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都是好事」的一點理解

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什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有同修簡單的理解為什麼都是好事,甚至當有同修被迫害了說,那不就是好事嗎?更有甚者阻止同修近距離發正念,在參與營救被迫害的同修時也常常受到這樣的阻力。

1、真正的向內找

“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是師父講給每一個修煉人的,對被迫害同修來說,如果能把發生在眼前的事當做修煉的事來對待,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把被迫害的事視作解體邪惡的好機會,那就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對被迫害同修來說,是否定迫害的好機會,那對我們外圍同修來說不也是否定迫害的好機會嗎?如果我們以“這是好事”為藉口,躲在家中學法煉功,那還是修煉人嗎?“是不是觀念站到迫害大法的邪惡一邊幹著壞事的也還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同樣具備圓滿的威德呢?”(《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重要的是,法是講給每個人的,同修被迫害,我們沒有用法來要求自己,去積極的否定這場迫害,而是把自己置身事外,用法去要求別人,除了黨文化的因素之外,是不是也在利用法?

許多時候,我們還停留在個人修煉的階段,沒有用正法修煉的標準要求自己。迫害發生了,對被迫害的同修來說是好事,也是站在否定這場迫害的基點上去否定迫害,在否定迫害的過程中的魔難中才能去掉人心,才能夠提高上來。是因為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迫害發生了,那我就利用其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否定迫害,從中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也棒喝》)

所以說是好事,不是說迫害本身是好事,恰恰是當迫害發生了,那我們就利用其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否定迫害,從中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只有反迫害、否定迫害的過程中才會變成好事。

那麼對外圍同修來說也是一樣的道理,同修被迫害了,我們只有積極的去反迫害,否定迫害才會把迫害變成救度眾生、修好自己的好機會,如果以這是好事為藉口,躲在家中,甚至以那是他(被迫害同修)要過的關、那是他要面對的為藉口發嘮騷、說怪話,挑學員的不是其實已在邪惡一邊了。“是不是觀念站到迫害大法的邪惡一邊幹著壞事的也還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同樣具備圓滿的威德呢?”(《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2、對世人是救度的機會

“善、惡的兩種表現不正是在給世人看嗎?不是在找、在分能救度的人嗎?”“你出自於善念還是出自於惡念,神都在看每一個人的思想念頭,決定著那個生命的留與不留。”這是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關於法拉盛事件的講法。

現實中,當有同修被迫害,不僅是被迫害的同修家屬、包括親友、同事、朋友及了解此事的世人都在關注這件事情,其範圍之廣、影響之大是我們通過其他講真相的方式達不到的。而在其中每一個人對此事的看法,“神都在看每一個人的思想念頭,決定著那個生命的留與不留。”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我們該如何對待?讓眾生把這些事變成真正的好事呢?

“雖然舊勢力安排了這邪惡的迫害,可是畢竟中國人是因為大法弟子才飽受這些屈辱、遭受那麼多苦難。”(《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不難看出,世人因為主體的不到位在額外的承受迫害,那麼什麼是真正的救度?延續了十幾年的迫害,發了那麼多的光碟、小冊子,世人真正明白真相的有多少?

大法弟子的觀念不改變,尚在承認迫害中,眾生無法自拔,是因為他們的主和王不到位!正法是層層突破的,當突破到那一層天體時,與我們有緣的那層天體的眾生在世間的代表來與我們接緣,大法弟子卻躲回家裡去了,這些生命聽到的是滿耳的謊言!

“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你們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場上空著的座位,你們知道我啥感受?”(《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大法弟子整體反迫害,面對這場迫害,去解體這場迫害,是救度眾生的唯一途徑。決不是躲在家中認為是被迫害同修的關和難!

果能如此,那才是真正的好事,修煉中的大好事,救度眾生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