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關尹子教射(數文)

一、次非刺蛟

楚國有個名字叫次非的人,他在於遂這個地方,得到一把寶劍。回來的時候,乘船度長江。船到江心時,有兩條蛟龍,從兩邊纏繞住他乘坐的船,把船搞得晃晃蕩盪,不能平安行駛。乘船的人,皆大驚惶!

次非問船夫說:“你曾看見過兩條蛟龍纏繞住船,而蛟龍和船上的人,都能活下來的嗎?”

船夫惶懼的說:“沒有見過!”

次非便捋起袖子,伸出駱膊,脫下衣服,拔出寶劍,說:“我這個身體,不過是腐肉朽骨罷了!我若放棄寶劍,送給蛟龍,也不一定能保全自己和大家。我不如用劍刺殺蛟龍,或可有望勝利!我哪能這樣愛惜自己的生命呢?”

於是,次非跳入江中,去刺殺蛟龍,殺死蛟龍後,又回到船上,船上的人,都活了下來。眾人皆稱謝他,並敬若神明!
(源自《呂氏春秋•恃君覽•知分》)

【附言】
孟子說:“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

自古以來,捨生取義,就成為我國仁人志士的一條基本行為準則和人生信條。次非刺蛟保劍,則與仁者捨生取義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次非眼中,寶劍難得,但一船人的生命更寶貴,為了同船人免遭於難,他毅然赴江刺殺蛟龍,而置生死於度外,視生命為腐肉朽骨。這種臨危不懼、捨己救人的英勇行為,令人肅然起敬!

二、荊人遺弓

有個楚國人,把自己的弓弄丟了,卻不肯去尋找,說:“楚國人丟了弓,楚國人撿到它,那又何必去尋找呢?”

孔子聽說這件事後,說:“去掉那個‘楚’字就可以了。”(意思是:國人丟了弓,國人撿到它。這種思想境界更高!

老聃聽說這件事後,說:“再去掉那個‘人’字,就更好了。”(老聃(李耳,俗稱老子)的意思是:在這個土地(地球)上,無論誰丟掉了任何東西,都還在地球上,都不算丟失。地球上的人,互為一體,如一家親,而不互相計較得失:這種思想境界,才更好!)
(源自《呂氏春秋•孟春紀•貴公》)

【附言】
世上的事,有得也有失,丟了東西,有的人耿耿於懷,有的人卻不把它當回事兒。楚國人丟了弓,卻絲毫不放在心上,因為在他看來,在楚國境內丟的東西,必被楚國人撿到、為同胞所得有,這怎麼算得上是損失,又何必費力去尋找呢?

孔夫子聽說這件事後,將它的胸襟擴大到整個社會,各國互相友好,天下為公,只要對他人有利,那麼自己受到的損失,也就說不上是損失了。

老子則更將它進一步擴大到整個大地(地球),認為世上的萬事萬物、人與自然同為一體,各個大洲大洋,都互相平等,互為友善,又談得上什麼得,談得上什麼失呢?

說這三人超然大度也罷,說這三人見仁見智也罷,反正這個故事,在寫這三人置得失於度外的言論中,都蘊含著一個“公”字,但境界確有(“極端自私者”除外,不在此列!)“小公”、“大公”、“至公”的不同。

中共邪黨在文革中,煽動、製造家裡糾紛,夫妻反目、父子互鬥,導致家破人亡;學校師生互毆;民兵互打;國家大亂;天下昏惡。名之曰鬥爭哲學,實質是為私利己。結果毛賊一家中,人倫喪盡,爛腐已極!我們用“荊人遺弓”的思想境界來衡量,就如同拿來一面“照妖鏡”,立刻照見邪黨盡現原形,醜陋至極,腐朽不堪!

三、紀昌學射

甘蠅,是古代一個善於射箭的人,他一拉弓,野獸就會倒地,鳥兒就會落下。

甘蠅的弟子名叫飛衛,向甘蠅學習射箭,但他射箭的技巧超過了甘蠅。

紀昌又向飛衛學習射箭。飛衛說:“你先學會看東西不眨眼睛,然後再談學射箭。”

紀昌回到家裡,仰臥在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面,瞪著眼睛看織布機的腳踏板,練習不眨眼睛。練了兩年以後,即使是錐尖子扎到他的眼眶子,他也不眨一下眼睛。

紀昌把自己練習的情況告訴了飛衛,飛衛說:“這還不夠。接著要學會視物才行。要練到看小物像看大東西一樣清晰,看細微的東西像看大物一樣容易。然後再來告訴我。”

紀昌用氂牛的一根長毛,系住一隻虱子,懸掛在窗口,朝南面遠遠地看著它。十天半月之後,看虱子越來越大了;三年以後,虱子在他眼裡有車輪那麼大。轉過頭來看其它東西,都像山丘一樣大。紀昌便用燕國的牛角當弓,用北方出產的篷竹,作為箭杆,射那隻懸掛在窗口的虱子,穿透了虱子的心。但牛毛並沒有斷。

紀昌把自己練習的情況,告訴了飛衛,飛衛高興的說:“你掌握了射箭的訣竅了!”

【附言】
紀昌掌握了射箭的技巧。但他實際並沒有練習射箭,他只是練習不眨眼睛,視小如大的功夫。這說明打好基礎,苦練基本功,是成功的秘訣。

萬丈高樓平地起。越是高深尖端的技術,越要求有紮實的基礎知識。磨刀不誤砍柴功。功到自然成。取法高,平時嚴。臨事便能舉重若輕,遊刃有餘。

四、關尹子教射

列子學習射箭,射中了箭靶,去向老師關尹子報告喜訊並且繼續請教。關尹子問列子說:“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射中靶子嗎?”

列子回答說:“不知道。”

關尹子說:“那還不行。”

列子回去再進一步練習,練習了三年。又返回關尹子那裡,向關尹子回報自己練習的情況。

關尹子說:“你知道你為什麼能射中的原因了吧?”

列子說:“現在,我知道了。”

關尹子說:“那就行了,你要把它牢記在心,千萬別忘記了。不但射箭是如此,治理國家和修養自身,也都是同樣的道理!”
(源自《列子•說符》)

【附言】
列子射中了靶子,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會射中靶子,所以關尹子認為他還沒有練到家,直到列子再練三年,摸索到自己射中的原因,關尹子才說可以。這說明精湛的射技,是既要知其然,又要知其所以然的。並且要弄清原因,牢記在心!

凡事如果你懂得了其中的為什麼,那麼你便已接近了必然的王國。

關尹子還強調:“不但射箭是如此,治理國家和修養自身,也都是同樣的道理。”並旦叮囑他:“你要把它牢記在心,千萬別忘記了!”這些話,涵義很深!舉例講:你(如果是個官、是個君王)治理國家,得到百姓的擁護。你弄清了原因是:你是“懷仁善之心,行益民之舉,而得民心擁戴。”你牢記此因,永懷此心,矢志不移,則國必昌盛。歷史上有許多昏君,並不是一上台就是昏君,開始還做過一些好事,後來漸變昏聵,忘記、甚至違背初心,遭致民棄身亡!

一個修養自身的人,也應不忘初心,做到善始善終。古人講:“不忘初心真英雄!”這話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