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教訓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年前,我經歷了這樣一件事。對我來說,是一次教訓。今日寫出來,或許對大家有所啟示。

我住的地方,有許多中國人。中國年將要到了,大家在一起唱唱歌、跳跳舞,歡慶節日多好啊!主辦人員讓大家報節目。同修們商議,這是弘揚大法的好機會,報名參加。主辦人員說,你們不能宣傳法輪功,不能涉入政治。還說,男女獨唱,二人唱,大合唱;單人舞,雙人舞,集體舞都已經有了,節目已排滿,等等、等等。找理由,不安排法輪功的節目。

對此情況,同修商議:這些中國人,中邪黨毒很深,我們得救他們。讓他們知道法輪功究竟是什麼,去除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勸他們三退,保平安。向他們宣傳神韻,勸他們看神韻,讓他們了解中國五千年的神傳文化。

一日早晨,打完平台電話後,我和同修一塊兒到華人跳舞的地方,跳舞已結束。第二次,打完電話後,同修有事,我快速又到跳舞的地方,跳了不過五分鐘就結束了。

當天,嗓子啞了,說不出話,伴有噁心、嘔吐。鼻涕、眼淚止不住地流。兩腿軟而無力,站起來發抖,渾身難受。我趕快向內找,發現自己有爭鬥心,顯示心。想為這裡的法輪功學員爭口氣,也顯示自己能唱幾句,跳幾下。

第二日,身體還不見好轉,光想睡覺,渾身無力。我想:這不是大法弟子的狀態,可我也找不到、出問題的原因在哪兒?怎麼辦?當前,正是我地推廣神韻的時候,我得和同修一塊兒去掛門把手,一塊兒去貼廣告,一塊兒去跑教堂---- 時間珍貴,救人急。我想:要是師父點化一下弟子該多好啊!

第三日學法時,當讀到師父講的:“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還有的人跑到別的氣功師場上去聽報告,回家很難受,那當然了。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裡灌,它能進來嗎?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輪都弄變形了。”(《轉法輪》)師父還講:“我剛才講的就是我們煉功人自己由於不能夠正確對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煩,也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我們給大家講出來有好處,叫大家知道怎麼去做,怎麼去鑑別它們,以便將來不出問題。你別看我剛才講這段話講的不重,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我突然明白:師父是在說我呀!我知道中共是惡魔,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滅亡,是天意;解體中共,是民心。為什麽在這件事情上就犯糊塗呢?跟他們一塊兒跳舞,這不就是在烘托邪黨嗎?再說這些人大多恐怕是邪靈附體,帶的東西能是好的嗎?發到自己身上怎麼辦?這可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呀!功中加上了別的東西,這功不就亂套了嗎?法輪不就變形了嗎?修的還是法輪大法嗎?修煉可不是兒戲,是很嚴肅的,路很窄,走偏一點就不行--- 越想越覺得問題越嚴重。

我恨自己頭腦不清,正邪不分,為救常人混同常人,犯了原則性錯誤,做了件傻事。我跪在師父像前,眼淚止不住地流……

古人說:“中土難生,人身難得,正法難遇,明師難求。”我真是萬幸,都得到了。得到了,這是福分啊!我一定要記住這次教訓。抓緊時間多學法,學好法;得到他,讀懂他。凡事用大法去衡量,符合法的要求去做,不符合法的要求堅決不去做。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

我懇求師尊別落下我這個弟子,我要永遠牽著您的手,跟您回家!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