召董卓帶兵進京,以兵力來脅迫太后。曹操聽到後,笑著說: “宦官古今各朝都有,但當世之主不應該給他們權力和寵信,使他們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治他們罪,應當誅殺首惡,這只需要一個獄吏就足夠了,何必紛紛召來外面的將領呢?那樣做,想殺盡宦官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會泄露出去。我已預見到他(何進)的失敗。”果然,董卓還未到,何進已被宦官所殺。

袁尚、袁熙兄弟逃往遼東,這時還有幾千人馬。最初,遼東太守公孫康倚仗他的地盤遠離京城,而不服朝廷管轄,等到曹操消滅烏桓之後,有人勸曹操征討遼東,同時,擒拿袁氏兄弟。曹操說:“我正要使公孫康斬二袁的頭送來,不需要我親自用兵了。”九月,曹操帶兵從柳城回來,公孫康果然斬了袁尚、袁熙,將首級送了來。眾將問:這是什麼原因?曹操說:“公孫康素來害怕袁尚等,我如果急於征討他,他就會同袁尚等人,聯合起來抵抗我們。我緩一段時間,他們就會自相殘殺。”

曹操東征劉備時,人們議論擔心出師後,袁紹從後方襲擊,進不能戰,退又失去了依據的地盤。曹說:“袁紹的性情遲鈍而又多疑,不會迅速來襲擊我們。劉備是新起來的,人心還未完全歸附他,我們趕快攻打他,他必敗。這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不可丟失戰機。”於是,出師東征劉備。

田豐果然勸袁紹說: “虎正在捕鹿,熊進入虎窩而吃掉了虎子。老虎進不得鹿,退得不到虎子。現在曹操征伐劉備,國內空了,將軍有步兵百萬,騎兵千群,率軍直指許昌,搗毀曹操的老窩,百萬雄師,從天而降,好像舉烈火去燒茅草,傾滄海之水澆漂浮的炭火,能消滅不了他嗎?兵機的變化在須臾之間,軍情的變化快於大將的決策。曹操聽到我們攻下許昌,必然會丟掉劉備,而返回許昌。我們占據了城內,劉備在外面攻打,反賊曹操的腦袋, 一定會懸掛在將軍的帥旗之下了。如果失去了這個機會,曹操歸國之後休養生息,積存糧食,招攬人才,現在大漢國運衰敗,綱紀鬆弛,曹操以他兇橫的本性,用他飛揚拔扈的勢力,放縱他虎狼的慾望,釀成篡逆的陰謀,那時,即使有百萬大兵攻打他,也不會成功。”袁紹聽後,以兒子有病,推辭此事,不肯發兵。田豐用拐杖敲著地嘆道: “遇有這樣好的機會,卻因為嬰兒的緣故而失去了,可惜呀!”

曹操明白要消滅劉備,但漢中之役,曾操志滿意得地得到了隴西,放縱劉備得了蜀地。他不採用司馬懿、劉曄的計策,這是為什麼?也許是有天意吧?

曹操已經打敗了張魯,司馬懿說: “劉備以欺詐的手段俘獲了劉璋,蜀人沒有歸附他。現在攻下漢中,益州受到震動,趁勢進攻,劉備必然瓦解。”劉曄也這麼說,曹操不聽。七天以後,蜀地投降的人說: “蜀中的人一天驚慌數十次,守將雖然殺掉他們,還是不能安定。”曹操問劉曄說:“現在可以攻打嗎?”劉曄說: “現在已經安定,不可進攻了。”曹操退兵,劉備馬上兼併了漢中。

安定這個地方,同羌胡離得很近,關係密切,太守毋丘興(人名) 將到安定當官,曹操告誡他說: “胡人想和中國來往,應當自已派人來,你千萬不要派人前往。好人不容易得到,你派去的人一定會教唆羌人,提出非分的要求,他自己從中得到好處。不順從胡人,就會讓外人不滿,如果順從,則對我們無益。”毋丘興假意許諾,到了安定,卻派遣了校尉范陵到羌,范陵果然教唆羌人,請求讓他擔任屬國都尉。曹操笑著說: “我預知他一定這樣做!我不是聖人,只是經歷的事情太多了。”

曹操是個“處非常之世,運非常之術,建非常之勛”的一位毀譽分明的歷史人物。曹操事業之成功,與他能審時度勢、多謀善斷的智慧和魄力,是密不可分的。

曹操的頭號謀臣荀彧,曾將曹操與袁紹作了對比分析。他說:“古之成大事者,如誠有其才,則雖弱必強;苟非其人,雖強易弱,劉、項之存亡,足以觀矣。今與公(指曹操,以下同此)爭天下者,唯袁紹爾。袁紹貌外寬而內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達不拘,唯才所宜,所度勝也。紹遲重少決,失去後機;公能斷大事,應變無方,此謀勝也。”荀彧從用人和謀斷兩個方面,闡述了曹操與袁紹的區別:曹操唯才是舉,能斷大事,所以能勝;而袁紹卻任人而疑,多謀少決,所以處處受制於人,難成大事。

確實,曹操在一系列決斷中,顯示了其非凡的雄才大略。從“挾天子以令諸侯”,但“自身絕不稱帝”;官渡之戰,大敗袁紹;征討遼東,擒拿袁氏兄弟等,一系列事件的處置上,都非常果決、漂亮,充分顯示出曹操“能斷大事,應變有方”,“謀勝於人”的卓越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