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對名的執著



【正見網2012年05月12日】

很長時間了,好像從談戀愛的時候起,丈夫就一直不給我面子,總喜歡在外人或者他家親戚面前惡狠狠的訓斥我,讓他很有面子的樣子,讓我下不了台,有時候在家裡也大呼小叫,好讓鄰居們也認為他在家勢子足,在任何場合都要表現出我是一個沒有地位的人,他的地位在我之上,所以我經常的迴避和他在一起。奇怪的是,在單位里,同辦公室的人也是這樣的人,他也會經常會當著別人的面來駁我的面子,訓斥我,好像他是什麼大領導似的,我也經常會生出怨恨心和報復心。由此還產生 了強烈的怕心,每當看到同一辦公室的那個人進門都會感到心裡慌亂,怕他會訓斥我,倒不是怕訓斥的本身,而是怕丟面子,可是,往往越怕什麼就越會出現什麼,有時候也守不住心性,但我沒有往深處想一想,為什麼在單位和家裡都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呢?是不是我自己有問題呢?找來找去就是我有怕丟面子的心,想維護自己的形像的心,想要常人的尊嚴的心,想讓別人尊重自己的心、怕被別人看扁的心、怕被別人輕賤的心,就是特別在意別人怎樣看自己和怎樣評價自己,就是求“名” 的心。

總想得到別人的喜愛、欣賞、關心、呵護,害怕被別人輕視,孤立、嫌棄和欺負。每當別人說了讚美和肯定我的話時,我都會異乎尋常的高興和興奮,有時竟然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就像喝了蜜一樣的香甜,這種狀態還可能持續好幾天,即使事過境遷之後想起來還會心生快慰。當被別人有理由或無理由的批評、諷刺、輕賤、訓斥和否定時,自己那種痛苦呀,不亞於喝了砒霜。想哭又被不好意思的心阻擋著,心裡翻騰著的痛苦就像油煎。特別是在公眾場合,在許多人眼皮底下被人輕賤、侮辱,沒有人格的時候,那我就會感覺整個世界都變灰暗了,我的世界已經了無生機了,所有的人都會對我另眼相看,在別人的眼中、心中和口中,我已經“臭”了, 在這個世上,我活著永遠不會有希望和快樂了,別人都會無理由的抵毀我和侮辱我了,我成了一個可憐蟲了。所以有時候有意識的去討好別人,做別人喜歡的事,喜歡錶現自己、表白自己和顯示自己,以此想獲得別人的認可和喜愛。凡是別人做了影響我形像的事情,或者有許多人在場的情況下不給我面子,讓我下不了台,讓我丟了丑了,讓我感覺名譽受損了,那我就會憤憤不平、耿耿於懷,氣恨交加而不能自已,根本無法做到忍。寫到這裡,我突然發現,我也有在公共場合不給別人面子的心和行為,想要提升自己尊嚴度,雖然這樣的情況很少。

這顆求名的心是自己以前沒有發現的,作為一個看似與世無爭的女子,平時不想發財、不想當官,工作之餘就是修煉和處理家事,沒有鋒芒的樣子,所以對這方面就沒有注意。但是現實中自己不擁有“名”,不代表自己沒有對“名”的執著。從小,家人就教育自己“人要臉,樹要皮,活在世上要有一個好的名聲,不能讓別人背 後說閒話,人一輩子名聲最重要”,所以從小自己就很在意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評價,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評價是正面的,自己才會安心和快樂;如果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評價是負面的,自己就會痛苦,焦躁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是啊,別人的喜好和標準我又不能操控,想得到的東西又不知如何才能得到。特別是到了青春期,這種對別人眼光的敏感度幾乎到了變態的地步,簡直活在了別人的眼光里,總在揣摩別人是怎樣評價認識自己,從此而苦而累。

師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說:“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作為一個修煉者,對於世間名聲的執著,想在常人中有一個好的名聲的心,想聽讚美和好話的心,也是修煉中的障礙,也應當全面解體。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